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应建立生命救助系统

蔡律 原创 | 2008-12-22 12:11 | 投票

周善鑫用远去的背影给战友生命的警示

2008年12月4日21时:02分,重庆恒胜集团有限公司财务总监周善鑫给我打来电话:“蔡总,我这几天有时间,您抽个时间见面商量一下几个项目,临近年关,公司忙,以后就没有时间了。”

 周善鑫(左一)参加沃尔玛投资公司欢迎晚宴

我说:“好的,周总,我们明日见面吧。晚安!”

12月5日,我上午、中午给周善鑫打电话,要么通了没有接听,要么手机占线的声音。

5日晚上20时,我在香榭里1902法国的老式木制的楼房与罗总会谈,因为我同周总曾在2日下午考察过这家企业,这里没有喧闹,光线柔和,温馨优雅,我打电话给周善鑫,依然不通,我发了一条短信:“周总,您怎么不回电话?”我告知尊敬的友人曾总:“我多次打电话给周总,他就是不接”,曾总把周善鑫住宅电话给我,试着拨打三次,通了,没有人接听。

12月6日,我打电话给杨总:“请您给周总联络,我打电话他老是不接”,杨总回答:“我试过,手机不通。”

12月7日,我试着打电话给周善鑫,依然不通。

12月8日-9日,我赴涪陵区讲学,我给付总电话:“联络多天周总,联络不上,耽心出什么事。”付总说:“金融危机导致有些企业出现破产危机,作为财务老总,很难不牵涉其中。”我委托杨俊烈老总继续联络,因为我在外地讲学考察,没有空闲联络周总,杨总答复:“周总小孩生病,回安徽老家了。”我致电北京曾总:“周总即使回家,他知道我的电话,也应该打给我,有点让人放心不下。”

10日至13日,电话关机,14日晚23时左右,我接到电话:“您是蔡先生吗?我是周善鑫的弟弟周善青,我来到了重庆。您是他的朋友吗?”

我说:“是的,周总不是回老家去了吗?他小孩听说病了”。

周善青问:“蔡先生,您知道我哥哥还有什么朋友吗?”

我告诉他,周善鑫是我非常好的朋友,他业务精干,对企业财务管理很有经验,我经常咨询他,他是我们创业团队的精英。电话很快就挂了。

不一会,我接到朋友电话:“蔡总,您明天到周总公司去找一找,问明原因,把这当作重要事情做。”

我说:“周总小孩生病回老家,为什么他的弟弟来重庆?!”从2008年12月5日至12月15凌晨,已有10天时间与我们失去联系。

12月15日早晨9时,我正准备出发去恒胜集团有限公司,我一位尊敬的银行老总给我打来电话:“蔡总,我跟周总公司老总通了电话,在周总卧室发现周总斜卧床头地板,已经去世,您不用去找他了!”

真是晴天霹雳!我不敢承认这是现实!周总身体好好的,实际上我“以后就没有时间了”难道这是他最后的遗言?!

从周善青飞到重庆,发现周善鑫已在卧室猝死9天了!

周善鑫开的小车一直在车库底下,据刑警、法医破门勘查,房屋是从房间反锁,不是从门外反锁,房间梳理井井有条,干鞋器还在使用,窗户微开,房间无任何打斗痕迹,房间位于22楼,窗台落的灰尘比较均匀,没有攀爬痕迹,初步判断非外力攻击导致死亡,排除他杀可能,属病理原因导致自然性死亡。

如果及时发现抢救;如果知道他住在那里而且是一个人居住,我们会直接上门寻找;如果知道他有高血压的病史;如果他能发一条生病的信息;如果他们单位、同事、亲朋好友及时发现,也许他不会那么匆忙离开他热爱而且踌躇满志干番大事业的世界!

我很难接受这个现实!2008年9月15日下午我和友人在桃花源策划创办“小额贷款公司”,特邀周善鑫先生加盟,当朋友介绍我时,他说:“您就是蔡律,网络上的蔡律吗?我读过您的大作《渝富模式还能运行多久?》”,至12月4日或5日凌晨,周善鑫先生离开人世,我们相识、交往只有短短的82天!

我把周善鑫先生离开人世告诉他生前的朋友,“什么?什么?您再说一遍,周先生去世了,是真的吗?!”友人们在电话怔了一会,惊愕得说不出话来。

我的心情非常难受,三年前家父突然去世,今有活生生的友人去世,而且生前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我的,最后一条短信是发给他爱人的:“我们家的江景太美了!”好端端的战友离去,我下笔千钧重,几次动笔难以成行!

也许对我的打击太大,15日晚上我和合作伙伴在南滨路新海鲜火锅店吃饭,我不愿把不愉快的事情在吃饭时讲,在友人的问候下,我忍不住说了出来,大家认为周善鑫精明强干,人才难得,英年早逝,十分可惜!

周善鑫今年46岁,中国人民大学MBA研究生结业。会计师,现任重庆恒胜集团财务总监。1982年至1988年任安徽生物药厂财务科长。1989年至1992年在安徽协和磁电有限公司任财务部经理。1993年至1994年任海南省外贸(集团)纺织品进出口有限公司深圳办事处主任。1995年于2001年任安徽国际贸易货物运输有限公司财务部经理和企管部经理。2001年10月至2005年先后任合肥荣事达中美合资总公司华东地区财务总监和重庆荣事达洗衣机制造有限公司财务总监和董事会秘书。

周善鑫在财务管理和内部控制方面有丰富的经验,正因如此,在企业财务方面我常听取他的意见,为我们把握、提示财务风险。在短短的82天里,几乎利用每一个休息日前后考察了5家企业,到有一家企业,别人把财务报表递上来,他看了一遍,然后告诉我:“财务报表做假,我一看就知道。”他很反感企业做假帐,老板不真诚。在原则上他很较真,他严谨的做事风格倍受银行家的尊敬,但很难迎合现实中某些企业主要求,这一点可能频添了他困惑和精神压力!

他根据企业经营的市场风险、融资风险和赢利能力对未来企业经营环境的压力预测,推理严密,令人叹服!

10月的一天晚上,我陪同他在一家咖啡厅谈判,他言辞锐利,直截了当,生活中许多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家,放手交职业经理人去经营开拓,或许能够做大做强,而且他们具有士为知己者死的感恩心态,职业操守为企业凭添光彩,增加效率,如果有企业主把自己当做皇帝,为人不真诚,不信任人,他建议我:“蔡总,这类老板,您敬而远之!”周善鑫对人也有很好的判断能力,他发现对方心态不好,借去上卫生间的机会自己去买单,不让对方有丝毫的吃亏感!

2008年11月15日下午我和周善鑫、杨芝虎及从俄罗斯留学回来的小赖一行6人穿上救生衣,沿着狭长的溶洞,滑向一千多米的地壳深处,神秘、壮观的溶洞,水潭碧清,钟乳在绿玉色柔光照耀下,如同溶化的翡翠,海豹、心连心、情人谷、公主殿、千年人参、周郎赤壁等千姿百态的钟乳石既给你惊心动魄的美,又给你一种神秘而难以言喻的恐惧。船主兼导游包伯伯说:今年四川发生汶川地震波及重庆,但溶洞没有发生任何变形。在地壳深处,我在想,人都不是神仙,生老病死是必然的,最终和地球融成一体,我们这些活着人在地壳深处的空间、暗河,空气依然新鲜,和地球融为一体,这种生命的尊严与感悟,这种死去活来的惊恐与喜悦,不身临其境是难以想象和体会的。周善鑫观察观察也非常用心,他用电话告诉我:“要梳理一下企业资产,把这个项目策划好,分步实施是可行的,溶洞里面的风景比峡谷深处的风景好。”

周善鑫很关注彭水三江口水电站的建设与开发,他告诉我:“资源类的企业重在管理。”

我的邮箱里还有他的几封电子邮件。

我的手机里还有他的短信:“蔡总,您怎么不给我回电话?”

我的名片还是周善鑫驱车到观音桥制作和领取的。

2008年12月2日下午5时多,我带他去沙坪坝一家企业考察,周善鑫提出开车送我:“我说,您也太辛苦了,您这几天财务工作非常忙,还在帮我,您早点回去休息吧,我晚上有事,不能陪您了。”企业派车把我送回单位。

2008年我正欣慰组建一个出色的团队,越来越多的企业家认可我们,可谁也没有想,难以替代的周善鑫突然缺位了!我不能偷懒了,周善鑫的经验和智慧我们再也不能开发利用了!

12月19日中国西部文化产业策划发展集团公司杨芝虎教授邀请我参加江津四面山,考察中山古镇,四面青山侧耳听,沿着杉树做成的台阶,潮源观峰峦耸峙,沟谷空灵,松竹幽深,我拾级而上,海拔1200米的山峰,爬起来大汗淋漓,这是一种生命的攀高,杨芝虎先生借此让我冲淡失去友人悲痛之情。

12月20日9时30分,石桥铺殡仪馆怀念厅举行周善鑫遗体告别仪式举行,我和周善鑫生前同事朋友们,他的父母兄弟姐妹、女儿缓缓绕过他的遗体,看他最后一眼,他的父母撕心裂肺的哭声让我的泪水潸然而下。周善鑫是平凡的,但他对社会的责任感、对企业的责任感、对家庭的责任感让我们对他肃然起敬,当一个人被社会需要,朋友需要,家庭,更多的人需要时,他的价值是无与伦比的!

我把10月份写的《把重庆打造成长江上游金融中心》这本书送给他,这是周善鑫生前提出想要的一本书,我曾加班加点完成,成书后感冒了,周善鑫说:“蔡总,您洗个热水澡,感冒会好的。”我洗个热水澡,果然康复。

我发现周善鑫嘴巴还在张开,他还有太多的话向世界倾诉,他是那样强烈地努力着,以消失9天这样悲壮的方式,以他的牺牲、以人生最高的代价向战友们、向活着的人们提醒、警告:社会需要我们有更大的作为,要热爱生活!珍惜生命!

 杨俊烈(左一)、周善鑫(左二)杨芝虎(右二)蔡律(右一)在鹅项山庄

12月17日在重庆市“‘健康重庆’动员大会”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说:尽管人固有一死,但每个人的生命却有长有短,有强有弱,有健康也有不健康,生命的过程和质量大不一样。健康和长寿,是重庆人共同的追求。 “健康重庆”既是市民的追求,是城市的精气神,也是小康社会的重要内容。所谓“健康”,一是体质健康,二是生理健康,三是心理健康。薄熙来说要让百姓寿命更长 、更健康、 更有活力。

薄熙来说,健康体现了以人为本的基本理念。人的发展是第一位的,而一个好的、健康的身体是根本,没有了此,就谈不上什么人的发展,更谈不上国家的发展。对于一个人来说,不论你有多么聪明、多有财富,没有一个好的、健康的身体,就谈不上好的工作,谈不上成就多大的事业。只有每一个人发展了,国家才会得到强劲的发展和前进。薄熙来对在商务部和老外谈判时就很有体会,谁有体力、能熬夜,谁就能胜出!

我们建设“健康重庆”,就是要力争在5到10年间,把重庆建成健康之城,使3200万重庆人在全面实现小康的同时,身体更健康。

打造健康重庆,这个施政目标提得好!周善鑫为了工作和事业,离开安徽、河南妻儿老小,作为外地来渝的创业者,他热爱重庆重庆这座城市,周善鑫意外英年早逝,对重庆这座城市医疗卫生建设、社区建设、对企业、对社会、对亲友都提出了一个问题:打造健康重庆,宜建立快捷有效的抢救机制,建立如何防范和解救危难中的病人的预警系统?!

周善鑫兄长走了,给我们留下刻骨铭心的痛;您那伟岸的背影,渐渐远去;您那无言的警示,化着我们学习、生活、工作、奋进的动力!愿我们的思念化作天地灵气,祝您在天堂一路平安!

蔡律    2008年12月20日夜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