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想像中的生态文学

耿苏志 原创 | 2011-05-31 23:21 | 投票
标签: 生态 文学 环境 想像 

2003年8月从美国做访问学者归来的厦门大学中文系教授王诺,撰写了一本新著,《欧美生态文学》,他用简略的手法描述了当代英美生态文学最前沿的状态,他指出了英美生态文学最前沿的人物提出的新的意识或观念。21世纪初美国生态文学批评家哈佛大学教授劳伦斯。布伊尔、英国利物浦大学教授生态文学家贝特都在自己最新的著作中提出一个新的观点:环境的想像。布伊尔撰写的生态文学批评著作,《环境的想像:梭罗,自然书写和美国文化的构成》,他将生态预警性文学称作为生态启示录文学,特别指出:“启示录是当代环境想像的一个最有力的核心隐喻”。贝特《大地之歌》、《大地之梦》所说:“深层生态学的梦想永远不能在这个大地上实现,但是,如果我们还会作为一个物种而幸存于世,可能恰恰就依赖于我们还具有想像性的作品里梦想的能力。”(《欧美生态文学》王诺著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年8月11页码)他们共同所说环境的想像不仅是指人类生态文学对生态理想的表达,还包括对未来生态灾难的预想和预警。这正是当代英美生态文学研究的最新动态。从中我感到有一些新的深层生态意识或问题出现在我的研究视野之中,由此提出自己的观点来反思我们正在遭遇的生态环境危机和生态文学批评面临的困惑和选择。
    
    
    一、环境的想像是对科技至上引起生态危机的思想革命
  

    科技理性架构的现代社会想像空间,形成了惯性的力量和智慧约束人类环境的想像意识回归自然;人类已经与纯粹自然环境彻底地告别,也与人迹未曾踏上过的原始荒野告别。在我们的周围或环绕我们的物质都是人造物与自然环境的合成,狭隘的城市空间和被破坏的农业生态自然社会以及不再有未被开垦过的荒野。人类环境的想像被抑制在这个人造环境所创造的,科技理性主义盛行的社会发展的控制之中。如果说现代人还有环境的想像的话,那就是在科技理性主义束缚和控制下的,充满科技暴力和压抑的环境的想像。当代社会更加确信科技理性的创造发展能够解决生态危机的一切问题。一切科技成果为人类带来的前景所表达出来的未来幸福,已经满足了人们浅显的愿望和人类欲望和野心。而这恰是人类过于依赖科技理性创造的一切非自然环境、非生态证明。这使我们更多的偏离了自然、放弃了回归自然、放弃如同自然那样生活的情感与多样的选择可能。
   

    从人类所有已经形成的文化或文明的成就上,我们所有积累起来的智慧都是对自然的暴力,是科技创造积累起来的野蛮。当然,我们并不是从根本上否定科技发明给人带来的福祉,而是从自然生态危机中认识到:当我们更多的毁灭生态化自然环境,用科技创造发明的力量走上背离自然之路时,我们又如何用科技已经形成的智慧或力量去重新解决它自身的毁灭呢?必须要跳出已经形成的这种科技理性惯性,从人类一切文化或文明遗存给我们远古的智慧中,去寻找解决当代生态危机的问题。这就是要回归到人类智慧的源头,去追寻我们的祖先在人类社会初期时留给人类的对环境的智慧和经验,反思我们现代社会创造发明的科技在什么地方走错了道路?选择错了方向?我们社会进步发展起来的文化在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科技理性架构的社会想像空间更多的包含着被它所形成的思维惯力约束,它难以从自身形成的异化中去选择突破的智慧和力量。人类在创造科学技术本身的非生态环境中形成的智慧和力量,因自身受其局限性影响了对科技本身缺少彻底的批判和反思。当全球化趋势愈来愈猛烈时,科技力量与智慧在全球形成了对自然毁灭性更大的潮流。这正是西方科技理性主义通过资本主义方式在全球更加合理化的表现与发展。这同样也威胁着发展中国家的社会进步的选择进程。现代生态文学与批评的前沿思想家,提出环境的想像思想,就是回归到人类原始时代智慧产生的地方、回归到自然荒野、回归到人类精神创造文化的源头,用文学艺术创造想像的环境意识观念,去改变人类麻木沉沦的人类中心主义对自然环境的屠杀和掠夺。这就是生态文学对现代社会想像的环境带来一种思想的革命。
   

    从上个世纪西方社会出现了以德国哲学家尼采、胡塞尔、海德格尔、雅斯倍尔斯到法兰克福学派中的霍克海默、阿多诺、本雅明、马尔库塞等人,他们猛烈地批判当代西方社会科技理性给人类带来的社会危机,这些思想的准备为70年代生态文学的崛起提供了丰富的思想资源,也为人类面对科技理性主义的思潮狂热带来一剂清醒药,它也为欧美社会新的绿色政治力量出现在当代作了理论和和实践上的准备;它也成为推动了人类生态文学与批评的开端和迅速的发展根本原因。它也使生态文学的想像空间更加扩张起来,成为全球生态危机预警或生态启示录的发端。这就是欧美生态文学与批评家对想像的环境文学意识研究的重视,实际上就是从文学艺术创造的想像空间入手,去重开启新生态文化和思想革命的前兆。运用文学艺术想像创造性去重构或者说发现人类社会生态精神文化,就是西方思想界在生态文学与批评领域内发起的想像环境和梦想未来的契机。这是从西方思想和科技理性源头上,认真批判科技创造性本身寻找改变或超越自身文明、文化的一次新选择。
   

[1] [2] [3]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