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忏悔也“讲政治”?

刘敏华 原创 | 2009-05-31 07:19 | 投票

 

贪官忏悔也“讲政治”?
2009526上午,海南省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了备受社会关注的原海南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任王俊武涉嫌受贿一案。王俊武在法庭上表示:“我的犯错确确实实与公诉人说的一样,因为长时间没有学习法律,对法律观念淡薄,再加上一时的糊涂,做了傻事,导致了犯罪,因此我非常后悔,我辜负了党对我的培养,辜负了组织对我的提拨,也给我的家人带来了的痛苦,为了让我痛改前非,请求法院给予从宽处理。”说到此处,王俊武声泪俱下。(人民网)
 
看到王俊武在法庭上的忏悔,笔者不由得想到大凡贪官受审后,无一例外不忏悔的,如安徽省委原副书记王昭耀因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一审法院判处死缓重刑。他的忏悔录中有这样一段话:“回忆这些年来,面对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觉得自己风里来、雨里去,一天忙到晚,也够辛苦的,看到老板们一个个,大把大把地捞钱,潇潇洒洒生活,想来想去,觉得自己吃亏了,产生了‘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念头。”“收了礼后,我便插手干部使用和人事安排工作,通过各种手段提拔亲信知己。人事安排,对当时的我来说,其实就是一句话的事,举手之劳,打个电话或者开会时给有关人员打个招呼就完事了”流露出对某些现行制度的不满,面对冰冷漫长的铁窗岁月,王昭耀追悔莫及。他表示愿意做一个反腐倡廉的反面典型,以自己的经历、教训现身说法,警示他人。
 
在这一点上,安徽省六安市原副市长王伟比他的上司王昭耀说得更坦率,公开指陈自己堕落的根本原因在体制和环境。他说:“体制上,县委书记权力过大而监督乏力,如果监督制约有力,我也许就不会犯这么严重的错误;环境上,中国人讲究人情往来,大环境、大气候如此,我一个人是无力改变的
 
王俊武一样,痛心疾首,痛哭流涕的贪官,安徽能源集团原总经理在悔过书中说:这么多年来,我放松了政治理论学习,忽视了世界观改造,时时忙于应酬,更没有加强廉政修养,现在真是后悔不已。我辜负了党组织对我多年的培养教育,忘记了党纪国法。我将受到法律制裁,这完全是罪有应得,咎由自处。被审查以来,我积极配合纪检、司法机关把问题交代清楚,认真反省,争取好的态度,从思想上转变认识,从行动上重新做人。同时也恳切地盼望法庭能给我一次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机会。我也决心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好好改造自己,报答组织,做一个对社会、对人民有用的人。
 
这些贪官的忏悔果真是真心么?笔者以为未必真心。因为无论是流露出对某些现行体制的不满,还是痛心疾首,痛哭流涕,悔过自新,都无非是百般辩解,为自己开脱罪责,希望司法部门能斟酌其坦白的态度、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努力和复杂的社会背景而网开一面,达到从轻处罚的目的。
 
这些贪官对党的政策,对现行社会不可谓不熟悉,不可谓不了解,因而无不在东窗事发后,虔诚地表达忏悔之心,悔过之意。因为他们都心知肚明的很,既然讲假话,能让他们贪污腐败行为更隐蔽;讲假话,能让他们边腐边升。同样,在这法庭审理的最后关头,讲假话,也能为他们的腐败行为找一个冠冕堂皇的政治借口,诸如体制的漏洞,放松政治理论的学习,以及主动做反腐倡廉的反面典型等,来博取领导的认同,法官的同情。
 
然而贪官之所以抵制不了灯红酒绿花花世界的诱惑,他们也不是不知道大肆收受贿赂,贪污腐败的后果。他们之所以这样做,一方面他们是抱着侥幸的心理,以为能够逃脱法律的制裁;另一方面,他们善于“讲政治”,即使东窗事发,也会用主席台上惯用的政治言语、政治表情来软化领导和博取法官的同情,因为讲政治,就是听领导的话,按组织的意图办事。领导怎么说,组织怎么要求,你就怎么做。现在讲政治优先,就是政治优先于法律。所以,贪官就利用讲政治这个大气候,认为讲了一些带政治性的官话套话,就能取得领导的认同和法官的同情,就可以从轻量刑。恐怕这就是贪官忏悔也“讲政治”的原因所在!
 
 
http://politics.people.com.cn/GB/14562/9369657.html

 

贪官忏悔也“讲政治”?
2009526上午,海南省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了备受社会关注的原海南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任王俊武涉嫌受贿一案。王俊武在法庭上表示:“我的犯错确确实实与公诉人说的一样,因为长时间没有学习法律,对法律观念淡薄,再加上一时的糊涂,做了傻事,导致了犯罪,因此我非常后悔,我辜负了党对我的培养,辜负了组织对我的提拨,也给我的家人带来了的痛苦,为了让我痛改前非,请求法院给予从宽处理。”说到此处,王俊武声泪俱下。(人民网)
 
看到王俊武在法庭上的忏悔,笔者不由得想到大凡贪官受审后,无一例外不忏悔的,如安徽省委原副书记王昭耀因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一审法院判处死缓重刑。他的忏悔录中有这样一段话:“回忆这些年来,面对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觉得自己风里来、雨里去,一天忙到晚,也够辛苦的,看到老板们一个个,大把大把地捞钱,潇潇洒洒生活,想来想去,觉得自己吃亏了,产生了‘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念头。”“收了礼后,我便插手干部使用和人事安排工作,通过各种手段提拔亲信知己。人事安排,对当时的我来说,其实就是一句话的事,举手之劳,打个电话或者开会时给有关人员打个招呼就完事了”流露出对某些现行制度的不满,面对冰冷漫长的铁窗岁月,王昭耀追悔莫及。他表示愿意做一个反腐倡廉的反面典型,以自己的经历、教训现身说法,警示他人。
 
在这一点上,安徽省六安市原副市长王伟比他的上司王昭耀说得更坦率,公开指陈自己堕落的根本原因在体制和环境。他说:“体制上,县委书记权力过大而监督乏力,如果监督制约有力,我也许就不会犯这么严重的错误;环境上,中国人讲究人情往来,大环境、大气候如此,我一个人是无力改变的
 
王俊武一样,痛心疾首,痛哭流涕的贪官,安徽能源集团原总经理在悔过书中说:这么多年来,我放松了政治理论学习,忽视了世界观改造,时时忙于应酬,更没有加强廉政修养,现在真是后悔不已。我辜负了党组织对我多年的培养教育,忘记了党纪国法。我将受到法律制裁,这完全是罪有应得,咎由自处。被审查以来,我积极配合纪检、司法机关把问题交代清楚,认真反省,争取好的态度,从思想上转变认识,从行动上重新做人。同时也恳切地盼望法庭能给我一次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机会。我也决心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好好改造自己,报答组织,做一个对社会、对人民有用的人。
 
这些贪官的忏悔果真是真心么?笔者以为未必真心。因为无论是流露出对某些现行体制的不满,还是痛心疾首,痛哭流涕,悔过自新,都无非是百般辩解,为自己开脱罪责,希望司法部门能斟酌其坦白的态度、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努力和复杂的社会背景而网开一面,达到从轻处罚的目的。
 
这些贪官对党的政策,对现行社会不可谓不熟悉,不可谓不了解,因而无不在东窗事发后,虔诚地表达忏悔之心,悔过之意。因为他们都心知肚明的很,既然讲假话,能让他们贪污腐败行为更隐蔽;讲假话,能让他们边腐边升。同样,在这法庭审理的最后关头,讲假话,也能为他们的腐败行为找一个冠冕堂皇的政治借口,诸如体制的漏洞,放松政治理论的学习,以及主动做反腐倡廉的反面典型等,来博取领导的认同,法官的同情。
 
然而贪官之所以抵制不了灯红酒绿花花世界的诱惑,他们也不是不知道大肆收受贿赂,贪污腐败的后果。他们之所以这样做,一方面他们是抱着侥幸的心理,以为能够逃脱法律的制裁;另一方面,他们善于“讲政治”,即使东窗事发,也会用主席台上惯用的政治言语、政治表情来软化领导和博取法官的同情,因为讲政治,就是听领导的话,按组织的意图办事。领导怎么说,组织怎么要求,你就怎么做。现在讲政治优先,就是政治优先于法律。所以,贪官就利用讲政治这个大气候,认为讲了一些带政治性的官话套话,就能取得领导的认同和法官的同情,就可以从轻量刑。恐怕这就是贪官忏悔也“讲政治”的原因所在!
 
 
http://politics.people.com.cn/GB/14562/9369657.html

 

贪官忏悔也“讲政治”?
2009526上午,海南省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了备受社会关注的原海南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任王俊武涉嫌受贿一案。王俊武在法庭上表示:“我的犯错确确实实与公诉人说的一样,因为长时间没有学习法律,对法律观念淡薄,再加上一时的糊涂,做了傻事,导致了犯罪,因此我非常后悔,我辜负了党对我的培养,辜负了组织对我的提拨,也给我的家人带来了的痛苦,为了让我痛改前非,请求法院给予从宽处理。”说到此处,王俊武声泪俱下。(人民网)
 
看到王俊武在法庭上的忏悔,笔者不由得想到大凡贪官受审后,无一例外不忏悔的,如安徽省委原副书记王昭耀因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一审法院判处死缓重刑。他的忏悔录中有这样一段话:“回忆这些年来,面对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觉得自己风里来、雨里去,一天忙到晚,也够辛苦的,看到老板们一个个,大把大把地捞钱,潇潇洒洒生活,想来想去,觉得自己吃亏了,产生了‘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念头。”“收了礼后,我便插手干部使用和人事安排工作,通过各种手段提拔亲信知己。人事安排,对当时的我来说,其实就是一句话的事,举手之劳,打个电话或者开会时给有关人员打个招呼就完事了”流露出对某些现行制度的不满,面对冰冷漫长的铁窗岁月,王昭耀追悔莫及。他表示愿意做一个反腐倡廉的反面典型,以自己的经历、教训现身说法,警示他人。
 
在这一点上,安徽省六安市原副市长王伟比他的上司王昭耀说得更坦率,公开指陈自己堕落的根本原因在体制和环境。他说:“体制上,县委书记权力过大而监督乏力,如果监督制约有力,我也许就不会犯这么严重的错误;环境上,中国人讲究人情往来,大环境、大气候如此,我一个人是无力改变的
 
王俊武一样,痛心疾首,痛哭流涕的贪官,安徽能源集团原总经理在悔过书中说:这么多年来,我放松了政治理论学习,忽视了世界观改造,时时忙于应酬,更没有加强廉政修养,现在真是后悔不已。我辜负了党组织对我多年的培养教育,忘记了党纪国法。我将受到法律制裁,这完全是罪有应得,咎由自处。被审查以来,我积极配合纪检、司法机关把问题交代清楚,认真反省,争取好的态度,从思想上转变认识,从行动上重新做人。同时也恳切地盼望法庭能给我一次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机会。我也决心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好好改造自己,报答组织,做一个对社会、对人民有用的人。
 
这些贪官的忏悔果真是真心么?笔者以为未必真心。因为无论是流露出对某些现行体制的不满,还是痛心疾首,痛哭流涕,悔过自新,都无非是百般辩解,为自己开脱罪责,希望司法部门能斟酌其坦白的态度、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努力和复杂的社会背景而网开一面,达到从轻处罚的目的。
 
这些贪官对党的政策,对现行社会不可谓不熟悉,不可谓不了解,因而无不在东窗事发后,虔诚地表达忏悔之心,悔过之意。因为他们都心知肚明的很,既然讲假话,能让他们贪污腐败行为更隐蔽;讲假话,能让他们边腐边升。同样,在这法庭审理的最后关头,讲假话,也能为他们的腐败行为找一个冠冕堂皇的政治借口,诸如体制的漏洞,放松政治理论的学习,以及主动做反腐倡廉的反面典型等,来博取领导的认同,法官的同情。
 
然而贪官之所以抵制不了灯红酒绿花花世界的诱惑,他们也不是不知道大肆收受贿赂,贪污腐败的后果。他们之所以这样做,一方面他们是抱着侥幸的心理,以为能够逃脱法律的制裁;另一方面,他们善于“讲政治”,即使东窗事发,也会用主席台上惯用的政治言语、政治表情来软化领导和博取法官的同情,因为讲政治,就是听领导的话,按组织的意图办事。领导怎么说,组织怎么要求,你就怎么做。现在讲政治优先,就是政治优先于法律。所以,贪官就利用讲政治这个大气候,认为讲了一些带政治性的官话套话,就能取得领导的认同和法官的同情,就可以从轻量刑。恐怕这就是贪官忏悔也“讲政治”的原因所在!
 
 
http://politics.people.com.cn/GB/14562/9369657.html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