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操”字被拘留?也论“我操”

水米田 原创 | 2009-05-02 21:30 | 投票
标签: 法律 国骂 我操 

写“操”字被拘留?也论“我操”

 

  深圳一陈姓男子不服一审判决上诉,在上诉书“事实和理由”一栏中写了一个“操”字。福田法院在对陈某某教育未果的情况下,以“在上诉状中使用粗俗语言直接侮辱司法工作人员”为由,对其作出拘留十五天的决定。(据430《深圳商报》)

 因写一个"操"拘留,有人支持,认为这就是用粗俗语言直接侮辱司法工作人员,法律为了维护自身尊严,就要对之加以严惩,以儆效尤。有人则提出质疑,究竟什么是粗俗语言,考究起来,规范语言中“操”字不见得有侮辱的含义。法律难道真的受到侮辱了吗?

  这里要看使用“操”字的人在怎样的语境下面使用此字的。上述案例使我想起三年前(2006年)本人随手写过的一点杂谈(见附文 1),并把它同新华网上的其他两位作者的评论一并粘贴在此处,读者可自己去判断事情的是是非非: 

 

1 仿鲁迅论“他妈的”论“我操”

                            

当年鲁迅论他妈的,认为他妈的可以算是中国的国骂了。如今,这他妈的国骂恐怕要被我操代替了。

  无论在校园还是大街上,动不动就听到我操。当年我当中学教师的时候,初次听到学生这么说,觉得这是不雅之语,要求中学生别这样说。后来听到一些大学生动不动就我操,我也给学生像分析他妈的一样分析过我操的来历,劝同学们少用这词。再到后来,居然从许多身为要职的中年人那里也能听到。我操!我就不管它了。

    今再读鲁迅的《论他妈的,我想也有必要论一下我操。正如国骂中总要跟骂祖宗联系起来一样,起初这词的出现大概也是源于我操他妈的意思,后来为了说起来省事的缘故,省略了他妈,进而省略为操!,在有的地方则演化成我靠。有些不明真义的后来者听到别人这样说,自己也就附和起来。不想这一词汇发明今天居然演变成人们的口头禅。看来最先发明这一句我操的人物,确要算一个天才,不过是一个低劣的、污染语言的天才!如今有些说我操的人恐怕已意识不到这词的最初意义。许多人说我操大概已没有了当初骂人的意思,只是表示感叹而已。如操!又十点了!快起来,……”

 你看这口头语言变化的,人们都有点莫名其妙。我操这一词的变化,同如今一些时评作者发牢骚说词典中收入的新涵义是污染下一代相比,毫不逊色。

  不雅之语,劝君少用!

 

2  一个""字引发的拘留案:法律真的受到侮辱了吗?

20090502 15:56:52  来源:羊城晚报 

 

     法律就该有免于被辱的尊严

 虽未明言针对对象,但是上诉书中陈某使用粗俗语言的所指一目了然:法院、法官以及可能接触到该法律文书的任何司法工作人员,甚至法律本身。道理很简单,上诉书是上诉人对法院原判和原有司法程序的不满和抗诉,而归根结底,这种不满和抗诉要重新回到司法程序。也就是说,在写下粗俗语言的时候,陈某实际上已经清楚哪些人会读到它,而他想针对也必然会针对的,恰恰就是那些他认为原判中对他不公的司法工作者。

客观上讲,陈某此举不但妨害了正常司法程序和司法工作的继续进行,还是对司法权威、法律工作者以及法律本身的蔑视和挑衅。

教育未果的情况下,福田法院以“在上诉状中使用粗俗语言直接侮辱司法工作人员”为由拘留陈某合法合理。问题是仍有人质疑,粗俗语言能否算侮辱?为一个字就把人拘留是不是小题大做?对于多粗俗或者多少粗俗语言才构成侮辱,类似于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不同,指向方的角色承受能力也存在差异。毫无疑问,作为社会正义的最后实现和维护者,法律的公正和独立要求决定,它是不可以随便被什么人或力量颐指气使、戏弄侮辱的。所以在笔者看来,福田法院此举也非小题大做。因为从恶如崩,如果不严厉惩戒该行为以儆效尤,就会使人对法律的挑衅更加有恃无恐。

法律尊严不可亵渎,司法权威不容侵犯。而只要有审判,大抵都会有人感到不公。对此完全可以在法律框架内通过正常渠道申诉,而不应该是失去理性的谩骂。因为法律不但不应该是受气包,某种程度上讲,对有意挑衅它的人,还要适度表现出威仪和强势。这跟行政权力常常表现的趾高气扬不同,这是法律维护自身尊严的需要。(赵登岩)

    法律真的受到侮辱了吗?

 因一个孤立的字获罪,至少是近二三十年闻所未闻的。法院本应是最讲事实证据和法律的地方,一个“操”字在民间一些地方确有其不文明的含义,但真的考究起来,却成了一个大问题:在我国的汉语言规范中,“操”字的本义是“拿着,握在手里”,引申为掌握(稳操胜券)、德行(操行)、用某种语言或方言说话(操广东话)、做事(操办)、弹奏(操琴)等等,就是不见注有侮辱的含义,如果较真起来,法院又如何引经据典来证实这个字是如何“直接侮辱”了司法工作人员?而“侮辱”一词的含义是“欺侮羞辱”,“侮辱”在法律上是一个罪名,是指使用暴力或者以其他方法,公然贬损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名誉,情节严重的行为。而侮辱他人的行为一为暴力侮辱,二是言语侮辱,三是文字侮辱,前二者够不上,只能算是文字侮辱了,但一个字如何能诋毁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名誉。而且侮辱行为必须当着第三者甚至众人公然进行。此公是写在只有法官才能看到的上诉状,能算是“公然”?依我看,陈某某充其量不过是借此表达一下自己心中的不满意罢了,根本够不上“侮辱”司法工作人员之罪。

[1] [2]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