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牛钉子户”

邓小松 原创 | 2007-03-22 21:47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最牛钉子户” 

         

                         一个现代化大都市里,一个10米深的地基中央,一个孤拔而出的二层小楼。网上说“犹如大海中的一叶孤舟”,但在我看来,更像是一枚钉子钉在那里。这就是位于重庆市九龙坡区的一栋房屋。然而,这个被称为“史上最牛的钉子户”将很快消失。

 

 

 

据3月20日《重庆晚报》报道,重庆九龙坡区法院近日举行听证后,裁定支持房管局关于搬迁的裁决,并发出限期履行通知。如不履行,法院将强制执行。

 

对于这栋房子为何能在开发商强有力的挖掘机之下留存下来,网上有很多猜测,不一而足。但无论如何,从2004年9月该地区开始拆迁以来,这个“最牛钉子户”已存在两年有余,这在一个民典法规并不完善的社会中,在令人称“牛”之时,都不得不承认是一种奇迹。这既是它令人惊异并受到关注的原因,当然也成为我们进一步关注它的命运的理由。

 

现在看来,从大地上消失,依然是它不可避免的命运。房管局作出裁决,区法院举行听证,最终形成限期拆除、如不履行将强制执行的决定,无论怎么看,这样的程序都是公开合法并且没有瑕疵的。但当我看到这样的决定,一时之间,却是有些失落的。尽管这种失落,不是法治的失落,更不是权利的失落。我只是想,我们能否留下这样一座“史上最牛钉子户”,为我们的权利与法治,为我们转型期的中国,留下一个“最牛”的见证,为我们的子孙留下一个直观的、可以无限追往的活化石?

 

在有些地方总是以各种貌似重大的理由,对公民合法私产进行不由分说的强制征用的现实中,这个最牛的钉子户或许正是上苍在偶然间的一种赐予,它所具有的象征意义会让我们拥有巨大的温暖想象。而且更重要的在于,在这座“史上最牛钉子户”存在期间,正是我国物权法历经无数次审议、修改并最终通过的时期。它的存在,难道不正是物权法的追求所在吗?也许,继续留存这栋房屋,会给开发商带来一些损失,但是我要说的是,它对于一个国家一个城市来说,它所具有的象征意义绝非那一点点损失所可比拟的。

 

很多国家都有一些最有名的“钉子户”,这不是国家的耻辱,而是权利的尊严。19世纪末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时的那座著名的磨房,即在此列。现在依然有这样的故事:一位83岁的老妇成了英国目前最有名气的“钉子户”:她拒绝从位于布里斯托尔市贝德敏斯特村的小屋搬出,因此眼看着周围的豪华公寓把她的小屋淹没。而在美国华盛顿的马塞诸塞大街上,在一片机器轰鸣的繁忙建筑工地中央,有一栋陈旧的小楼,深深的建筑地基使小楼看上去像空中楼阁一样摇摇欲坠。它的房主斯普瑞格思先生一直拒绝搬迁,而开发商对此毫无办法。杨耕身

邓小松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邓小松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