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李开复:每一个决定都有对或错的概率

王予 转载自 外滩画报 | 2009-07-22 13:11 | 投票
标签: 李开复 谷歌中国 
  

  2009年07月21日 20:44外滩画报

  李开复坚称搜索才是Google 的核心。“如果在中国,我们的中文搜索能够做到最好,我们依然是成功的。但如果我们所有产品都做成功了,中文搜索做失败了,那我们依然是失败的。”谈到赚钱,“我从来没说过我们现在不赚钱哦。只是我们有自己的原则,我们并没有很草率地定一个期限。”他说Google 不是精英搜索,“因为我们认为搜索是人人需要的。”

  莫书莹 阎娜(实习) 小武

  “听说最近你又有一道新菜通过了,恭喜恭喜。”在谷歌中国总部食堂,李开复端着餐盘,与大厨薛荣升聊了一会。“是啊,是啊。”薛荣升一边笑,一边麻利地片着一只北京烤鸭。

  中午时分,谷歌中国总部底楼的食堂里熙熙攘攘。延续着谷歌美国总部对员工的豪爽风格,这里是北京清华科技园区内最有名的食堂,每日提供多国美食,餐单每天更换,数周不重复,餐食包括北京烤鸭、日本寿司、西式糕点、各色水果,员工还可以要求大厨做自己喜爱的食物。与美国总部一样,附近不少在其他公司上班的人都爱到这里蹭饭。有好事者做过统计,结论是在这方面,谷歌中国做得比美国总部更好。在美国总部,新进员工在一个月内平均增肥10磅;在中国,这个数字被提高到了15磅。

  这已是李开复在谷歌中国的第四个年头。2005年,他从微软亚洲研究院跳槽到谷歌中国引起的轩然大波至今令人记忆犹新。

  “不走就不会惹上官非。”据说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当时这样告诫他。但他对盖茨说,“I need to follow myheart。” 2005年7月19日,李开复正式向微软提交辞呈,Google方面随即宣布聘请李开复担任Google全球副总裁及中国区总裁;同一天,微软将Google、李开复告上法庭,理由是二者违反了李开复在加入微软时签署的非竞争及保密合约。

  2005年夏天,他带着两个女儿回到北京,并实现承诺,为她们买了大狗。

  由于与微软的官司未完,在最初的两个月里,李开复什么事也做不了,他后来笑称自己“白领了Google两个月的薪水”。2005年底,Google的粉丝在网上如此抱怨:“这是李开复进入Google中国的第100天,但除了看到开复老师偶尔在电视上讲讲话,我们也不知道他和Google中国到底在干吗。”

  那时,Google中国还蜗居在科技园大厦C座里面的两层,几十个员工也没有享受到由五星级大厨做饭的待遇。

  如今,4年过去了,李开复家里的金毛狗早已长大,大女儿完成了在中国的学业后也回到美国念书。Google中国的办公室也从原来科技园C座的两层楼搬到了对面的十层大楼,室内装修沿袭了Google美国总部的一贯风格:休闲场所巨大,总裁办公室很小。在这里,随处可见穿着Google字母T恤的年轻人,Google中国的员工也已从原来的数十人变成现在的数千人。

  而最让李开复感叹的是,“那些小孩终于知道,在Google中国原来真的可以去美国培训6个月,真的可以直接反对老板的想法。”

  B=《外滩画报》

  L= 李开复

  “我们每一个目标都是按时完成的”

  B:你曾经讲过当初加入谷歌中国的故事,你当时给Google首席执行官施密特写信,“听说你在中国有很大的计划,如果是真的,我们联系一下吧。”后来你就加入了谷歌中国。当时施密特给你布置了怎样的任务?比如,你必须在几年里做多少市场推广?做出多少市场份额?或是多久以后必须盈利?

  L:完全没有。当时的情况正好相反,他们向我表示,想要我加入Google,然后就轮到我开条件了。我跟他们说,如果想要在中国成功,一定要放权,要有长远的眼光。我并不要求他们为我提供什么特别的条件,但我要求他们一定要给我时间,让我组建一个好的团队;一定要放权让我们设计新的产品,不要逼着我们早早挣钱,但我们迟早是会挣的。

  B:那你什么压力都没有?

  L:有压力呀,当然有压力,但压力是自己给自己定的。比如我跟总部说某一个月我们要达到多少营收,如果做不到最后还是要扣分的。但有趣的是,这些目标都是我们自己定的,总部始终没有改变过我们的目标。他们有的时候甚至会问,“哇,天那,这个能做到吗?会不会太难?”然后我们的团队就会说, “我们相信可以。”直到现在,我们每一个目标都是按时完成的。

  B:关于赚钱这件事,你有没有给自己定个期限?

  L:我从来没说过我们现在不赚钱哦。我只是说,关于赚钱这一点,我们有自己的原则,我们并没有很草率地定一个期限。当然一个公司总归是要赚钱的,从我刚上任,我们就建立了销售团队,三年多他们也有很大的进展,今年赚这么多,去年赚那么多,三年下来,我们还是赚钱了。

  “Google不可能解雇我”

  B:你是2005年底进入谷歌中国的,2006年是谷歌中国增长最缓慢的一年,那段时间是你压力最大的时候吗?

  L:对,2006年的确是我们增长最缓慢的时候,外界可能会觉得我压力很大,但我自己不这么认为。对我来说,那么多未知的可能让人兴奋。当时我就觉得Google的成功就看我们这一年能不能把它做好。大家都知道我为了进入Google工作花费了相当大的精力,包括那场官司。如果最后做不好退出中国,这对于公司和我而言都是一个不可接受的结果。

[1] [2]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