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文明与羊文明

马真明 原创 | 2007-11-21 13:39 | 投票
标签: 文明   
    自从姜戎先生的《狼图腾》一书出版后,华夏文化圈中出现了势头很劲的“狼文化”热。随后又出现了《狼道》、《狼魂》、《酷狼》,最后更有一本奇书《像狼一样思考》横空出世。人们从以前“谈狼色变”一下子转变为对嗜血成性的狼性的津津乐道,亲近有加。这难道是一种正常的阅读视角吗?

  姜戎先生在《狼图腾》中列举了自三代以降中原文明与草原文明的数不清的激烈冲突,并把这种冲突比喻为“羊文明”与“狼文明”的冲突。并断言,中原文明之所以长久地保持强大的生命力,是因为草原文明一次次地将“狼性”或者“狼血”输送给中原文明的血脉里,就如同草原上的黄羊为什么善跑,是因为后面有狼恨劲地追。如果没有草原强悍血性的输入,中原文明绝不会延续如此长的时间。

  实际上姜戎先生只说对了一部分,中原文明强大的生命力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原文明自身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其强大的造血功能。具体来说有这样几方面。

  第一,中原文明在秦汉以前是一个相对独立的生存发展空间,三皇五帝三王时代基本上没有外族入侵,外族文化的好坏成分都没影响到中原文明,所以在这一段时间中原文化发展的脉络比较清晰,是一种纯粹的自然发展的文化。无论是三代圣王文化,还是诸子百家文化,都是在中原这块土地上土生土长的文化形态,而且是以“礼”为核心的文化结构。我们常说的诗、书、礼、乐、易、春秋等“六经”,即是指有文字记载以来中国文化最经典的语言表述,这些纯粹的经典中所表现的即是在相对封闭的发展空间中经历三千年孕育而成的“礼”文化。并成为中国文化继续发展的高起点和力量的源泉。

  第二、中国传统文化从来就没有间断过,即没有出现文化上的大断裂。相对的,作为古代文明发源地的如西腊、巴比伦、埃及、印度等文明或因为自然灾害,或因为大规模的外族入侵而消亡或形成大转移。日本薮内清教授在其著作《中国·科学·文明》一书中写道:“在世界上,与中国同样建立了古老文明的地域有埃及、中东、印度河流域等,然而无论哪一种文明,都早在两千多年前就灭亡了。没有一个能像中国那样,使同一民族及其文明保存到今天,中国文明的产生真可以说是世界的奇迹。”意味着中国文明因没有出现断裂而是文明在一种延续的正途上健康发展,这种发展模式、发展结构使中国文化在长期稳定的发展中容易形成有自己独特内涵特点的文化形态,其深厚的积淀和超强的稳定性使它不易受外来文化的影响。

  第三、从东周开始,王室衰微,北方草原民族(“猃狁”)乘机向南推进,但先后遭到了春秋五霸、战国七雄顽强抵抗,秦始皇派蒙恬向北追击匈奴,修建长城阻挡了草原民族的南侵。自此以后的两千年间,草原民族向南发展的战略意图从未削减,但都遭到了中原文化的顽强抵抗,其间虽然在局部造成了严重破坏,但因为华夏文明是多头文明(如黄河文明、长江文明、燕辽文明等),局部造成的破坏并不能对中原整体文化结构造成太大的破坏,文明的整体性保持了相对的完整性。虽然元人曾入主中原建立元朝延续100年的历史,相对落后的草原文化并没有能力改造或同化中原文化,相反,中原文明以其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影响、改造甚至同化了草原文明。当然不可否定的是草原文化强悍的血液也随之输送到中原文化的血脉中,被吸纳、融和进而成为中国文化性格的一部分。草原文化也逐渐成了华夏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

  第四、所谓“羊文明”并不是懦弱无能的代名词,要不然如何创造出华夏五千年灿烂的文明,以“羊”的性格中的善良温顺描写华夏民族的整体性格并不是完整的角度。中国传统文化的主体是儒家文化,从孔子始就强调温柔敦厚的“诗教”精神,并把“温柔敦厚”视为君子人格的极重要方面,所谓谦谦君子正是被传统文化的整体精神所推崇的。《论语》云:“子路问强,子曰:‘南方之强与,北方之强与?仰而之强与?宽柔以教,不报无道,南方之强也,君子居之。衽金革,死而不厌,北方之强也,而强者居之。故君子和而不流,强哉矫!中立而不倚,强哉矫!国有道,不变塞焉,强哉矫!国无道,至死不变,强哉矫!”这里的南方之强和北方之强正是中原文明和草原文明的最根本的文明特征,你可以把中原文明视为“羊文明”,但这样的“羊文明”谁不肃然起敬呢?有谁能说这样的文明不强大呢?

  近现代历史上,草原狼不见了,海浪出现了,坚船利炮,气势汹汹,但不管是大西洋的海狼,还是太平洋的海狼,不也都被我们赶出中国了吗?尽管中国的现代化起步较晚,但随着神州六号飞上了天,谁能说中国落后,谁能说中国传统文化落后呢?

  当然,姜戎先生的《狼图腾》本是一部文学著作,不能把它作为纯学术的考证论说看待,但看到今天许多地方在人性教育中过分强调狼性,而忽视了君子人格的教育,深觉有失偏颇。因为和谐社会需要君子人格,和谐地球呼唤君子人格,守着金盆却羡慕人家的瓷碗,殊不知有金盆者难道还缺瓷碗吗?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