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雍洛阳伊川“三安”史话

翟智高 原创 | 2008-05-09 03:20 | 投票

邵雍洛阳伊川“三安” 史话 

 

 .             翟智高   图、文 

 

我国北宋时期著名的哲学、儒学、史学、数理学家邵雍,在洛阳生活了三十多年,其传世著作《皇极经世》、《渔樵问对》、《观物篇》、《伊川击壤集》等,具有极高的历史、文化、哲学、科学研究价值,是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同时,邵雍在洛阳留下有“安乐书院”、“安乐窝”和“安乐佳城”遗存,此“三安”均与洛阳、伊川有关。

 

              

安乐佳城卧龍泉水涌动,呈天然太极图形状:

 

卧龍泉水涌动盘旋,似神龍若隐若现:

 

 

邵雍(1011—1077),字尧夫,谥号康节,封“新安伯”:

 

 

伊川大莘店安乐书院的内圣外王邵雍塑像

 

 

 

 

《宋史·邵雍传》记载:其先范阳人,父古徙衡漳,又徙共城。雍年三十,游河南,葬其亲伊水上,遂为河南人。” 邵雍祖籍河北范阳就是今天的北京地区,生于衡漳(今河南林县),幼时随父亲邵古迁到共城(今河南辉县),三十岁时随父邵古隐居于洛阳伊川神荫原西南(今伊川平等村),自称伊川翁。邵雍的父亲,名古,字天叟(公元985--――1064年),邵古的墓志铭记载:“尧夫侍亲,往来洛阳,见山川水竹之胜,人情舒遐,遂于闲旷之地,架屋竹间,水流其门,浩然其趣,因自号伊川丈人。铭曰:世范阳,家伊川,神荫原,原西南。(参见《宋隐君邵子启贤公讳古墓志铭》)。邵古以隐士浩然其趣,好古文奇字,喜研声律韵类,著有《正声》、《正字》、《正音》论等三十篇。

邵雍随父亲邵古迁到共城(今河南辉县)时,读书非常刻苦,数年如一日博览群书,冬天室内不烤炉火,夏天不用扇子,夜不就寝席,跋涉河、汾、淮、汉,遍游齐、鲁、郑、宋等地,了解了山川风土人情。他精研《河图》、《洛书》、《伏羲八卦六十四卦图象》深奥的内涵,彻悟天地运化、阴阳消长之理。

邵雍父亲邵古由苏门共城迁到伊川神荫原西南隐居之地的史实,见邵子家谱 卷四》宋 ·陈绎所作的宋隐君邵子启贤公讳古墓志铭》:“河南邵尧夫执亲丧之三月,泣为书以告其里人陈曰,我先君以寿考终,以士礼葬,葬有日,愿凿文以志其墓。今与尧夫游,知尧夫者从而知其先君亦隐君子也,铭固不让。君讳古,字天叟,其姬姓,出自召公,别封燕,世为燕人不絶,祖讳令进,善骑射,历事太祖皇帝,以军校尉,老归范阳,戎难避居上谷,又徙中山,转衡漳而家焉,父讳德新,读书为儒者,早卒,君生衡漳,纔十一岁而孤,能事母孝,力贫且养,长益好学,必求义理之尽。余二十年,而终母丧于卫。天圣中,尝登苏门,顾谓其子雍曰,若闻孙登之为人乎,吾所尚也,遂卜居于山下。异时,尧夫侍亲,往来洛阳,见山川水竹之胜,人情舒遐,始得闲旷之地,架屋竹间,水流其门,浩然其趣,固自号曰伊川丈人。忽一日,得小疾,逮浃旬,饮水不食,谓其家人曰:我今年七十九矣,时逢太平,而康尔寿,有子若孙,贫且自如,没无恨矣。虽然身无余物,慎无为浮屠事以荐。吾死惟择高塏地葬焉,幸不速朽耳。言绝而逝,是(时)治平元年正月朔日也。君性简宽,独喜文字,学用声律韵类 古今切正 为之解 曰 正声 正字 正音者论三十篇。原配李氏,生子雍,即尧夫也。继娶杨氏,生子睦,举进士。一女适卢氏,孙男三人皆幼。呜呼,先生有道者欤,有子而贤,有孙而贤,葬之祭之岂可无铭,铭曰:世范阳,家伊川,卒十月,葬乙未。神荫原,原西南。”
 

 

 

 

 

 

 

 

                                     

        墓志铭中的“天圣中,尝登苏门,顾谓其子雍曰,若闻孙登之为人乎,吾所尚也,遂卜居于山下”。说的是宋天圣四年(1026),邵雍16岁,随其父到共城苏门山,卜居于此地。少年邵雍曾跟随父亲游历,先后“渡河、汾,客梁晋,游淮、汉,走吴,适鲁,往来洛阳”。广泛涉猎各地山水风情,悉心搜集各类史书、旧志、秘籍,什么书都搜集,什么书都看。他认为:“天下之言读书者不少,能读者少。若得天理真乐,何书不可读?何坚不可破?何理不可精?”

       天圣七年(1029年),邵雍19岁,生母李氏去世。当时辽兴宗要挟北宋归还周世宗时占领的瓦桥关以南的十县地,宋派富弼使辽,以增加岁币达成协议。但辽与西夏,西夏与宋连年用兵,邵雍父预知北方将乱不能长久安居,于是带领邵雍多次“往来洛阳”寻觅安居之地,初步选定洛阳伊川神荫原的卧龙山之阳。邵雍为母亲守孝三年期间,冬不炉,夏不扇,崇拜华山道士陈抟,拜易学家、共城县令李之才为师,不仅对易学情有独钟,还博学儒家经典,积累下丰厚、坚实的多学科知识基础。

     当他陪侍父亲过洛阳龙门,亲眼观看他崇拜的陈抟(号希夷)在龙门石窟留下的石刻真迹“开张天岸马,奇逸人中龍”后,发出由衷感言:“及见希夷迹,又见希夷真。始知今与古,天下长有人。”

  下图:洛阳龙门石窟有宋代陈抟立的碑,碑文曰:“开张天岸马,奇逸人中龍”(据说此碑在南宋灭亡、金人占据洛阳时,有人将碑隐藏封住,清代又重立于此):
 
  
      
陈抟的真言成了邵雍立志成才的精神力量和行动准则。在学术思想上,作不受限制、无拘束的“天岸马”。在做人方面,不贪名利,不邀“世俗尊”,“若蕴奇才必奇用,不然须负一生闲”。“只恐身闲心未闲,心闲何必住云山”。埋头做自己的学问,志在做“奇异人中龙”的大事业。二十多年后,他回首往事,写诗曰:“伊川往复过龙山,每过龙山意且闲。莫道移人不由境,可堪深著利名间。”“龙门石楼看伊川: 数朝从款走烟霞,纵意凭栏看物华。百尺楼台通鸟道,一川烟水属僧家。 
直须心逸方为乐,始信官荣未足夸。此景得游无事日,也宜知幸福无涯
。”“往复过龙山”、“何必住云山”,道出了邵雍与父亲邵古隐居伊川神荫原的信息,“龙山”指伊阙龙门石窟,伊川-洛阳之间必经之地;“云山”指伊川神荫原卧云山,在邵古故居西二公里,其山有龙头沟,有天然石龙,沟中之水东流经过故居门前,“水流其门,浩然其趣,故自号伊川丈人。” 

      从以上邵雍父亲的墓志铭中,可以对邵雍祖籍和先辈的迁徙线路有较为完整的了解,但关于邵雍随父由苏门共城迁之洛阳“家伊川”,历来是众说纷纭,而邵雍著《皇极经世》,办“安乐书院”,“讲学于家”的地方,更是语焉不详,疑云重重。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