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别学我

任志强 原创 | 2014-01-22 10:33 | 投票
  

  【第二人生】任志强:谁也别学我

  采访整理 朱晓培  编辑 唐晓园  摄影 时会理

  2013年,我最大的成就,就是出了一本书《野心优雅》,还很快就上了畅销书排行榜。

  我太想让大家知道,我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有辛酸,也有委屈,一张表面严厉的面孔背后,也有“不可告人”的弱点。

  过去,许多人不喜欢我。现在大家喜不喜欢我,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大家再骂我就没什么道理了。

  因为大家骂我,都是媒体造成的。只要媒体不故意去歪曲一个人,只要社会能言论自由,这个世界就不会有误解,不会有那么大的反差。媒体想塑造一个伟人,就把这个人说得一点缺点都没有,想攻击一个人,就拼命说他的缺点。

  现今的社会,人们需要更系统化地去了解一个事情的真相。但到今天为止,很多事情的真相我们都不知道。三峡到底该不该建?建成后有多少灾难?没人知道。因为我们没有一个言论自由的环境。过去一年,我平均每天上两小时微博。但微博也不能体现言论自由,不想让你看的就给你删掉了。真正的言论自由,首先应该是媒体的言论自由。个人意见的表达有限,但是媒体可以去调查,运用各种手段去了解事情的真相。美国的言论自由,就是许多记者敢于奋不顾身地揭露真相的结果,比如洛克菲勒石油垄断问题等。

  至于这一年的困惑,人其实天天都在困惑,没有困惑,你就没有奋斗的目标了。我们最大的困惑,就是我们的党能不能领导我们实现中国梦啊!

  我今年62岁了,有多少人能活到100岁?我再说我还有多少规划,所有人都会说我——“你在吹牛”。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把今天明天后天的事都规划好。所以,我一定要坦白告诉大家,我没什么规划,也不需要什么梦想,能做多少,就做多少。人们常说余力,什么是余力?就是,你已经不灵了,剩点什么就干点什么吧。

  我也希望大家别学我,别学马云、别学柳传志。每个年轻人都应该独立思考,做一个独特的自己。

  今年我们办读书会,就是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去独立思考。比如,我们请张维迎,不是希望大家都同意他的观点、成为他的追随者。我们允许多样的声音,可以支持他,也可以打倒他。

  读书会只是我做的公益的一小部分,我手上有近20只公益基金,但媒体在这个基金没有获得重大成果的时候是不报道的。比如我们有一个桥牌基金,获得过两次世界女子比赛冠军,但是有多少报道?因为媒体认为,这和他们没关系,这不是一种国家荣誉,普通民众不关心。

  2013年,我还当选了阿拉善基金会的会长,乐平基金会也被评为了4A级基金会。乐平基金现在有45个幼儿园,还在河北地区做生物农业的推广。但不是所有的公益事业在一开始就能实现,如果没有持久的经济来源,公益事业是不可能持续下去的。

  读书会的影响大,是因为它确实能影响到很多人。所以,公益要分两头做,既要解决大众的问题,比如环保,也要解决小众的问题。没有这些公益基金,这些小众的问题就更没人去关注了。

  做慈善要花很多时间,还不能喊累。现在我的公益活动越来越多,读书会每月都有活动。以前每年在天上飞的时候有100多天,现在200天都在天上飞,四处奔波。公益也不是一个人就能做成的,需要很多人支持。

  其实,企业家做的公益特别多。当今的社会公益已经有了一些变化:以前,国家基本不允许非公公益组织成立,也没有免税优惠,现在政策慢慢放开了,一些非公公益组织终于建立了。如果我们的政府允许我们的企业家参与更多的民间活动,更加开放的话,我们做得会比现在更好。

  现在全世界都在想,中国三中全会的《决定》60条能不能落实,能落实到多少?2013年,上半年的政策大部分延续的是老政策。李克强的目的就是把经济稳住,到两会开完后再讨论新政策。很明确的一点是:市场会比以前更加开放。市场开放程度越高,各种限制性政策就越少。

  改革过程中,做减法总比做加法难。以前的改革是做加法,但要做减法,比如产能过剩、货币过量、审批项目太多等,触及的利益会最多。做减法就会比做加法困难得多。这就得看各级政府部门是不是上下一条心,把事落实。

  唯一我们不清楚的就是60条的时间表。如果比较平稳地把这些事都落实的话,对房产市场的利好肯定是利多于弊。利好消息包括:土地供应可能会增加、企业融资可能会放宽,更多的依法办事等。

  2013年1月到9月份固定资产投资,处于一个基本下滑的趋势,到了16.9。所以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经济前途太复杂了。中央都看不清楚经济前途会怎么样,如何判断房地产市场?只能说,一般情况下,经济好的时候,房价会上涨。但中国的情况又比较特别——政府将房地产作为调控宏观经济的一个工具。市场好的时候打压房地产,市场不好的时候,就利用房地产市场来稳定或保证中国GDP的增长数。宏观经济即使下滑,对我们也没有太大的影响。

  2013年,房地产投资基本平稳,比年初预测的要好, 2013年11月份土地供应从负转正,加上地方债务问题,明年的市场供应量会继续增加。每一次土地供应高速增长或增加的过程中,房价增幅都会放缓,因为市场有能力去配置资源,它有能力调节供求关系。

  政府如果想通过经济调节房价,需要忍一个周期。等到新增的土地都建成了房子,估计要三年左右。看到房价上涨就想按下去,这不现实。房价要连续涨两三年,然后再相对平稳。

  当然,如果土地供应在垄断的情况下严重不足的话,必然会导致房价的持续上升而暴涨。

  2014年,房地产的主要问题将是城市差距越来越大。从2011年起,这个趋势就越来越明显:地方企业越有竞争力的城市,房价越高,大企业也会越来越集中。中小企业基本上拿不到地了。

  还有城镇化问题,如果我们的城镇化不改变宅基地的拥有量,不能让农民从土地中解放出来,把土地真正变成剩余人口的人均耕地,这个城镇化一定是伪城镇化!最后造成的结果,仍然是没法儿解决18亿亩红线和农村粮食安全问题、土地问题。

  三中全会给了我们希望,但希望之后又有各种解释,让这种希望几乎破灭了。假定我们的宅基地仍然不能买卖,农民没有自主权利,他凭什么要转移到城市?他干脆等宅基地发财吧!再过十年二十年没地用了,你是不是要用他的宅基地?那就要给很高很高的价格才行。

  所以我们错,不错在我们缺少土地资源,也不错在我们的人太多,而是错在我们的土地制度问题。

  Q:怎么看2014年的中国经济?

  A:宏观经济不是我能看的,我们的宏观经济要看三中全会能落实多少。如果三中全会明天就落实,宏观经济明天肯定就能大好。但我们都知道,三中全会不可能明天就落实,可能要一个很长的周期。经济也可能因为这个周期而造成逐步下滑。

  Q:从你的专业出发,如何看雾霾问题?

  A:环保问题是一个整体。如果我们的水不能喝了,没有雾霾,也一样要死。它一定是一个系统问题。所有人的环境保护问题,要从国家、社会、民众个人共同努力才能完成。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