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的国家让人自由说话

任志强 原创 | 2013-10-25 15:41 | 投票
  

  我没好意思说,其实我父亲也是国民党人(现场笑),在国共合作时,很多共产党员都是国民党,同时也是共产党员。我父亲是国、共党员,小潘爷爷是国民党员,我们俩差了一辈(现场笑)。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他比我有名,如果我要想卖书的话,得拉着他,让他帮我把书卖出去。

  写书是为了求真

  为什么有这样一本书?是因为没有这本书之前,媒体上、网络上有各种各样的传言和说法,比如有人说“他是全国人民最想打的人”,有人说“他是全国人民最想嫁的人”,还有人说“他是为富人说话的人”,也有人说“他是凭着父亲、母亲的关系才当了一个副科级的干部”,也有人说是因为他认识王岐山等很多名人,所以可以随便说话。总之有各种各样的说法。

  我写这本书就是想告诉大家这种说法都是错误的。我们想还原一个真实。在这个社会上最缺的不是谎言而是实话,当我们的社会被无数谎言填满所有空间时,不管是这代人还是下一代人都生活在谎言中。所以他们获得大多数碎片性信息都来自于这些谎言,真正要还原一个真实是不容易的事情,而这些真实要用自己的语言和自己的话去表白也很困难,因为可能所有人都不信这个真实。

  所以我写这本书时,就把社会上大家都比较怀疑的问题,用文件附录的方式搁在书里。同时也让和自己关系比较密切的朋友们,书中最现实的人物(他们都在书中被我写到)来写书的前言和后语,是想告诉大家这么多人可以证明这本书里写的是真的。不管这个真实是褒还是贬有各种评论。如果写前言和后语的人,他们在书中看到写他们的时候是假的,他们不会写这个前言。我以这样的方式,是想告诉大家真实的社会不是你们想象的或者媒体所反映出来的情况。

  很多人都说我和小潘之间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现场笑),也有人说我们俩合作贪污国有资产,还有人说我们俩如何如何。所以我把2006年建设部领导吩咐建设部研究中心给我们俩的一篇“要求调查请愿书”搁在书的附录里,是想告诉大家从那时开始一直到后来,我们始终在国家强大的法律监督之下。有人说是不是要查查任志强偷税漏税,我要告诉大家我们被查了很多次,我甚至把调查报告搁在书的附录里。我们不止一次被调查,但没有人查出我们有什么问题;我们也不断地给建设部写检讨,但我要告诉他们我们没有问题。所有人几乎不信坐在台上的会说真话,似乎所有人认为,我们的官媒从最大电视台开始,一直到最小的140字的微博都被谣言垄断了。确实,要想找到真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我们力争把真实的事情告诉大家。用什么样的方式说明这个社会和一个人的命运问题?——真实的记录下你所经历过的事情。

  除了这本书以外,我们同时还有另外一本书,叫做《课本上没有的历史》,由公益组织来组织所有的中学生写自己的祖父母。像小潘每天在微博上说我要写我的小时候、要写我的父亲、要写我的爷爷,但没见他写出来。这本书已经出了两册,为什么要有这样的行动?是希望我们的年轻人从虚无的世界中回到真实,知道自己父母、祖父母所经历过的那个时代。当所有人把自己真实事情记录下来时,这个世界才会被还原。如果我们的生活被各种各样的宣传工具所扭曲,那么人们所看到的,特别是后代所看到的,只能是一个按照意识形态管理者的思路而写出来的东西。比如说很多年轻人希望看我的自传,其实他们不是想了解任志强是谁,而是想知道这一个时代的人经历过什么。我收到很多短信,也收到微博上很多评论,大多数人看完书后所希望表达的不是任志强如何如何,而是希望通过我们所经历过的时代去了解中国30年的改革以及这30年之前发生过什么。我们这一代人比较幸运,恰恰是在解放初期出生的人,伴随着整个新中国的历史而成长,于是我们从小开始想当共产主义接班人。然后遇到了文化大革命,开始怀疑,从怀疑自己、怀疑一切到怀疑这个党、怀疑这个国家、怀疑这个政权。打倒四人帮以后,我们开始重新建立一个新的社会,认为党战胜了这些错误而实现了改革。改革之后我们又发现有许多许多要解决的问题,在新制度与旧制度斗争中有成功也有失败。南巡讲话后,再次开启了中国改革的战线。所以中国最近的30年确实发生了很大变化,比如我们从拿着粮票、布票去采购商品到取消了所有限制,物质从短缺开始到丰富,思想也逐渐开放。到了近十年过程中遇到了很多国进民退和类似的问题,在新的十八大三中全会都在考虑中国改革将向何处去。确实,这是我们这一代人所面临的或不断要解决的问题。

  一个国家真正自信是可以让所有人都拥有自由说话的权利

  在过去30年改革中,我们确实做了很多推动中国改革的事情,比如说,我们华远是中国第一家境外上市的公司,是实验品。从此以后有大量的地产公司境外上市,包括潘石屹的公司。如果没有我们作为第一家突破中国法律实现境外的地产公司上市,也许目前看不到有这么多地产公司可以借用这样的平台在国际资本市场上融资。类似这样的事情我们都经历过,通过我们的实践最后实现中国在经济制度上的改革,而最终这责任和担子将落在在座各位的身上。

[1] [2]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