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369

段军山 原创 | 2006-03-23 09:09 | 投票
标签:  花影 罪过 立德 击倒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也。诚哉斯言!

 

三年时光,倏忽而过,历历如在昨日。同学少年之切磋,师道高尚之解惑,宛然同在。 最忆文兄偃仰啸歌,针砭时论,铿锵訇然,而后鼾声大作,醒来独坐,电脑亦是解花人。童兄体吾之孤独,常惠及美国大片,观后频频索要,也不见烦。卢兄自是高人,常央其施与数据,他则顺便搭售西瓜,不要钱之故,自然口啖甚欢。鹏弟虽是酒中仙,万丈豪情中,几番被酒精击倒,毋宁是被痛快击倒,山东人之爽劲,一览无余。吾师淳厚,前日余在等公交车之际,恩师骑自行车而过,问及工作诸事,嘱余好生经营,回报家人。

 

江流天地,花影重叠,然则人事代谢,天下无不散之宴席。生计艰辛,盘中餐,身上衣,当是不易。读书之多,就业却渐趋颓势,朋辈勉力为之,如能勤勉修业,待之时日,当成中流砥柱。

 

 校长于典礼中赠言:立德,立功,立言。德乃行之本,匡正流弊,当修身养气,养浩然之气,才可建利国利民之宏图大业。然时下中国,著书立说已蔚然成风,立已之功已然为第一要著,立德便成雪泥鸿爪,踪迹杳然。悲乎! 听校长要言不烦,不啻醍醐灌顶,“德”之大,绵延浩渺,我等熟视无睹,罪过罪过!

 

别了,369 来时雨正酣,去时花正繁。他年为鹊仙,当报鸟声脆。

别了,369 昨日学葱郁,未期成高义。若是中兴责,自应展马蹄。

 

                                             319  于沪上1111室醉后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