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圆明园到《圆明园》

韩雨亭 原创 | 2007-12-04 21:55 | 投票
标签: 韩雨亭 

从圆明园到《圆明园》

文/韩雨亭

2004年春节的前一天,记录片导演金铁木接到了北京科教电影制片厂薛继军厂长的指示,让他负责电影《圆明园》的拍摄,投资是1000万,目标是进入影院公映。

圆明园,面对这个亲近又陌生的名字,金铁木的脑子一片空白,没有立刻浮现任何与这个词语相关的人物和故事。

2004年春季的一天,趁着旅游的淡季,金铁木走进了圆明园。摆在他眼前的,不是那个昔日绚烂、华丽以及宏伟的皇家园林,而是一片旧墙班驳,荒草凄迷。那片传说中的离宫,如今已变成散落在荒地里的几块石头。

一种莫大的恐慌笼罩着金铁木,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来讲述眼前的圆明园,更何况是要把挑剔的观众们拉进电影院。

为了能克服内心的恐慌,金铁木花了3个月的时间驻扎在国家图书馆,每天去那里按时“上班”。三个月里,他查找了所有能找到的历史文献、皇家密档、英法联军从军人士的通信和日记。慢慢的,慢慢的,圆明园的轮廓和面孔在他翻阅的那一张张图片、一篇篇文章、一本本专著之中,变得清晰了起来。他的思想也因此经历了一次重大的自我蜕变。他说:“我被那个凄美的幽灵所迷惑,一步步穿越时空,回到了18、19世纪,那个是大清帝国最为荣耀的年代,也是大清帝国开始走向衰落的时代!最为重要的是,那是一个影响了现代中国的时代。”

历史的残酷性就是这样。那个创造过鼎盛与辉煌,纵横数百年的清帝国,最终走向它的衰落。起点则是从“万园之园”的圆明园开始。 

1684年,大清的第三代帝王——康熙,决定在北京修建大型的离宫,以此摆脱紫禁城内的躁热与单调。他曾经巡视过江南,那里秀丽隽永的给他留下深刻印象。他要把这样的南国风光复制到寒冷凛冽的北方皇城。离宫的地址选在了北京的西北方向,距紫禁城20多公里的地方,那里依山傍水、清净凉爽。1690年,耗时6年的畅春园建成,这是圆明园的雏形。自此,大清帝国的皇室家族全部搬离紫禁城,住在了畅春园。谁也没有想到,就是这个畅春园,把康熙、雍正以及乾隆祖孙三代以及大清帝国命运联系在了一起。

 这三位清朝帝王都是深谙中国文化精粹的人,在中国的皇家历史中,很少有哪个皇室家族像爱新觉罗家族有这样高的文化修养、审美情趣与艺术鉴赏力。
    
 圆明园是一座倾注了这三代大清帝王的心血之作。以150多年的时间,精雕细刻地建成了地球上最大的离宫。它花费了最大数量的工匠,最大规模的金钱,为我们制造了一个最大的梦幻。

那些宫殿庙宇、瑶池仙台、西洋水法等身上,既集中了清帝国几朝帝王超凡的想象力,又负载着权力包裹下的文人情趣与政治意味。
  
它仿佛在遥远的苍茫暮色中隐约眺见的一件前所未知的惊人杰作,与希腊的巴特农神庙、埃及的金字塔、罗马的竞技场、巴黎的圣母院相提并论。 

圆明园的确制造了一个超越现实的幻想,诗人们无法用言语去形容它的美丽。1861年11月25日,法国大文豪维克多·雨果给一个叫巴特勒的上尉写的一封书信中是这样描述他心目中的圆明园仙境。

请您用大理石、汉白玉、青铜和瓷器建造一个梦,用雪松做屋架,披上绸缎,缀满宝石……

这儿盖神殿,那儿建后宫,放上神像、放上异兽,饰以琉璃、饰以黄金、施以脂粉……

请诗人出身的建筑师建造一千零一夜的一千零一个梦,添上一座座花园,一方方水池,一眼眼喷泉……

请您想象一个人类幻想中的仙境,其外貌是宫殿,是神庙……

雨果并没有真正见过圆明园,这些抓住了圆明园灵魂之所在的优美文字,只是建立在他阅读了少量关于圆明园的资料之上。他以一个诗人的想象力,为我们灵魂附体地构造了另一个华丽的“圆明园”。那么形象,又那么动人。

   他还评价说:“圆明园属于幻想艺术。一个近乎超人的民族所能幻想到的一切都荟集于圆明园。”

  
《圆明园》的背后


 金铁木是祖籍在中国的大西北,所以,他的身上流淌着一股与小桥流水、烟雨蒙蒙完全不同的文人气质,他承认自己是一个“大国沙文主义者”。从情感上,他更加认同金戈铁马、叱咤战场的北方秉性,他认为:“游牧民族融合和改变了中国人的血统和疆域。”

为了拍摄《圆明园》,金铁木重新去扒开历史的外衣,他看到了很多的历史专家们在评价大清帝国的缔造的“康乾盛世”时,都不约而同地写道:“它奠定了现代中国的版图。”
  
那么,如何去用影像去展现这个壮丽的皇家御苑?它不可能仅仅充满了暴力、阴谋、凶杀爱情和哀怨。那些断墙残垣的废墟,又提醒和暗示了金铁木。他开始认识到;观众不仅是想看到圆明园废墟下的悲惨命运,更想看到这个“万园之园”昔日的辉煌。


“对,恢复和再现曾经的圆明园应该是影片在影像方面营造的重点。它的确是一部史诗般的纪录片电影,而非一部完整的故事性电影。”


 一部具有完整故事性的电影,必须得有活灵活现人物,否则也没人喜欢看。为此,金铁木想到了曾在圆明园身后站立着的那几位帝王的身影。经过几番思考,他抛弃了道光和嘉庆皇帝,保留了康熙、雍正、乾隆和咸丰皇帝作为贯穿影片始终的主要人物,当然还包括那个圆明园的“凶手”——额尔金。这五个人物贯穿了影片的始终,旁白则艺术化地用了郎世宁以及火烧圆明园时的一名英国随军牧师麦吉,两个“神职人员”以上帝的名义忠实地见证了圆明园的辉煌和衰败。《圆明园》电影中郎世宁是北京电影学院一位名叫肖烟的德国人扮演,幸好,他家好多年前正是从意大利米兰迁往德国的。因为,金铁木对郎世宁这个扮演者的要求是;此人必须是正宗的意大利人,有18世纪意大利画家的艺术气质,兼具教士的苍凉感,又透着那么一点点中国式的圆滑……

[1] [2]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