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价值”是无可否认的客观存在(二)

应学俊 原创 | 2008-12-17 01:53 | 投票
标签: 客观存在 普世价值 
  

点击这里:浏览本文第(一)部分

“普世价值”是无可否认的客观存在(二)

  

       三、何谓“资产阶级、资本主义民主”?何谓“无产阶级、社会主义民主”?

  在本文第(一)部分已经充分阐明了“民主、自由、人权”等是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浴血奋斗的重要价值追求;说它们是“普世”的,就是因为没有哪个国家真正的人民革命斗争不是为了追求这些价值的。毛泽东时代经常用来形容第三世界革命的词汇“民族要独立、人民要解放”,不正是对于追求人民的当家作主和自由、平等权利之斗争的描述吗?而胡锦涛总书记和温家宝总理代表中国所做出的一系列讲话中,对实际存在的“普世价值”是肯定的,在前文中已经引述,不赘。(详见本文第<一>部分

  然而,《三权分立是不可能普世的》一文(以下简称《不可能》)在猛批了一通所谓“西方的普世价值”以后,却又这样说:“我们并不否认普世价值,但价值总是具体的、社会的。”笔者越看越糊涂,这句话到底是肯定还是否定“普世价值”的客观存在?实在不明白。笔者以为:只有思维的混乱和陷入难以自圆其说的境地,才会做出这样矛盾且语义不清的判断。

  说到底,《不可能》一文就是要把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说成是资本主义的东西,而不是人类绝大多数人和国家公认的。他们无视胡锦涛总书记代表中国所签署的《中日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中说到的“理解和追求国际社会公认的基本和普遍价值”。我们不知道《不可能》一文的作者能否就当今中国和国际社会的实际给“资产阶级、资本主义民主”和“无产阶级、社会主义民主”给出一个明确的界定?诚然,作者引用毛泽东的话,似乎想说明这个问题。毛泽东说:“实际上,世界上只有具体的自由,具体的民主,没有抽象的自由,抽象的民主。在阶级斗争的社会里,有了剥削阶级的剥削劳动人民的自由,就没有劳动人民不受剥削的自由。有了资产阶级的民主,就没有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民主。”“民主自由都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都是在历史上发生和发展的。”

  其实,毛泽东此说还是有远见的,他说得好极了:“民主自由都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都是在历史上发生和发展的。”就拿今日美国的民主来说就在发展着,由种族歧视的局部民主发展到如今具有黑人血统的人也竞选上了总统。窃以为,马丁·路德·金在天之灵会感到一些欣慰的。当然,包括美国、中国等世界各国在内的“民主”还将继续在原有基础上朝着理想的方向发展着。从这一点看,毛泽东此一说真的很有远见!

  那么,我们想请问,历史在发展,在我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的今天,我们现在还处在毛泽东当年所说的“阶级斗争的社会里”吗?(诚然,江泽民总书记曾用“只要……就……”这样的虚拟句式谈到过阶级斗争问题。)我们国家现在还存在着一个资产阶级、剥削阶级吗?如果—— 退一万步说还有“资产阶级”的话,那么为什么不对他们“专政”呢?应该像1976年以前那样把他们专政、管制起来才对呀?这使笔者想到,我们现在是不是还需要“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呢?现在,党和国家及其领导人以及一部分学者和民众所倡导的民主,它们是“资产阶级”性质的?不是指让最广大的人民当家作主?是想让少数“资产阶级”上台专95%劳动人民的政?2008年3月,胡锦涛总书记在纪念周恩来诞辰110周年的大会上说:“把老一辈革命家孜孜以求的美好理想变成现实,为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而不懈奋斗。”(引文链接)在胡锦涛总书记的这段话里,“民主、文明”该界定为什么“阶级”什么“主义”呢?《不可能》一文的作者是否可以写一篇《中国当今社会各阶级的分析》?

  笔者还是想不明白,在我国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今天,“资产阶级、资本主义民主”和“无产阶级、社会主义民主”,它们的内涵和外延究竟是什么?我国《宪法规定》“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这其中的“人权”又是什么“主义”什么“阶级”的?在当今中国,“民主”除了解释为宪法规定的“人民当家作主、一切权力属于人民”还有什么别的解释?非常想看到《不可能》的作者能再次撰文论述一个题目,叫做“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资产阶级民主和无产阶级(或曰社会主义)民主”,阐明一下当今中国之“阶级”和“阶级斗争”理论。否则,概念不清,判断也就很难准确,推理就谈不上逻辑性了。

  四、“普世价值”是无可否认的客观存在

  《不可能》一文的作者试图用哲学上“共性、个性、抽象、具体、绝对、相对”这些概念来否认普世价值的存在,但这是毫无意义的。

  作者的举例是,苹果、梨、香蕉等统称“水果”,可是到商场去买的时候,水果永远是具体的其中一种。作者欲以此来否认普世价值的客观存在和其普世性。其实这是一种形而上学的思维模式。尽管水果有成百上千种,但是他们一定都具有“水果”的属性,否则它就不能叫“水果”。同样,世界地域广大,各国国情不同,民主的形式、民主的发展程度各有不同,但是他们一定都在某种程度上具有“民主”的共同属性——如果不具有这个属性,那就不能称为“民主”,或者是徒有民主之外衣,实质还是“独裁专制”。

  人类共同生活在地球上,尽管生存状态千差万别,但由于共为人类,必然会有一些共同的价值追求,这就是所谓“普世价值”——正如胡景涛总书记代表中国所签署的《中日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中说到的“理解和追求国际社会公认的基本和普遍价值”。这不是摆弄“绝对、相对”一类哲学概念就可以抹杀得了的。

[1] [2]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