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想做什么

陈嘉珉 原创 | 2007-11-18 16:06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知识 陈嘉珉 阴间 阳间 

我最想做的事情,是渴望自己能够亲自到阴间走一趟又返回阳间来,然后破天荒地把阴间情况公布给阳间。我猜想阳间的事情应该是由阴间的什么力量决定的,阳间的全部档案就存在阴间的某个角落里,阳间事物与阴间力量具有某种因、果、缘的关系。阳间的知识,除了四书五经、道德经、佛经、圣经、古兰经,我已经感到很厌倦。世俗中无论多么伟大的人物、多么伟大的著作,我在过去三十年中都如饥似渴地学习,但现在已经学得很厌倦了。认识人类生与死的奥妙与奥秘,除了耶稣、释迦牟尼和佛道高人,阳间已经没有任何人物和任何理论能够增进我的知识。在两千多年前孔子、耶稣和释迦牟尼一出现,人间真理就已经被说完,现在任何伟大人物的任何伟大学说都是瞎子摸象的“小儿科”,已经不能给我提供更多的真知,已经没有更多学习的价值。为什么我会越来越有这样鲜明的感觉,原因就是“以矛攻矛”的阳间知识,已经不能让我对阳间情事有更多、更深入的了解。我越来越强烈地感觉到,并总是在想:彻底悟知世事的认识道路,唯有深入到阴间去这一个正确的方向。

一般阳人可以在重病虚弱和睡觉做梦时见到阴间,但是这两种情况见到的阴间都非常不清晰、不深入。我有好长时间没有在白天做梦,昨天中午午休时做了一个梦,梦见老家的老屋和去世多年的老母,可是非常不清晰、不深入。过后二哥打电话来说“今天是端午节”。于是我想,在白天的梦中,一定是母亲让我去了一趟阴间,可能她以同样或另样的方式告知二哥:陈嘉珉有好多年在过节时没有给死去的老人“贡饭”了。因此我在电话中特意提醒二哥,请他在“贡饭”时表达一下我的心意。我渴望知道阴间的人是如何与阳间的人进行信息沟通并控制阳间世界的。现在的问题是,阴阳两界的沟通存在着巨大障碍,阴间人完全知道阳间世界,可是阳间人根本不懂阴间世界、甚至根本不相信阴间世界。这几年我一直不放过任何一种了解阴间的机会和任何一点阴间留下的蛛丝马迹。假期我在学校值班时,在寂静的深夜听到屋外有异样的响动、幽鸣,我就起来跟踪那个奇怪的声音,希望得到一点阴间的信息,可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可能是我一生最不能做到的事情。关键取决什么呢?我也不是很清楚,可能主要取决于自己的慧根和悟性。慧根和悟性是超人力量赋予的,因此最后的关键,可能取决于我到底是不是那个超人力量可以选去阴间参观学习的“留学生”、“大使”或“先知”之类。为了求知,我一点都不怕死,但我最怕的是死了之后便一去不返,不能把在阴间求得的终结真理传递到阳间。另外我还有一个担忧——就是当我好不容易从阴间“留学”回来,告诉阳间那个西方极乐世界的知识,阳间公民都把我当作疯子,呵呵!

(陈嘉珉,200661日)

个人简介
陈嘉珉(1958—):《周易》管理哲学家,宗教与姓名文化学者,玄学思想家,价值中国首届最具影响力百强专家。青少年时期半农半读,当过五年放牛娃和两年专职农民,后读书、教书兼修证、游历、访查。主要创新理论:灵哲学与外层…
每日关注 更多
陈嘉珉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