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抉择 努力人生

孙志浩 原创 | 2008-12-28 14:25 | 投票
标签: 辛弃疾 

辛弃疾感觉到了命运任凭别人主宰的无奈。他在著名《水龙吟·登建康亭》中痛心疾首地写道——

    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髻。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阑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英雄流血不流泪。单枪匹马闯荡万人敌营如兜风,书生挥剑诛杀叛贼似毛虫。这样的男儿,这样的英雄,落得个拍着阑干发泄心头的愤懑,噙着泪水呼唤难觅的知音。即使把手拍肿了,把胳膊拍折了,也无人理会。即使泪溅如雨,泪流成河,也无人理睬。这种景色越美越失落的惆怅,该是何等的伤悲!

    好在生活的辩证法是: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辛弃疾或许没想到,正是这种壮志难酬的愤慨,正是这种撕心裂肺的干吼,竟然熔炼出了他的“豪放派”的词风。

    当然,有过少年率众起义的豪侠,有过单枪挑秃贼的锐利,有过虎穴掏叛徒的壮举,盼望收复失地却虚混光阴,思念回到故乡却寄人篱下,想不豪放也难。倘若身上焕发着英雄气概,心底埋藏着深深隐痛,倒吟出了十八女郎执象牙板浅酌轻唱的婉约词,那反倒成了油腔滑调。

 

相关链接:

《朱熹与辛弃疾》http://sns.chinavalue.net/Blog/BlogThread.aspx?EntryId=4959

《八百年前有个辛弃疾》http://sns.chinavalue.net/Blog/BlogThread.aspx?EntryId=7204

《青山有幸埋忠骨》http://sns.chinavalue.net/Blog/BlogThread.aspx?EntryId=8017

《关于辛弃疾遗址保护和开发的思考》http://www.chinavalue.net/Article/Archive/2008/4/10/108682.html

满腔忠愤泻于词http://www.chinavalue.net/BookInfo/Comment.aspx?CommentID=602

《辛稼轩年谱》http://www.chinavalue.net/bookinfo/Comment.aspx?CommentID=7489

《解读辛弃疾词》http://www.chinavalue.net/bookinfo/Comment.aspx?CommentID=7974

只是身强力壮时,喜欢将心头的憋闷借看吴钩、拍阑干尽情发泄出来;岁数大了,气力衰了,只好减少肢体语言,而沉湎在精神会餐般的回忆里,以及几声无奈的长吁短叹里。他在《鹧鸪天·有客慨然谈功名因追念少年时事戏作》中写道——

    壮岁旌旗拥万夫,锦襜突骑渡江初。燕兵夜娖银胡镥,汉箭朝飞金仆姑。

    追往事,叹今吾。春风不染白髭须。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

    南归后的境况,肯定与辛弃疾构想的画面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尽管他策划了“招安”,尽管他献上了叛徒,却并没换来朝廷的信任和重用。最初给他安排的职务是江阴签判,履行“签书判官厅公事”,协助地方官处理政务。比起“掌书记”,算是降格使用。

    “位卑未敢忘忧国”,陆放翁的诗句同样适用于辛弃疾。他不遗余力地上书朝廷,陈述收复失地的谋略和计划。孝宗赵眘虽也曾有过宏图大志,但出兵征战的尝试在太上皇赵构的干扰下归于失败,刚得到重用的主战派又成了遭受排挤的对象。辛弃疾空怀了一腔激情。

在官场熬了几年,辛弃疾的职务也有过几次升迁。担任过建康府的通判,司农寺主簿,滁州知州……

    当湖北发生了“茶商军”起义之后,他又被任命为江南西路提刑典狱公事,奉命“节制诸军,讨捕茶寇”。这位书生英杰不光词作得好,冲锋陷阵也是一员虎将。可惜,朝廷没把他用在抗金前线,而是用到了镇压农民起义的后方。这时,也曾是农民起义出身的辛弃疾,就如《水浒传》里接受招安的宋江那样,去打“不替天行道的强盗”了。也许憋了多年的杀敌愿望,因无法像岳飞那样“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只好靠履行朝廷委派的镇压农民起义的机会,好歹过一过利剑刃血的瘾了。他有勇有谋有铁腕。先是派人去“茶商军”劝诱首领赖文秀接受招安;待赖文秀到军前投降,竟一变脸,把送上门来的降将押到江州杀了。没了首脑,“茶商军”的残部顺利地被改编或遣散。孝宗赞赏辛弃疾捕“寇”有方,赐给了辛弃疾一个“秘阁修撰”的职名。

好在“小试牛刀”的机会仅此一例,算是白璧微瑕。

    不过既为朝廷官员,就不能不听任朝廷调遣。民族英雄岳飞也曾有镇压农民起义的“劣迹”,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光辉形象。何况,辛弃疾也曾利用南宋赐予的职位,为民兴利除弊,颇有政绩。在滁州任上,他豁免租赋,收留难民,恢复生产,新建馆舍。短短半年,就使民生凋敝、市面萧条、满目疮痍的滁州旧貌换新颜;他在江西做安抚使时,一到任就将解决百姓缺粮问题当作头等大事,针对富商的囤积居奇,他发布了八字文告:“闭粜者配,强籴者斩”。不愧是著名词人,用词既简练干脆又具有极大的震慑力。富商只好打开粮库供应粮食,解救了饥饿的百姓。他还不失时机地开辟粮道,鼓励商人采购外地的粮食,彻底解决了久拖未决的粮荒难题。在由湖南转运使改知潭州,兼任荆湖南路的安抚使之后,他奏请皇帝特批,创建了一支“飞虎军”。以后三十年里,飞虎军一直是长江沿岸的一支国防力量。史称:“湖南飞虎军……自辛弃疾奏请建置,垂四十年,北虏颇知畏惮,号‘虎儿军’。”

    无论是从政还是治军,辛弃疾显然都有过人的才华,但也因此更为主和派所忌讳,一有机会就弹劾他,他在官场也就几度浮沉。尤其是他在兼代福建路按抚使之后,曾将厉行节约积攒下来的五十万贯,设置“备安库”,以备急需。他又打算造一万副铠甲,招募壮丁,扩充军额,训练一支像“飞虎军”那样的武装部队,却被谏官黄艾戴了个“残酷贪饕”的罪名,罢免了他的官职。他只有回到江西铅山“瓢泉”过着退休官僚的生活。

应该说这种闲适的生活还是比较惬意的。可对于一个做梦都盼着收复失地的志士来说,这种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散漫生活无异于慢性自杀。他这才醒悟道——

    少年不知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得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在他的“欲说还休”中,真实的隐情难道仅仅是经历了偌多的人生坎坷吗?我想,他恐怕最不愿诉说的就是影响他一生命运的重大抉择!

    他的那些打着爱国印记的词,似乎都隐含着“欲说还休”的无奈。

    不知他晚年是否认真反思过:当初为什么一举义旗,迅即万人响应,声势浩大;一归顺南宋,马上耿京被杀,树倒猢狲散!说到底,归顺不得人心!对于这些一辈子乐意土里刨食的农民弟兄,让他们爱国,不如让他们爱故乡。因为他们有着天生的故土难离的情结。因为饱受金兵的掠杀,他们对金兵恨之入骨;因为他们眼见得南宋朝廷只顾望风而逃,逃到江南又醉生梦死,只好自己拿起武器,来夺回自己的土地。可主帅竟然改变了初衷,要去归顺毫无作为的南宋,那还跟着他闹什么起义?在起义军里抗金,还可以依恋着这块熟悉的土地;可一去归顺南宋,也许就意味着永远别想再回到家乡了!……

    事实也证实了那些起义农民的预见。只是他们走的走了,散的散了,唯独辛弃疾与他们背道而驰。

    也正因为此,归顺南宋四十余年的时光,辛弃疾其实每一天喝的都是他自己酿成的苦酒!

    假如时光可以倒转,让他回到“掌书记”的日子。他的这首《破阵子》很可能就是真实生活的写照­——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这个“可怜白发生”,感叹的岂止是人的垂垂老矣,满头白发;而是遗憾没有(白)发生!故此,“闲愁最苦,休去倚危阑,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选择不对,努力白费”。这是国内一家著名合资企业的名言,道出了耐人寻味的一个人生哲理。不过,只要努力,就不会白费,哪怕是选择错了。关键在于是否努力过!当辛弃疾选择了归顺南宋,他就等于选择了幻灭之路。但他却始终未曾放弃努力,愿望一次次落空的过程,也就是他一次次深刻体验人生的过程。发为浩歌,便成了一首首凄怆豪放的词。他是人生抉择的失败者,又何尝不是人生努力的成功者。

    流泪的英雄照样是英雄。透过英雄的泪光,更容易感悟出英雄的“登临意”!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