泣血父母的告白

段军山 转载自 新雨丝 | 2006-03-22 23:52 | 投票

博士生导师茅广军坠楼致死
茅广军父母要求伸冤
 

2006129日晚上,多少人家欢聚一堂合家团圆,迎接新的一年。
 

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茅广军家中,七十多岁白发苍苍的老父
亲,在团圆的年夜饭桌上颤抖着手给广军斟上一杯血泪酒,寄托老父母对爱子、对孝顺儿子
广军刻骨铭心的怀念而痛哭。
 

过了元宵节,很快又到清明节, 广军已经离开我们半年多了。对广军无尽的哀思、撕
心裂肺的伤痛,作为博士生导师茅广军的父母,不论年纪有多大,都应该对儿子茅广军在中
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受到一连串不合理,不公正的评价和对待。被逼害坠楼身亡事实公
诸社会各界,希望得到客观、公正的评价,合理的处理。
 

2005914日凌晨,博士生导师导!茅广军在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28#-2-401
室坠楼身亡。他是朝着高能物理研究所领导、学术权威的窗口方向坠下去的,是死在高能所
领导和学术权威脚底下的。广军实在死得太冤屈! 
 

茅广军生于19694月,浙江余姚人。广军善良,开朗,厚道,爱打乒乓球,爱摄影,
爱下象棋,3岁学会下象棋。广军5岁读书,勤奋好学,成绩优异。198920岁的广军以优
秀的成绩毕业于宁波师范学院物理系,获理学学士学位。1992年在南开大学物理系硕士研
究生毕业,获理学硕士学位。在硕士研究生学习期间,1990年,获王克昌奖学金二等奖,
南开大学物理系奖学金二等奖。1991年,获南开大学(光华基金会)一等奖学金,新加坡
世界科学出版社理论物理奖学金二等奖。1992年获研究生优秀论文二等奖。是南开大学出
类拨萃的学生。同年考入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攻读博士学位。在那里他系统地学习了相
对论量子微观输运理论,广军对相对论量子微观输运理论的发展作出了重要成绩。并在该
领域做出了一批有影响的工作。这些工作至今还被国内外同行引用。1995年他在原子能院
博士研究生毕业,获理学博士学位,是该院1995年届优秀的博士毕业生。1996年他和他的
指导老师们一起获得了核工业部科技进步二等奖。获博士学位后,他先后在中国科学院理
论物理研究所(博士后,19951996),德国法兰克福大学(洪堡学者,19971999)研
究员,日本东海原子力研究所(STA研究员,19992000)从事理论核物理研究工作。在相
对论量子微观输运理论领域做了许多重要工作。这些工作被高度评价和广泛引用。其中,
Prog.Part.Nucl.Phys.41(1998)225370一文被他人引用200多次。他是中科院物理研
究工作所最优秀的博士后之一。在德国法兰克福他在学术上非常活跃,受到了W.Greiner,
H.Stoeker等教授的高度赞赏。他以自己的勤奋、才华和成就,在国际原子核物理学界的
影响与日俱增。1999年他和他的博士生导师们荣获吴有训物理学奖。优秀!这是每个
认识茅广军的人,对他的第一评价。著名核物理学家卓益忠先生和李祝霞导师培养的博士,
洪堡学者和STA fellowship是世界顶尖的年轻学者才可能拿到的。他是我国核物理学界
一位不可多得的优秀年轻基础研究人才。
 

(一)高能物理研究所领导对茅广军不合理且不公正的考核,是逼害茅广军坠楼致死的
最主要原因。
 

20019月,年仅32岁的研究员茅广军满怀着对祖国、对科学、对事业的,热爱,从国
外回来,被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引进,经过所内外14位专家的评审,评定为正研究
员。以研究员的职务受聘于高能物理研究所,从事自己所热爱的高能物理学基础理论研究并
开展新的独立的研究项目:

1)超核和真空反粒子能谱。

2)高能核天体物理,对中子星、奇异星、脉冲星的研究。

2001年,茅广军是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张宗烨院士推荐引进高能物理研究所工
作的,当时他对茅广军的评价:

茅广军博士在物理上具有坚实的基础……积累了较丰富的经验,具有很强的业务能力
……作出了很有意义的成果,在德国工作得很出色,很有创造性。认为他是很有发展潜力
的青年骨干。极力推荐他为百人计划的候选人。

对茅广军所选的新研究课题的评价是:当前国际上的热点领域,是国际上研究领域的前
沿,具有明显的先进性。

2004年,张宗烨院士对茅广军考评时,却极力否认广军的科研成果,极力主张对茅广军
考评不合格。

同一位张宗烨院士对同一个茅广军的评价,为什么截然不同?

事实是:茅广军是勇于探索的人,他认为研究的是当前粒子物理,核物理和天体物理的
交叉领域,具有很重要的科学意义。进入高能所后,努力把自己的研究领域拓宽到了天体
物理。在新的研究领域里作了顽强的拼搏,取得了不少的科研成果。

1)广军在三年聘期中:发表6篇学术论文,在国内外著名检索工具中
Science citation rudex》网络版中收录5篇, (Chin.J.Astron.Astrophys. 
3(2003)359; Chin.Phys.Lett.20(2003)1238; Phys.Rev.C67(2003)044318; 
High Energy Physics and Nuclear physics 28(2004)1356; Int.J.Mod. Phys. 
A 20)及《中国科技发展论坛—2004年卷》117页。
 

[1] [2] [3]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