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叛者的幻觉:被劫持的道义权

边芹 原创 | 2013-02-21 11:30 | 投票
  

  不少人说我过于悲观,我时常听到这话,他们几乎同意我说的一切,唯独不认同我的悲观。他们说1840年以来,这已经是最好的年头。的确,与军事上无还手之力、国家主权不保、连外交层面的尊严都没有、战争加饥荒的乱世比,说今天是“太平盛世”并非谎言。何况庙堂主事不以此鼓励士气,何以为继?既然事情在朝好的方向发展,悲观岂不是杞人忧天?你究竟嗅到了什么焦糊味以致对整锅粥感到回天乏术?

  那就来看看我们究竟落到了哪一步?仔细想想,军事上守土保权、外交层面的尊严是1978年以后得来的?还是1949年?如果承认是1949年就得来了,那么1978年以后的全部努力应是借助“开放”和“现代化”增强守土保权的能力,将外交层面的尊严转换为每个中国人的尊严。因此“开放”也好,“现代化”也好,目的都不是开门散伙或醉生梦死,而是不但巩固硬实力,还要将逐渐得到的硬实力转化为软实力。这个努力方向是顺理成章的,因而并不是某个党或某类人为己之利才谋取的方向,而是除弃国者之外、无论什么立场的中国人都向往的方向。在这一点上必须达成起码的共识,才能明白我下面说的“过程和方向”及其背离和背叛。如果不同意我们两百年以来不管走多少弯路、不管朝哪个方向进取,都有此一共同方向——即掌握自己命运、夺回失去的尊严,则难以理解我说的对“过程”的背离必然导致对“方向”的背叛。

  那么这后三十年应达的目标做到了吗?

  我们来细看,随着工业化的深入,国力增强,军事装备随之优化,第一个目标基本达到了;第二个目标拜赐于消除饥荒、从温饱走向富足表面看起来也部分达到了,但仅仅是表面。因为出现了一个不合逻辑的变异,好像历史轨道被我们看不见的力量悄悄地扳了道岔,而绝大多数人却浑然不觉,还以为是应有的方向。硬实力的获取非但没有强化软实力,反倒是躯壳越强壮,内里越空虚,每个人并没有从物质的进步中获得本应转换的尊严(得意和炫耀并非尊严),连原本残留的一点也毫不足惜地丢掉了,甚至到了丢而无意识的程度。整个国土变成了为西方培养人才的大课堂(父母以小孩能靠留学换得西方某国国籍为荣),好像中国已是美利坚合众国的一部分;倾举国之力培育的顶尖人才把本事都当成了背弃的本钱(从顶尖学生到冠军运动员),好像文明心脏早就不在长江黄河畔;连统治阶层的子弟都尽失主心骨(从国家核心部门掌管者的子女到富家子弟都以受西方教育为先),好像华夏文明自古就是附庸文明,好像这片土地没有足够的文化供他们掌握和传承,好像拥有的权力还不够至高无上,好像祖先留下的历史远不足以荣宗耀祖!

  本应相辅相成的两个目标,却朝着南辕北辙的方向发展,好似每赚一把银子都以出卖灵魂作交换。因为即使在战败连连、鸦片横行的年代,中国人的灵魂也没有卑贱到这个地步:一个社会男人以女人外嫁为荣、上层建筑以得外奖为最高奖赏是落得不能再低了,哪怕有“开放”的道德借口;华夏文明的丢失也没有这么彻底:全民教育自己动手以越来越快的速度抹去自己的文明;“精英”弃船而逃也没有如此规模:弃逃者获取前所未有的道德优越感和人数之众,这里不是指贫苦大众出洋谋生而是赚得一切好处的人之背弃!在繁荣强盛的躯壳下,这个民族的灵魂已被掏空到只剩一捅即破的薄薄面罩;在“开放”的道德口号下,背叛和背弃已到一个文明死亡的零界点;在短短几十年中,“世界统治集团”的渗透和布局已到癌细胞扩散阶段,致使之前的所有反抗和牺牲失去意义!

  不少读不透文章的人,总是习惯性地把我说的“尊严”与他们心目中的“开放”、“接轨”对立起来,此乃自我意识尽失的时代大多数人引以为傲的“心态”,时常是以“进步”为表征的,是随时可以拎出打击不认同者的模糊概念,实际起着致幻作用,让人看不见精神雪崩的景象。精神崩溃是大崩塌前的序曲,灵魂被掏空后,边界、武器、领土、财富就像被砍掉头的身体,能维持多久不腐烂消亡?为什么物质进步却一反逻辑没有转换成尊严?为什么这只尊严的布袋在往里装银子装了三十年还是瘪的?不但依然是瘪的还漏洞百出?之前近二百年左奔右突勉强守住的最后一把尊严,却在看起来没有外敌攻击的短短三十年一泄而尽,漏洞究竟出在哪里?

  出在“精英”的背叛!我在这里用“精英”二字,是因为在国人已知范围内尚未找到恰当之词又不愿用贬损词汇来形容这个占尽便宜——有的占尽前三十年公有制的便宜(期间可能受过一点委屈但从未自问哪有免费的好处)、有的占尽后三十年私有化的便宜、有的前后三十年在“自由”和“不自由”中皆占尽便宜——占据上层建筑、掌握话语权、本应为本民族将物质进步转换成尊严的群体。是这个群体在“开放”的道德借口下或无知无觉或心知肚明的背叛,为本应在物质丰富中恢复两百年来精神和肉体之孱弱的巨人,埋下更深的病根。

  如果以一棵大树来形容这个载体为“祖国”的文明,那么此一群体就是坐在树根和树干上面的枝子上的。坐在好位置上的人,若只为自己着想,不考虑深埋土地的树根和躯体庞大的树干,倒也罢了,自我中心乃人的天性,学堂教育的西化又未学得西人的精髓,就更是培养这类小资的捷径,中国都市小资将贻害无穷的特点就是自我中心但却缺少相应的自我意识。但至此我都以为无伤大雅,一个摆脱生存困境的社会,可以有足够的肚量容纳其上层建筑由自娱自乐渲泻出的自私自利,后三十年与前三十年相比,不就是有这个好处吗?然而如果这个群体被迷魂汤灌得既看不见外强的觊觎和为之布设的陷阱,又欢天喜地、忙碌地要锯断自己呆在其上的枝干,我们还有什么“背叛”之外的词来形容他们吗?如果说这个群体以其本性注定是要从一个主投奔另一个主的,他们锯掉自己坐着的枝干是因为已经看上另外的枝干,锯断了身下这根,换到另一棵树就完了。问题是另外那颗树看上你,是因为你这棵树的存在,因为你坐在这棵树的枝干上,假如你把自己这棵树从根上毁了,对方除了把你当作战利品,还能视你为何物呢?这个时代令人绝望便在于:有那么多看起来很聪明的人,还没等整棵树垮掉,便自押着作了战利品。

[1] [2]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