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败,我们需要多少“钦差大臣”?

赵东进 原创 | 2006-04-04 14:08 | 投票
标签: 思想 文化 

反腐败,我们需要多少“钦差大臣”?

    中国的反贪、监察机构可谓世界上最完善、最健全的。检察院、纪检委、监察局、反贪局、……还有名目繁多的“纠风办”、“廉政办”、“清理办”、“自查办”等等,而且每年随着官员贪污手段花样的变化,也会冒出一些临时性的“反贪办公室”和“反贪热线”来,有些名称就叫人啼笑皆非,比如,“自投罗网办”、“赃款回笼办”、“自首保密热线”、“举报保密热线”等等。笑过之后,还叫人感到童趣般的天真烂漫。说实话,那些临时性的“办公室”只不过是地方上一些实权人物增加“编制”、安插三亲六姑的借口;那些“热线”纯粹是聋子的耳朵,给人看的。

   既然从县一级到中央都有完善的监察、反贪机构,那么为何省一级甚至地、县一级的腐败大案、要案,只有“上面”(中央、省上)来人了才能解决?“下面”的各级监察、反贪机构平时在干啥?这倒不是说“下面”的监察、反贪部门平时在睡大觉,不干工作;相反,他们平时都挺忙乎的,但忙了也白忙,忙乎的过头了还会出问题。缘何如此?这就牵扯到我们的反贪机制问题,说到机制,又会牵扯到我们的国家观念;说到国家观念,不免又回到儒教文化上。

   在前面一些文章中,我提到过儒教在中国无所不包无所不容的特性,正是这种“包容性”,使它早已超出了儒学个人修养的范畴。看新儒家们的言论,仿佛他们还生活在先秦时代,或者生活在西方,因为他们经常把西方人对儒教的看法当作自己对儒教的看法。鼓吹儒教“先进”与“合理”的只是西方一些二、三流的“汉学家”;西方一些对中国文化了解较深的学者也只推崇孔孟之道,极力反对“复兴”后的儒学——宋明理学的。所以,新儒家们对儒教的看法至多和西方一些二、三流的“汉学家”差不多。他们反复强调儒教的“合理”与“先进”,但那是先秦以前的事;今天,儒学已不是“学”而是“教”了。儒教对中国影响最深的莫过于国家观念、等级观念和官本位思想。至于对个人修养的影响只存在于纸上或新儒家们的想像中。

   简单些说,儒教中,“国”就是“家”的无限放大。“我们都有一个家,名字叫中国”,这首流行歌曲让我们每个中国人感到自豪。爱国如爱家,这没错;但治国如治家,那就会出问题。但是在儒教的现实里,说实话,我们也没有更好的治国办法。既如此,出问题在所难免;不光在反贪领域,其他领域也一样。这不能怨谁,因为中国的国家观念就是这样:我们是一个大家庭。

   在地、县一级这样家庭里,父亲为了防止众多儿子们的腐败,就指派了其中一个儿子(往往是最小的儿子)来监察、约束其他的儿子。这个被指派的儿子倒不是不尽职尽责;而是由于自己没有独立的地位,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他很难行使自己的职责。因为他要面对和要“惩治”的,往往是比自己更有地位和权利的兄长们。试想连兄长都不敢面对,怎敢去面对自己的父亲。这位小弟弟偶尔也敢得罪自己的兄长,并揪出自己兄长的。这是何故?答案肯定是:那位兄长得罪过父亲或者和父亲关系处得不好。只要得罪了父亲,那谁的日子也不好过;反过来,只要讨得父亲欢喜,那谁也拿他没办法。在近几年一些反贪题材的电视剧中,我们看到,地方一级的父亲是如何袒护自己犯了事的儿子,又是如何怒其不争,最后只好忍痛割爱的。电视剧中,小儿子常常会出生入死,最后终于揪出了自己的兄长,并绳之以法;但在现实里,他往往在履行自己职责的同时也丢了自己的乌纱帽。既然你是父亲指派的反贪官员,那么你首先得学会把握好分寸,而且还要一个一个地去揣摩你的每个兄长在父亲心目中的地位和分量。这个小儿子也实在是太难做了。我们非常同情、理解被指派的这位小儿子的处境;有时候,还感觉到同室操戈的尴尬和残酷;甚至还会产生这样的想法:何苦呢?反来反去,还不是反“自家人”吗?是的,在儒教的现实里,惩治者和被惩治者本来就是一回事。

   地方一级的父亲则完全在地方一级的监察、反贪范围之外,只有等“上面”来人,那么“上面”一级的人谁来管?那就是“上面”的“上面”,再“上面”则怎么办?那只有靠老天爷了。

   其实,“有权就贪”这一特色的腐败现象,在中国也“老早就有”。正如“一人当官,鸡犬升天”,“一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等这些谚语不是今天才有的一样。

   儒教的功利观为国人的腐败早早打好了伏笔。因此,早在汉代,中国就有了“完善”的“监察”制度。监察官员多般由中央直接委派,每年到各地巡回查办“腐败”官员。但是官僚制度本身是无法也无意解决“腐败”问题的,巡回查办仍旧是“王化”的手段,仍旧是“抚”的一个内容。这一做法,我们至今还在沿用,但效果究竟如何?要知道,今天我们的官民比例是西汉的306倍,清末的35倍,在官民比例创史无前例的今天,我们需要多少“巡抚官员”和“钦差大臣”?老祖宗的办法诚然还管用,实践证明也确实管用(“上面”来人就能解决“下面”的不少问题),但“上面”忙得过来吗?“上面” 如果忙不过来,不来人呢?

   所以,光靠“上面”来人是靠不住的。全国这么大,“上面”的人手毕竟有限。再说,“上面”的也并非是神仙,他们也有他们的“上面”;“下面”的也并非无事可做,因为他们也有他们的“下面”。

  什么时候“上面”不来人,“下面”就能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这才算是中国的一大进步。但在儒教的现实里,这几乎是幻想。

秦番网站:

http://www.qfguitar.com/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