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复:中国落后于西方的原因

  

  2006-11-28    cyh7611    谓我自然网 

  有关中国落后于西方的原因,比较耐读的严复算一个。鲁迅先生说,他当日在南京做学生时,星期天跑到城南去买了来,白纸石印的一厚本,虽然本家像中国大多数长辈一样耿耿于怀,严加训斥,不务正业,不死记硬背四书五经,不求书中自有的黄金物、颜如玉。但他仍然一有闲空,就照例吃侉饼、花生米、辣椒,看《天演论》,可见读严老先生所译所著之文,乃精神享受也。

  严复在《论世变之亟》中,探讨了中国落后于西方的原因,“今之称西人者,曰彼善会计而已,又谓彼擅机巧而已。不知吾兹之所见所闻,如汽机兵械之伦,皆其形下之粗迹,即所谓天算格致之最精,亦其能事之见端,而非命脉之所在。其命脉云何?苟扼要而谈,不外于学术则黜伪而崇真,于刑政则屈私以为公而已。”(1)用现代的话语,有人说西方强大的原因是会搞经济,有人说西方强大的原因是先进的机器、武器,强大的军队,所谓船坚炮利,有人说中国缺少数、理、化知识,没有认识科学是第一生产力,在严复看来,这些都不是命脉之所在,命脉所在“不外于学术则黜伪而崇真,于刑政则屈私以为公而已。”用现代的话语说,学术,上层建筑、舆论导向也,西方人在学术上力求真的东西,与西方人相反,中国学术上的问题是以经为纲,说假话、套话,睁起眼睛说瞎话,吹捧在上的说屁话。行政上的问题上,西方搞宪政限制政府的权力范围,把当官的利用权力谋私利限制在权力制衡和各种监督之中,保障公民合法权利,政治在宪法规范之下。而中国封建专制,讲君权,讲人治,一切“法由君出”,“前主所是著为律,后主所是疏为令”(2),可见旧时中国没有宪法的概念。(我们的老祖先造字的时候,“法”字由“氵”和“去”合成,“氵”表示执法的时候,要一碗水端平,“去”表示去掉不平的。老百姓中也流传这样的说法:“法”中的“氵”表示我们的“法”水得很,“去”表示去他妈的。)贤明之君在位其政举,昏暴之君临朝其政息。中国历史上的周期率就不奇怪了,正所谓“治世苦短,乱世苦长”。朝代的兴亡,除了表现政权之换主而外,君主专制之本质,则始终相承不替。

  针对学术上的问题,严复借友人之话,慨然曰,“华风之弊,八字尽之:始于作伪,终于无耻。”(3)严复分析学术作伪的危害,“今日请明目张胆为诸公一言道破可乎?四千年文物,九万里中原,所以至于斯极者,其教化学术非也。不徒赢政、李斯千秋祸首,至充类至义言之,则六经五子亦皆责有难辞。赢、李以小人而陵轹苍生,六经五子以君子而束缚天下,后世其用意虽有公私之分,而崇尚我法,劫持天下,使天下必从己而无或敢为异同者则均也。因其劫持,遂生作伪;以其作伪,而是非淆、廉耻丧,天下之弊乃至不可复振也。此其受病至深,决非一二补偏救弊之为,如讲武、理财所能有济。盖亦反其本而图其渐而已矣!否则,智卑德漓,奸缘政举,虽日举百废无益也。”(4)严复追根究源,他认为,不只是秦始皇和李斯这些执政者,而且执政认可的文人,都把学术和国家捆绑在一起,“劫持”国家,把学术上的另类观点,都当作反对国家,作为“著书都为稻梁谋”的文人,能有几个不跟风呢?严复的观点认为,武力、理财发展都是硬道理,是硬件,但忽略学术作伪,“否则,智卑德漓,奸缘政举,虽日举百废无益也”。(出处同上)学术上求真理,这个影响民族精神也许比武力、理财发展更重要,是关系一个国家发展的软件。

  “斯二者,与中国理道初无异也。顾彼行之而常通,吾行之而常病者,则自由不自由异耳”。(3)学术作伪和官僚腐败何以在中国特别,严复认为,西方人对此问题解决得好一些,中国人则不然,严复认为,问题出在自由不自由上。

  彼西人之言曰:唯天生民,各具赋畀,得自由者乃为全受。故人人各得自由,国国各得自由,第务令毋相侵损而已。侵人自由者,斯为逆天理,贼人道。其杀人伤人及盗蚀人财物,皆侵人自由之极致也。侵人自由,虽国君不能,而其刑禁章条,要皆为此设耳。”“中国道法与西法自由最为相似者,……然谓之相似则可,谓之真同则大不可也。”“粗举一二言之,则如中国最重三纲,而西人首明平等;中国人亲亲,而西人尚贤;中国以孝治天下,而西人以公治天下;中国人尊主,而西人隆民;中国贵一道而同风,而西人喜党居而州处,中国多忌讳,而西人众讥评。……”(出处同上)

  这里,严复比较了中西方人的自由观念,西方人的理念:天赋自由,自由里含有公民自由,这自由的第一步是要求法治,从西方法制史可知,专制政府按照本身的意愿和好恶,采取逮捕、拘留和惩罚等等法律以外的方式,这种形式的专制政府是17世纪英国议会的第一批攻击目标之一,人民的第一种自由得到了《权利请愿书》以及《人身保护法》的确认。洛克在总结关于17世纪的的争论时说,处于政府之下的人们的自由,是要有一个长期有效的规则作为生活的准绳,这种规则由社会所建立的立法机关制定,并为社会的一切成员共同遵守。天赋人权,虽国王不得侵犯。英国学者霍布豪斯在《自由主义》一文中还谈到,自由统治的首要条件是:不是由统治者独断独行,而是由明文规定的法律实行统治,统治者本人也必须遵守法律。在假定法治保证全社会享有自由时,我们是假定法治是不偏不倚、大公无私的。如果一条法律是对政府的,另一条是对百姓的,一条是对贵族的,另一条是以平民的,一条是对富人的,另一条是对穷人的,那么,法律就不能保证所有的人都享有自由。就这点来说,自由意味着平等。正因为如此,自由含有一种能保证公正地实施法律的诉讼程序的观念。以保证政府及百姓之间处于平等地位。

  翻一下《严复集》,我们可以知道,严复议论得最多的,还是专制与民权的问题,他说,“吾未见其民之不自由者,其国可以自由也;其民之无权者,其国之可以有权也……,民权者,不可毁也。必欲毁之,其权将横用而为祸甚烈也。毁民权者,天下之至愚也”。这是他翻译《原富》中的一段按语。

  

  (1)(《严复集》第一册,中华书局,1986年版第2页,)

  (2)(后汉书,卷六十,杜周传)

  (3)(《严复集》,第一册,53页)

  (4)(《严复集》,第一册,53页)

  

  责任编辑: echo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