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市场经济要以法治为基础

江平 原创自 VipBokee | 2006-09-02 16:04 | 收藏 | 投票

 


中国法学会比较法研究会会长、中国政法大学原校长、终身教授江平


    2006年6月29日,胡锦涛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32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坚持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不断推进国家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活的法制化、规范化,以法治的理念、法治的体制、法治的程序保证党领导人民有效治理国家。日前,记者就如何推进国家经济生活的法制化和规范化,如何通过法治建设克服市场自发性的弊端,使“坏的市场经济”转变为“好的市场经济”等问题,对中国法学会比较法研究会会长、中国政法大学原校长、终身教授江平作了访谈。


    记者:在过去很多年里,我国都非常关注效率、GDP增长等经济领域的问题,现在,人们开始将目光转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础性问题,比如法治建设、文化建设、道德建设。您认为,这种转变意味着什么?    


    江平:很多人不理解市场经济中规则的重要性,忽视了遵循规则对于效率提升与市场培育的长远意义。实际上,没有健全的法治环境,是不可能有良性健康的市场经济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法治建设是市场经济的一个重要支撑。文化建设、道德建设,同样反映了这样一个内涵。


    改革开放20多年来,我国的市场制度有了较大发展,但是,社会道德水平降低了,社会差异度增大了。这当然不能都去怪市场,市场不可能什么都管到,市场的自发性必然会造成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也会造成社会差距的拉大。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必须规范市场。市场可以有自发的市场,也应该有受规制约束的市场。自发的市场往往容易丧失道德、丧失诚信,造成穷者越穷、富者越富的马太效应,而受规制约束的市场可以通过一系列的法律途径来制约这些行为或现象。    


    对于市场经济与法治建设的认识,也有一个过程。一开始,不少经济学家认为只要建立起交换关系,就是符合市场经济条件的。但随着实践的发展,计划经济下的经济控制体系逐步瓦解,在市场经济体制不够完善的情况下,市场失范现象,例如诚信缺失、商业欺诈等日益严重。面对这些现象,很多人开始反思,现代市场经济应当建立在什么基础之上,由此开始了对法治问题的关注。从经济发展自身来看,现代市场经济强调信用交换,这需要一套严密的规则,并且需要政府作为第三方来保证这套规则的实现。因此,现代市场经济必须建立在法治的基础之上。    


    记者:在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不断完善的过程中,我们逐步认识到没有规范约束的自由竞争,不但不会成为发展的动力之源,相反会影响到效率的提升和财富的增长。所以,我们要规范市场,建设市场秩序。


    江平:是的。在我国,市场秩序方面的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商业贿赂和商业诚信。从法律的角度看,竞争的法则有两个:一是强调在市场机会面前人人平等,不能花钱或利用权力去获得机会,反对商业贿赂等不当竞争。二是市场竞争也是有道德的。规范提升到法律层面就是诚信。现代市场经济的好坏,最重要的是市场诚信的好坏。只有健康的市场经济,才是能够长期发展的经济。


    当前,市场秩序的原则,主要体现在保护市场竞争的公平上。这里有一个案例。在美国上世纪30年代经济大危机时期,有很多工人失业。其中,有个工人失业后第一次找到工作,他把雇主给他的工资的一部分又还给了雇主,意思是说,现在失业的人太多,你别解雇我。后来,其他的工人通过工会向法院提起诉讼,说这是不正当的竞争行为。因为,如果这样的话,对别人而言就没有平等竞争的机会了,其他人就找不到工作了。这个案子争议不断,最后一直诉讼到了美国最高法院。最高法院判例说,一个人给另外一个人钱,如果是对他劳务的报酬,那是合法的。因为对劳务或咨询服务给予报酬,是合法的。但是,一个人给另外一个人钱,仅仅是为了保留一个机会,或者买通一个机会,这就是违法的。这个案例对我国的立法很有参考价值,也体现了市场经济中的一个重要原则,即机会面前人人平等。良性的竞争就是要体现市场机会面前人人平等。    


    维护市场秩序,也需要形成一个公平机制,就是公权力的合法干预。随着市场经济的逐步推进以及参与国际经济活动的日益增多,不应再用行政的手段来干预市场,而应当充分运用法律所允许的公权力对私权利进行合法干预。以竞争法规范市场就是国家公权力对于私权利的合法干预,是世界各国都承认的干预。市场自由竞争的秩序就要用这个手段来保护。这主要包括:反垄断法、反倾销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    


    记者:市场自由之所以成为经济增长与效率提升的重要动力,就在于它提供了自由竞争的空间,能够调动人们参与经济活动的积极性。那么,在规范市场的同时,会不会“伤害”到市场的自由竞争呢?


    江平:这的确是一个问题。如果说平等竞争是竞争的法律基础的话,自由竞争就是竞争的动力。西方国家市场经济与竞争在法律上有三大自由:一是所有权自由。所有权自由,在西方国家法律上很早就得到确认了。主要是指任何人对其财产完全有充分自主支配的自由。二是契约自由或交易自由。契约自由是西方国家市场经济的一块基石。契约当然是自由约定,自己主张内容,谁也不能干预。三是营业自由。这是指除了在国家规定的某些特殊限制的领域,比如金融业以外,有开办企业的自由。    


    我国的市场经济该如何接轨呢?要在规范市场的同时,给予市场自由竞争的空间,这是一个关键。上面第一个市场自由涉及到现在制订的《物权法》;第二个涉及到《合同法》;第三个对应的是《公司法》和其他的企业法。从历史发展来看,在市场自由方面,西方国家与我国呈现出两个不同的趋势。西方国家是从过去的绝对自由,走向越来越多的政府干预、政府限制。曾经有一个美国教授说,如果美国有一个人在纽约买了一块地,他要在这块地上盖房子,盖50层楼、80层楼。可是,政府说不能盖这么高,或者说这块地不能盖房子,只能当绿地。就这个案例而言,如果在四五十年前打官司,个人肯定胜诉。因为个人有财产自由,个人买了这块地盖房子,盖什么房子、盖多高都应由个人决定,政府怎么能限制呢?但是,今天美国的观念也改变了,那个人也要败诉了。因为个人所有权也要服从社会整体利益,受到某些限制。    


    从法律上来解释,国家的干预应该有三层概念:第一个是立法的干预,第二个是国家通过行政手段来干预,第三个是司法干预。现在,我们就要在这三个领域中逐步变化、转换,更多地采用立法干预和司法干预,更少地采取行政干预。


    记者:市场经济是一个庞大的经济体系,要想通过制订一系列制度或法律来规范市场行为,无疑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当前,我国在推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法治建设过程中面对的主要问题是什么?


    江平:应该说,市场法治就在于对于市场自由和市场秩序的规范。推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法治建设,也要围绕着市场自由与市场秩序的关系展开。这主要有两个方面:


    一是市场自由体现的是效率,市场秩序体现的是公平,市场自由要求国家更小干预,市场秩序则恰恰相反,要求国家更多干预。是干预,还是不干预?这形成了市场法治的第一个矛盾。在市场自由方面,我国的国家干预度较大,现实要求国家减少不必要的干预。可以看到,我国的市场还不是真正发育的市场。美国和欧盟很多国家,还不承认我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这种情况下,我们有必要反思,在市场自由的法律制度方面,有没有在市场经济领域,给予了过多的国家干预。在市场秩序方面,又可以看到不少秩序混乱的地方。在我国,可以看到一个现象:在需要减少政府干预的领域,政府的干预力度还在加强;而在政府应该加强管理、加大管理力度的地方,政府还没有完全做到应该做到的在市场秩序管理方面的行为,也就是所谓的“不到位”。所以,市场法治建设,既要在市场自由方面,加大立法的力度,减少政府不必要的干预;又要在维护市场秩序方面,加大国家管理力度,使市场环境更美好一些。    


    二是从法律上来说,市场自由属于私法领域,市场秩序属于公法领域。从私法的角度看,市场自由更多的是保护私人的利益;市场秩序更多体现的是对公共利益的保护。是保护私人的利益,还是保护公共的利益?这形成了市场法治的第二个矛盾。现实要求我们,既要强调保护私人利益,又要强调保护社会的公共利益。只保护私人利益,不保护公共利益不行;而借保护公共利益之名,侵犯私人应该享有的合法利益,同样也不行。当前,在我们的社会中,这两种现象都有。在市场经济领域,我们的确需要整顿一些秩序;而在整顿市场秩序的同时,也要注意避免侵犯私主体的合法权利。    


    记者:如何进一步推进我国市场经济的法治建设呢?


    江平:推进市场经济法治建设,应注重法律的数量和质量的统一。


    前一时期,矛盾主要集中在立法的数量上。要搞改革开放,建设法治国家,首先必须要有法可依。原来我国法律的空白点很多。在那样的基础上发展,首先是要增加立法数量,重点消除法律盲点、空白点。例如,《行政许可法》就是关于国家减少干预经济的法律。《公司法》就是规范市场主体公司行为的法律。


    市场经济的法律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矛盾就开始转换为质量问题了。也就是说,在有法可依之后,是否能够执法必严。法律界有一个共识,就是没有执行法律,不如没有法律,甚至比没有法律更糟,因为它破坏的是法律的尊严。当前在我国,法律的执行成为一个需要改善的问题。只有当面对违法现象时,及时通过执法保持法律的神圣,才能减少“潜规则”的形成,减少商业欺诈、不当竞争等行为。例如,我国刚刚修改了《公司法》,应该说修改得相当不错。但是,公司的良性运行,不仅需要法律环境,还需要自然环境。如果法律环境完善,但在公司成长的自然环境和土壤中仍然包含着很多毒素的话,市场主体也不会得到健康的发展。    


    推进市场经济法治建设主要有三个方面:完善必要的法律、健全执法机制、转变政府职能。总起来讲,政府要从自己参与经济转变为自己组织经济,更好地发挥建立秩序、服务市场的职能。 (李小佳)


2006年08月25日 解放日报

个人简介
著名民商法学家、社会活动家江平教授曾当选全国人大代表、人大常务委员会员,是新中国继宋庆龄、邓小平之后被国外著名大学授予名誉法学博士学位的学者。他主持了“外国法律文库”的翻译工作,承担了《民法通则》、《公司法》、…
每日关注 更多
江平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