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日常概念到科学概念

周濂 原创 | 2012-10-24 09:57 | 投票
  

  克里普克在《命名与必然性》中提出内在结构是自然种类的本质属性,比如H2O是水的本质属性,原子序数79是金子的本质属性,老虎的生物学内在结构是老虎的本质属性等等。几乎同一时间,另一位哲学家普特南也不约而同提出了类似观点。此后,多数论者将关注焦点集中在内在结构是否足以构成自然种类的本质属性、克里普克-普特南理论是否符合科学分类法等问题上,本文则试图指出,针对“水必然是H2O”这一命题,还存在另外一种可能的思路:“水”是一种自然概念,而“H2O”是一种科学概念,因此说“水等同于H2O”其实是在两种不同的语言划上等号。从日常概念(指称)与科学概念(指称)的关系入手探讨“水必然是H2O”,在某种意义上是对解释克里普克-普特南理论的主流思路的一种颠覆,即把此前关于事实知识的争论拉回到关于语义知识的争论,并强调只有后者才是哲学家所应该着力关注的问题。本文认为日常概念与科学概念虽然是两种不同的概念体系,但两者也不是截然两分、毫无瓜葛的,而是相互交融、彼此影响的。并且哲学分析工作应该是在事实知识与语义知识重叠的领域从事工作。

  1、洛克区分实在的本质和名义的本质

  正如Gregory McCulloch所说,洛克的本质理论是理解克里普克-普特南本质理论的一个捷径。在《人类理解新论》第三卷中,洛克区分了实在的本质(real essence)与名义的本质(nominal essence)。所谓名义的本质,按洛克的观点就是那些人们借以辨认和区分各种事物的可感性质,而实在的本质则是事物隐藏的或未被认识到的结构,洛克认为可感性质正是建立在这些隐藏的结构之上。洛克举黄金为例(这或许会令熟悉克里普克理论的读者尤为惊喜),认为黄金的颜色、重量、可熔性等等外部性质就是所谓的名义的本质,人们借此辨认出黄金,而这些性质所依靠的那些隐藏的结构则是实在的本质。

  从洛克对“实在的本质”和“名义的本质” 的区分至少可以引申出如下几个论题:

  首先,洛克的“实在的本质”与他的“实体”观念直接相关,而后者在洛克的理论体系中乃是一个语焉不详的概念,洛克自己也承认实体不过是一个理论上的假设,无法澄清实体究竟是什么东西。

  其次,在洛克看来,实在的本质存在于世界之中,因此也就具有“客观性”;而名义的本质则存在于语言使用者或者观察者的心灵之中,因此也就是因人而异的,具有“主观性”。

  第三,实在的本质虽然与个体的感官无涉,是不可观察、无法获知的,但是它却对名义的本质具有决定性的作用。尽管洛克未曾明言实在的本质究竟是什么,但他还是隐约给出了自己的看法,即实在的本质是事物隐藏的内在结构。

  我们看到,第一个论题直接承自亚里士多德以降的实体传统,但是洛克对实体所作的神秘阐释引起后来的经验主义者(比如贝克莱)的极大不满,在贝克莱式的现象主义者的攻击下,这种实体观日益受到冷落。

  比较而言,后两个论题却借助现代科学的发展找到了“重生”的可能。

  先看第二个论题。我们知道,伽利略曾经区分自然思维与科学思维:认为自然思维乃是站在物我相关立场所做的陈述(the relations of things to our senses);而科学思维则是站在物物相关的立场上所做的陈述(relations of things to one another)。伽利略的用意很明显:为了达到客观化和普遍化的目的,科学思维要求摆脱物我相关立场的“主观性”和“随意性”,于是便采用或者说发明了一套独立于个体感官经验的描述系统对自然界重新进行描述。很显然,从“物我相关”到“物物相关”,这其中的转变不仅包括描述系统的转变,还包括描述对象的转变。而洛克将实在的本质归于世界的、客观的存在,将名义的本质归于属人的、主观的存在,正暗合了伽利略对科学思维和自然思维的区别,从这里我们不难推衍出这样一个潜在的结论,即实在的本质是科学思维的对象,而名义的本质是自然思维的对象。

  至于第三个论题则似乎更加地契合现代科学与哲学的发展实情。1976年,J.Mackie发表《来自洛克的问题》一书,指出洛克之所以误将名义的本质而不是实在的本质作为辨别不同事项的根据,乃是因为洛克对人类认识实在的本质的能力过于悲观的缘故。Mackie认为如果洛克对人类的认识能力不是这么的悲观,他就很有可能认识到 “事物的同一性乃是由其内在结构所决定”的观念,并由此进一步发展出整个指称的因果理论。Mackie进一步认为洛克所谓的实在本质就是日后克里普克和普特南所说的物质的分子结构和原子结构。他说:“既然我们可以将洛克的实在的本质等同于我们现在所说的事物的分子和原子结构,我们也许就可以说在洛克时代许多无法被认识的实在本质在今天已经能够被化学家和物理学家很好的认识了。”

  Mackie的这个观点影响深远,在许多洛克学者那里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回应。尽管最近有学者开始质疑Mackie的论点,认为洛克的本质理论并非预见到了克里普克-普特南的理论而恰恰是对后者的反驳,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洛克的本质理论的确对我们理解克里普克-普特南的理论极具启发意义。

[1] [2] [3] [4] [5]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