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打翻在地的约束

任志强 原创 | 2015-07-08 09:08 | 投票
标签: 价值观 

欢乐的春假里,一个醉酒驾驶的信息,一个美好的家庭,一家三口都失去了生命。让这个节日快乐的气氛中,加杂着一丝痛苦和烦恼。

道路交通中即有红绿灯,也有斑马线,还有各种各样的规定。其中包括为了你和他人的安全,严禁酒驾。但为什么总有这样的悲剧发生?

在美国的许多路口上,立着块有"停止"标记的牌子。不管路上是否有车或行人,也不管车要左转或右转,任何车辆都必须全部停稳之后,先观察四周的情况,确认安全之后才能再行驶。这既是法律的约束,也是道德的约束。更是习惯的养成。哪怕到了没有限制标志的路口,车辆也会先让路给行人,确保安全后才起动。

在中国的大陆上,几乎所有的红绿灯都无法约束行人,甚至无法约束少数的司机。更多看到的是司机抢行,随意变线插队,和转弯不避让按绿灯行走的行人。

许多的行人和骑自行车的人,好像是色盲,无论什么颜色的灯,都不管不顾的勇敢的向前走。也有些虽然面对红灯停住了脚步,却站在了马路上,避让直行的车辆,挡住了右转弯的路。出租车则经常无论路边、路口、路中都随便停车上下客人。也有路边路口到处乱停车的各种车辆。更有逆行和从等转弯灯的车辆中穿行的行人、自行车和小三轮车。

北京办奥运的期间,公司派出了几名协办交管的志愿者,遇上一位交管局的领导告诉我,因行人、自行车、汽车的违法、违规而造成的绿灯合理通行效率,中国比国际的平均水平低30%以上。也是中国城市交通拥堵和事故多发的重要原因。

为了严肃法律法规,政府也出台了一些特殊的只针对中国国情的规定。主要街道的路口有了带袖标,穿马甲的协管员;闯红灯的行人和骑自行车者罚款十元;电视台现场直播;驾驶员必须办理银行卡用于罚款;半夜三更的警察叔叔们还在冰天雪地里坚守在马路上查酒驾等等。几乎所有的马路中间都设有隔离带、隔离桩或高高低低不同的隔离栏,想尽了一切办法用人为的和物理的行为来维护道路交通。可想而知,中国将多少本来不该有的人力、物力、财力浪费在了本来不该发生的事情上。

遵守法律法规本来应是每个公民的权利和义务。热爱自己和他人的生命本来是每个公民应有的尊严和尊重。违反法律法规是一种耻辱,并应为些付出代价。(包括自己的生命)但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在中国却被搞的这么复杂?

不仅是在交通领域中是如此,在其它领域也同样。如市场经济中也有红绿灯和斑马线。这就是政府为维护市场经济中各方的权利、义务,像保护交通中人的生命、权利一样,要设定一些经营、生产、交易的必要条件。也像是在交通领域中,有许多中国特色的管理体制,在市场经济中政府也同样有许多各种防范的措施、限制和法规。但同样市场中总会有许许多多的闯红灯的行为。这也常被媒体与社会批评为中国人素质低,法律意识淡薄。

但为什么总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酒驾者甚至宁愿用一家人的生命做为代价,却不肯遵守法律呢?

世界都知道北京市汽车限号行驶。但地方领导的座驾挂的是军牌。于是他们可以行使特权而不遵守限号的法规。甚至可以在不许左转弯的路口随便转弯。当然还有许多各种各样的车证,摆在车窗的前面,于是也拥有了可以不遵守某些只对公众生效的法律法规。如果总有各种各样的理由和原因让某些人可以不遵守法律法规,那么一定会让所有的人都不能自觉遵守规则。他们认为如果可以有特权,他们就应该享有特权。或者创造个特权!

更为严重的是几乎所有的人都不把这些法律或规定当回事。尽管没有人敢明目张胆的去触犯那些足以让自己落入死刑的法网。但明星们的吸毒等案例,足以说明道德、自律、尊严的缺失!

小时候经常玩的游戏是"丢手绢",唱的歌里有一句词是"请你不要告诉她"。如果没有了这个最基本的规则,那么这个游戏就无法玩了。诚实和遵守规则是进行游戏的基础。

新的法律已经修改为亲情之重,重可不互举罪。但传统的法律则强调的是父送子入狱,子举父不良。这些都是从斯大林的独裁统治中学来的。而更为严重的则是文革时期的划清界线与检举揭发。这些都将所有的人变成了所谓的"一心为公"而"六亲不认"的怪物。

传统的道德情操,最初都是从家庭中产生、培养和维系的。家庭体系的破坏,首先打破了道德的基础和底线。在人天生就有善、恶的两面的本性的现实生活中,是靠道德、法律去约束人性恶的一面。还是靠共产主义理想让恶变成善?

文革就是试图打碎一切旧的观念和道德约束,建立红色革命的献身精神。但其结果是践踏了法律与社会伦理的"造反有理",不但没有让社会进步,反而出现了一系列反人类、反人性、反法律、反道德、反亲情、反社会、反秩序的行为。留给社会和下一代的不仅是政治上的失败,更多还有做人的原则和精神状态上失败。社会上不但失去了人与人的相互信任,也失去了家庭中的相互信任。更别提人间相互的"爱"了。

如果说倒地的老人,没人敢扶是怕被欺搾。如果说看见小偷,不敢去抓是怕被伤害。那么不能遵守交通规则又是为了什么呢?这里不但是道德问题,是遵守规则的问题,也是热爱他人的生命和热爱自己的生命问题。

文革前一家人缺吃少穿,但却不缺少礼让和亲情。当打倒"地富反坏右"时,许多家庭被迫害。当打倒臭老九和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时,更多的家庭父子反目,家破人亡。当社会分裂成两派并武斗时,家庭中也成了敌对势力面对面斗争的场所。没有了法律保护的国家主席都能在一夜之间未经法定程序就被一句话打倒了。那整个国家还有秩序可言吗?

文革中的问题恰恰是打破了所有的约束。当"造反有理"时,其他的一切都变成了无理的。不但尊师重道没有了,当权派被打倒了,连公检法也被砸烂了。人权也没有了保护。任何组织、任何群众都可以以保卫领袖的名义,以任何的"莫须有"罪名,判处任何人的死刑。于是社会对打着"革命"的旗号而破坏一切的行动习惯性的容忍并认为是合理的了。

"打倒四人帮"之后,虽然也有少数"于无声处"之类的文艺作品,但并未触及根本。直到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定了三七开,肯定了文革的问题,纠正了文革的错误,否定了反右和解放了被打倒的走资派和臭老九,中止了"以阶级斗争为纲",才算有了个结果。但也同时终止了对文革的记录和批判。

人们不能生活在"回忆与批判"之中。但却不能失去记忆!不能让后来人不知那段历史。正因为要回避这段不光彩的历史,于是被破坏了的道德、秩序、信仰等等都没有机会再回到正常状态。当一个没有缺陷的神,也被党的文件认为是犯了严重错误的人时,一句顶一万句的信仰也被改变了。但道德规范却不能没有!

今天许多人会奇怪,社会为什么会变成实话不能说,不敢说,但闯红灯却成了常态!没有人把不遵守交通法规当成是一种违法和不道德的行为?更不会认为违反交通法规与爱有关。不知道生命的可贵,不知道珍惜家庭中的亲情。

当一个家庭失去了约束,当一个人失去了约束时,这个社会就失去了约束。本来社会应是充满善与正的气息,但人性中善的一面被挤到了角落。于是每当社会上有点正能量的事情发生,就成了新闻。微博上常见的反而是社会中充满了人性中恶的一面的信息。网络上更是骂声一片!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悲剧。连中央电视台新闻都不得不用点赞的方式寻找和传播正能量!把一个社会本应司空见惯,不足为奇的共识,变成了新闻。这本身就是新闻。

无论是民主还是自由,都不可能是没有约束机制的。这些约束既有法律的制裁,也有道德的自律。民主给予每个人平等的权利,但却必须服从共同的约定。自由给予每个人充分展示自己意愿的权利,但却不能破坏和防障他人自由的利益。没有这些基本的共识,就失去了共和的基础。任何人都特权去违背约束。

从遵守交通法规中反映出来的社会现象可以看出,仅仅靠法律法规、设置障碍、人工维护、特殊规定等等堵的方法,既废钱、废力,但却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只有从观念上,从制度上彻底改变思想上的教育方式,重建和唤醒人性中善的一面,改变人的价值观。要恢复的是道德的约束。

当人们还在争论依法治国时,忽略了的是价值观的约束。也许完全靠法律无法解决的交通管理问题,有了价值观的约束就解决了大部分。社会的稳定不能仅仅靠法,更多的要靠价值观。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