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建中国新文化(北京)论坛第四次会议纪要(4)

徐景安 原创 | 2008-03-28 14:04 | 投票
标签: 自由 新文化 论坛 

为什么自由是不可否定的?有规则就不自由。
黄裕生:

不,恰恰是自由。规则对所有人都是有效的。例如切勿偷盗、切勿撒谎。我说的绝对,不是无限的。所谓绝对,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
   孙开泰

切勿偷盗不是绝对的。
   黄裕生

你同情他,但是我依然要谴责他。
   孙开泰

你怎么谴责啊?道德是要有前提的?没有前提,哪来的道德?
   黄裕生

你是说在什么情况下可以偷盗,在什么情况下不可以偷盗?
   徐景安

下面王占阳发言。
   王占阳

自由理念问题非常重要。我国学术界对于这个问题的研究比较薄弱。今年年初,我从自由与民主的关系角度提出,政治体制改革应当从落实和发展普遍自由突破。这是因为,有自由才有民主。没有自由,何谈民主?我是大力鼓吹普遍自由的。我很高兴看到普遍自由的理念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

人间为什么要普遍自由?我认为,自由是幸福的一个主要源泉,人要普遍幸福,自然也就要普遍自由。没有普遍自由,就不可能有普遍幸福。这是从自由与幸福的关系角度所做的论证。唐先生从本人自由与他人自由的关系角度进行论证:我必须保证你的自由才能保证我的自由,所有人的自由是一个统一体,除非你是一个独裁者。每一个人的自由都必须以他人的自由为前提。我认为讲得非常好。
     现在很需要大力宣传和发扬普遍自由的理念,但就我们学界来说,我认为普遍自由并不是一个问题。谁反对普遍自由呢?谁主张独裁专制呢?不同政治哲学之间的纷争实际主要是在各种价值之间的相互关系问题上有不同的看法。这才是真正的焦点所在。唐先生在文中回应了普遍幸福主义,我也想在这里回应一下唐先生的绝对自由主义。这种思想交锋对于推动认识发展很有好处。普遍自由对我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是普遍自由与其他价值之间的相互关系问题,特别是普遍自由与普遍幸福之间的相互关系问题。

一是关于终极价值、基本价值和普世价值问题

唐先生说:“只有作为一切价值前提的价值,才是普世价值,那就是自由。”这是唐先生的核心观点:自由是一切价值的前提和基础,自由是终极价值,所以只有自由才是基本价值或普世价值。

我是主张以普遍幸福为终极价值的普遍幸福主义的,唐先生则是主张以普遍自由为终极价值的自由主义的。我和唐先生的共同点在于都主张普遍自由,我们的区别点则主要是在于双方对于终极价值又有不同的认识。我很想看看唐先生关于普遍自由是终极价值的论证能否说服我。如能说服,我就将在意识到这一点后的一秒钟内缴械投降,即会毫不迟疑地放弃普遍幸福主义。但我在仔细研读了该文后认为,唐先生在终极价值问题上主要观点的主要论证是难以成立的。

我认为,将自由视为终极价值,这显然是极端自由主义的观点。自由主义者并不都认为自由是终极价值。譬如,洛克就曾表示过,人追求自由的目的是为了幸福,而并不是为自由而自由。其他一些自由主义学者也曾说过,人类追求的终极价值是普遍幸福,而并不是自由。我并不打算在这里深入探讨自由主义与普遍幸福的关系,而只是想借此机会澄清一个事实,这就是:将自由视为终极价值,这只是一种极端自由主义的观点,而并不是自由主义者的普遍共识。唐先生不仅将自由视为终极价值,而且还将自由视为唯一的普世价值,这就走得更远了。所以我认为,在自由视为终极价值和唯一的普世价值的意义上,唐先生不仅是一位极端自由主义者,而且还是一位绝对自由主义者。

我注意到,唐先生在文中对于自己的上述观点提出的核心论证是这样的:价值就是主体决断,主体决断就是主体选择,主体选择的前提是主体自由。所以说,有主体自由才能有主体选择,有主体选择才能有主体决断,有主体决断才能有价值判断,有价值判断才能有价值。简言之,有自由才能有选择,有选择才能有决断,有决断才能有价值判断,有价值判断才能有价值。由此,自由也就是居于万流归宗地的价值,就是一切价值的前提和基础的价值,就是作为一切价值根源的终极价值,就是人性的根本需要,因而也就是基本价值或普世价值。

文章的这一论证及其结论是不能成立的。

第一,这一论证基础和前提是主观价值论。

文章说,要搞清为什么自由是普世价值,“首先要问:什么是价值?”他认为价值实际上是主观判断,价值就是价值判断。所以,有价值判断就有价值,没有价值判断则就没有价值。那么,价值判断又是从哪儿来的呢?首先是抉择。想来想去,最后才能做出一个判断,这就是抉择。那么抉择的前提又是什么呢?你得有自由。如果你没有自由,哪能有抉择?所以,自由是一个根,有自由才能有抉择,有抉择才能有价值判断,有价值判断才能有民主等等一大堆价值。如果没有价值判断,那就所有的价值都不存在了。这样,再反过来说,自由也就成为了所有价值的根,自由就是至高无上的价值。
     首先,我觉得这个论证的核心点是在他的主观价值论上。价值是不是纯粹就是一个主观判断,是不是仅仅就是价值判断?这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唐先生一再强调价值就是价值判断,但我觉得这是不合适的。我认为,价值
首先是主体需要与对象功能之间的关系性存在,进而也是关于这种关系的主观意识。我面前有这杯茶,这杯茶对我有没有价值,首先就在于我这个主体客观上有没有喝茶的需要,而后则又在于这杯茶客观上能不能满足我现在的实际需要。如果二者相吻合,这杯茶就对我有价值。如果不吻合,就对我无价值。所以这杯茶的实际价值就在于它能满足我的主体需要。广而言之,一切实际存在着的价值都在于它是主体需要与对象功能之间的关系性存在,而并不是在于它的孤立存在。这在主体需要与客观对象的关系中是这样,在主体需要与主观对象的关系中也是这样。换言之,任何实际存在着的价值,无论它是一杯茶水的价值,还是一种思想的价值,也无论它所满足的是外在的客观需要,还是内在的精神需要,它们都是主体需要与对象功能之间的一种关系性的实际存在。唐先生一再强调“价值不是自然物”、“价值依赖于人而存在”,这固然是正确的,但唐先生由此而又否认了价值的客观性或实存性,则是因为没有看到价值首先是主体需要与对象之间的一种关系性存在,而又陷入了主观价值论的误区。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