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价值”是无可否认的客观存在(一)

应学俊 原创 | 2008-12-14 08:07 | 投票
标签: 客观存在 普世价值 
  

               “普世价值”是无可否认的客观存在(一)

      近日看到《求是》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三权分立是不可能普世的》(以下简称《不可能》)。本来,既然说到这样“敏感”的问题,笔者本不打算发表什么看法。但是看到下面一段话以及网上其它类似的论述,笔者就有些不同的看法而不得不说说了,但暂不谈所谓“三权分立”问题。

  《不可能》一文中说;“很明显,这种论断在逻辑上是自相矛盾的:如果他们说的价值观念是普世的,那么中国早就应该是赞成并实践了的,怎么会‘自外于’这种价值观念呢?反过来说,既然拥有13亿人的中国不赞成或没有实行他们所说的‘普世价值’,这种价值观念怎么能说是‘普世’的呢?可见他们所说的‘普世价值’并不真正是‘普世’的。人们都清楚,所谓‘国际通行’的‘普世价值’,其实就是指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价值体系,就是指西式的民主、自由、人权、平等、法治等等。”

  笔者觉得上面这段话存在的逻辑漏洞和主观主义问题是很多的。

  首先,谁说普世价值就是指“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价值体系,就是指西式的民主、自由、平等、法制”?那些定语是《不可能》一文作者主观加上去的,是不顾客观实际的自说自话。倡导普世价值取向的文章中从来没有如此说,而普世价值本身从客观上来说也并非是西方独有的——正如2007年3月16日,温家宝总理在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的中外记者见面会上说:“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这不是资本主义所特有的,这是整个世界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共同形成的文明成果,也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推进社会的公平与正义,特别是让正义成为社会主义制度的首要价值。”

  一、“民主、自由、人权”等是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浴血奋斗的重要价值追求

  其实,普世价值并非仅指“民主、自由、人权、法制”等,笔者在后续的文章中会论述到——即使被《不可能》一文强加冠以“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价值体系”的民主、自由,它恰恰是中国共产党长期革命斗争、流血牺牲为之奋斗的目标价值的核心。这一点,恐怕《不可能》一文的作者忘记了,笔者给点提醒——

  《新华日报》是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在国民党统治区公开出版发行的大型机关报。1944年5月17日《新华日报》发表《民主即科学》一文,指出真理不分国界,民主适宜一切国家。文章说:“科学为求真理,而真理是不分国界的……民主制度比不民主制度更好,这和机器工业比手工业生产更好一样,在外国如此,在中国也如此……”。

  1945年4月13日《新华日报》发表题为《纪念杰斐逊先生》的社论,文中明确阐述:“人有天赋的人权,人的自由与尊严不该为不正势力所侵犯与亵渎人民是政府的主人而不是奴隶,……这从十八世纪以来,应该早已经是全人类共知公认的常识了。”

  1943年7月4日《新华日报》社论的题目就是《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社论指出:“自从世界上诞生了这个新的国家之后,民主和科学才在自由的新世界里种下了根基。……玛克吐温、惠特曼、爱玛生教育了我们这一代。是他们使年青的东方人知道了人的尊严,自由的宝贵;也是他们,在我们没有民主传统的精神领域里,筑起了在今天使我们可以有效地抗拒了法西斯思想的长城。……在过去,民主润泽了我们的心;在今后,科学将会增长我们的力。让民主与科学成为结合中美两大民族的纽带,光荣将永远属于公正、诚实的民族与人民。”

  不仅为了民主、自由、人权而倒在国民党枪口下的李公仆、闻一多我们至今还在纪念他们;而且,共产党人、革命烈士叶挺的诗句我们至今还在现行教科书中读到,时时回荡在耳畔:“……我渴望自由 / 但我深深的知道 / 人的身躯怎能从狗洞子里爬出……”而叶挺烈士的诗句恰恰与我国妇孺皆知的匈牙利革命诗人裴多菲的诗句相辉映:“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这是否也是自由价值之一定的“普世”性的反映?

  《新华日报》对于民主、自由、人权肯定和追求的论述是很多的,不想在此一一列举。我们能说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几十年浴血奋战追求的就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价值体系”吗?《不可能》的作者是否到档案馆查一查?看一看?是否可以权威地论证以上《新华日报》的论述已经过时并给予批判或修正?

  《不可能》一文的作者随便给“民主、自由、人权、法制”等地道的普世价值戴上“资本主义国家价值体系”的帽子,这恐怕实在是欠考虑的,不仅逻辑上讲不通,而且使人感到似乎全盘否定了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为之流血奋斗了几十年的价值所在。否则,就请解释一下我党《新华日报》一系列社论(包括一些革命烈士诗文)中所说之“民主、自由、人权”等一类概念的含义吧,也解释一下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二十八年的浴血奋斗究竟是为了什么吧。

  二、13亿人的中国从来没有不赞成或不打算实行“普世价值”

  《不可能》一文说,“如果他们说的价值观是普世的,那么中国早就应该是赞成并实践了……既然拥有13亿人的中国不赞成或没有实行他们所说的‘普世价值’,这种价值观念怎么能说是‘普世’的呢?”。看到这里,我们实在不知道何时、何地、何人授予了《不可能》的作者代表13亿人民之中国的权利。恐怕目前只有胡锦涛总书记和温家宝总理等国家主要领导人有权代表13亿人的中国讲话的。温总理的有关论述上文已经引用了,不赘。我们再来看看胡锦涛总书记如何看待和论述普世价值具体内涵的——

  2008年5月7日胡锦涛代表中国和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福田康夫在东京共同签署的《中日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中指出:“为进一步理解和追求国际社会公认的基本和普遍价值进行紧密合作,不断加深对在长期交流中共同培育、共同拥有的文化的理解。”这是国家主席胡锦涛主席代表中国作出的承诺,这还能否认吗?(引文链接

  2006年4月胡锦涛在耶鲁大学的演讲中说:“保障人民的生存权和发展权仍是中国的首要任务。我们将大力推动经济社会发展,依法保障人民享有自由、民主和人权,实现社会公平和正义,使13亿中国人民过上幸福生活。” 胡锦涛总书记还说,今后中国将进一步丰富民主的形式,扩大公民有序的政治参与,实施依法治国方略,保障公民依法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引文链接

  尽管在两位国家领导人的讲话中没有出现“普世价值”这一词语,但就其论述的具体内容来说,不正是《不可能》一文所说的普世价值指向的“民主、自由、人权、法制”吗?其实,“普世价值”也就是民间和一些学者对上述以及更广一些的人类共同的价值取向一种概括的说法而已,它并不是某些人有意创造出来的新东西。

  笔者没有做过全国人民参加的调查,更无权代表13亿人的中国,但是,仅就我国目前可以代表中国的现任国家主席、中共总书记以及国家总理在国内外的公开讲话来说,能说“拥有13亿人的中国不赞成或没有实行他们所说的‘普世价值’”吗?  (未完待续)     
                                                            2008年12月14日

           ● 点击这里:浏览本文第(二)部分

     【相关链接】●  欢迎您参加有关“普世价值”的小调查——点击进入——

                  您对“普世价值”的看法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