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知识分子与教士

边芹 原创 | 2012-09-09 14:36 | 投票
  

  阅读提示:改变历史观不但涂抹了记忆,而且让人再也看不见真实。所以改变你的历史观,就能篡改你的历史,进而不费一兵一卒夺走你的国与民。

  不洞悉基督教文明政教合一的本质,很难看到这一层。即使研究书本了解政教合一历史,若不摸透西人深藏的本性,也难以参悟“合一”是怎样的一种结合,它是怎样改头换面、瞒天过海在几百年的革命风暴中潜行至今。这道西方各类“自由”的底线为绝大多数信仰者所不知,如同秘方的底方,是深锁保险柜的。

  我们知道“历史基因”不易改造,但名词的变换往往让人忘记这一点。教民与教士、教会与王权的关系,与中国古代百姓和读书人、士大夫阶层和皇权的关系截然不同。然而近代以来,我们恰恰是以中国式的关系模式去理解、想象、模仿西方向我们推销的民主、自由、独立之理想,这就使得我们的努力充满悲剧。这份错爱在中国这一边几乎无人意识到,而那一边则乐得给你一个假药方,只把“说的一套”呈现,“做的一套”却潜心收藏。人家悉心掩藏的“做的一套”,如果中国人自己有类似的做法,那么三下五除二也就发现了,可那“做的一套”——西人的真正传统,恰与我们的传统背道而驰,两种文明不光进化程度不同,语言和思维方式也鲜少相通之处。西方是从贵族分封制直接跃入资本主义工业文明,若挪到中国就是从春秋战国一步跨入19世纪,这一飞跃并非自然演变或者西方文明得天独厚,而是跨国金融资本介入的结果。西方的“民主”体制也不是文明自然进化的结果,而是跨国金融财团渗入后,为掌控一国政权通过大规模洗脑或顺势或强行嵌入的,保守势力强大的国家为此不知多少人头落地,在某种意义上,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欧洲是最后一次大规模反抗,决斗之惨烈及战后的严酷清洗和深入骨髓的洗脑,才翻过历史的一页。但历史的这条脉络被胜利者刻意掩藏了。近两百年的战乱欺辱使中国人没有底气、甚至没有时间和条件透析对方历史的虚实,而只能病急乱投医。病人(其实应为被重伤动了元气的人)碰到只想你卧床不起却让你相信是救命恩人的医生,颇能概括中国一个多世纪西学的实际遭遇。这是中国知识群体百多年来悲剧之所在,是他们心理创伤久治不愈发展成精神分裂症的根源,并且他们中很多人至今依然是身处你死我活的战国却满怀汉唐的想象。

  中国古代知识分子与百姓的关系是一种教育基础上的管理关系,教育是通过书本、私塾、科举维系的,虽有洗脑驯服的意图,但关系松散,控制力弱;而古代欧洲介于王权贵族与百姓间的唯一知识群体是教会,这是用知识而不是靠血缘进入统治阶层的唯一途径,教士与教民的关系是一种以驯化为本的管理关系,与中国书、学、考的教学体制比,它更像是以诱惑、恐吓为主要驯服工具的传教体制。欧洲是到了近代才发展出中国自古就有的教学体制,并且由于工业革命的推助发展出普及教育,但并未因此而抛弃原有的传教体制,换掉的只是教义。

  为什么说那只是一种驯化而非教育关系?首先教育关系是一种自上而下、由下而上的循环关系,尽管也有上灌下之嫌,但被灌输者有咀嚼的余地,上下是互动的;驯化则是单向的自上而下,欧洲古代教民(其实就是全体百姓,因为不信教是要被烧死的)无权识字念书,严禁他们自己读《圣经》的目的就是怕他们独自理解,解释权只能在教士手里。统一行动莫如统一头脑啊!这一手很绝,统治阶级不但垄断知识炉灶,还垄断炉灶的热力。纸和印刷术发明于中国看来不是偶然的,西方历史和传统的这一关键细节在近现代的庞大宣传战中被有意抹去了,不光外人知之甚少,连他们自己也忘了本文明这至关重要的特征,尽管分毫不差地继承了精髓。远隔重洋的中国人想象打败我们的西方一定自古就比我们高明,以为我们看到的19世纪最后25年发展起来的普及教育源自他们的传统,其实就似看到一个人先发了财(很大一部分是抢了我们发的),他用得来的钱把住房装得很漂亮、让自己穿得很体面,然后我们就把他那漂亮、体面当成了他的天赋美德。

  而严把解释权是理解西方国家统治者与被统治者关系的钥匙,是西式“民主”稳如泰山的秘诀,也是其他无此传统的文明照搬必败的原因,更是西人诸多优点如守序循规、一致对外的真正源头。

  其次教育形成的是教与学的关系,双方有相对的自主空间;而驯化则是听与服从的关系,不存在自主性。前者维系的并非绝对真理,这就给思想的客观、真实、宽容、自由辟出些许空间;后者是信仰的纽带,中间只有终极真理,客观、真实、宽容、自由便被挤压至无。这就是为什么宽容、自由的理想没有在中国土地上出现,因为人们不会孜孜以求本来就有的东西;而它们成为西方人的不懈追求,是因为在那个文明中没有,没有的东西才会变成理想被追逐。当然近代以后随着文明的碰撞,理想在多数情况下已蜕变成模仿,失去原本的意义。

  由此可见整个近现代史他们用一个伪造的面目对我们进行了反向的灌输,把他们追求的东西说成天生就有的东西,而把我们因为有而不追求解释为天生就无。改变历史观不但涂抹了记忆,而且让人再也看不见真实。所以改变你的历史观,就能篡改你的历史,进而不费一兵一卒夺走你的国与民。一个民族被篡改历史自古都是被奴役后才落到头上的不幸,然而这种不幸却悄然落在表面没有奴役者的中国人头上。这是中华在近代以前从未遭遇过的毁灭性精神入侵,是看不见占领军的被占领,恐怕也是我们漫长的文明史上一次最大的劫掠,甚至已敲响了文明的丧钟。

[1] [2] [3]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