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田禾苗半枯焦 河南豫西小麦旱情灾情写真

翟智高 原创 | 2007-05-09 00:0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天灾人祸 豫西大旱 

         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苗半枯焦

          (河南豫西小麦旱情灾情写真)

    5月4日晚7点30分央视新闻联播报道,河南省粮食产量实现超亿吨,成为全国第三个粮食年产量超亿吨的大省。消息传来,我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据统计,今年河南播种面积达到6354.6万亩,比上年增加162.5万亩,再创河南粮食生产历史最高水平。按亿吨产量计算,河南省平均粮食亩产量达3000斤,人均产量2000斤。

  国家支农惠粮政策充分调动了农民种粮积极性,并且河南省在历史上就有粮食产量在全国名列前茅的辉煌记录,今年虽然全省气候干旱,小麦遭受枯黄病危害,但在当地党委政府的积极引导调动下,广大河南农民发扬积极开展生产自救活动,为确保今自夏粮丰收打下了基础,据估计,今年是国家实行惠农政策的第三年,今年夏粮产量仍将是河南产粮历史上最好的一年。

     网友对这种小麦还没有收到家就吹的误导“新闻”评价说,这卫星放的有意思。不知看了实景照片,吹者脸上发烧不发烧?

    农民为什么穷?都是让那些骗上级的假成绩遮住了实际情况。曾看到有水渠紧闭闸门不让农民浇干旱要死的麦地,要浇地,拿水费钱来(抽水浇一亩地连油费加上水费人工费约需耗去一百斤小麦的费用,而一亩旱地麦总共也打不了几百斤,扣去种籽、肥料、农药费、耕耙整地费,农民的纯收入在哪里呢?

    很多地方每人不到一亩耕地,无论如何也达不到“人均产量2000斤”,不知是从哪儿说起呢?。国家已不收皇粮费,但一些发着国家工资的人,根本不顾农民死活。使人不由想起《水浒传》中的诗:“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苗半枯焦。农夫心内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最后一句改成“不种地者照逍遥。”较符合现在的实情。

    触目惊心的是以下的景象,由于河南豫西近2个半月都没有下雨,4.月份正好是小麦生长最关键的时候,由于天气久旱不雨,大部分的小麦现在已经快枯死,没有枯死的也将大幅度减产,小麦的亩产量估计在100斤之内甚至为零了!

 

 

 

   水利设施得不到有效的维护建设,怎能发挥抗旱作用。

 

投巨资建设的不管用花架子水利工程(镶着瓷砖却不通电):

提灌站门口的麦旱干了:

不能用的水渠:

国家应当将农业政策进行调整,发展适合当地的区域经济,并形成多元化的经营思路,增强农业的抗风险能力。

          

旱灾又加火灾,农民愁上加愁:

   

 

      十几年前豫西丘陵小麦就旱干过,我见过农民收旱地麦不用镰割而用手拔,原因是小麦旱的仅有不足一尺高,无法用镰割,可惜当时没有拍下照片。只记得《中国减灾报》大幅标题“旱、旱、旱豫西大旱”,文中有当时的河南省书记李 长 春 到新安县查看灾情,看到农民的苦情,不禁心中发酸,眼泪下落。

 

  拍摄的旱情图片,是研究气侯变化的真实有价值的历史资料图片,一般喜欢“报喜不报忧”的人不会拍摄这种旱情图片。实际上还有些土薄石渣地干旱丘陵区更是严重啊。

   未来黄线内将是阴阳交会的雨区,但愿北方旱情早日解除:

    现在下雨也来不及,听老农讲,现在下雨土壤气温骤降,干旱已极的小麦会快速死掉,要知现在还不到“小满”呀,苦了旱区农民了。

   

 以下转贴网友“古陵斋主”发表在大河网新锐视野上的“洛阳豫西山区夏粮将大幅度减产甚至绝收!” 豫西大旱图片:

http://vcom.dahe.cn/dhbbs/dispbbs.asp?boardid=339&replyid=727467&id=609654&page=1&skin=0&Star=3

 

 

  

  

   

    

     

      

       

        

  

附录1:作者  樵夫 http://appl.eastday.com/midsky/A001019.htm

   豫西地区的农业约始于原始社会后期,到仰韶时期就已经具有相当规模了。有农业生产就有农业自然灾害。“羿射十日”、“ 鲧禹治水”等传说就是讲人类与自然灾害做斗争的。有文字以来,对农业自然灾害的记载就更多了,“礼记”、“诗经”、“左传”、“公羊传”、“吕氏春秋”中都有大量的记述。
    
    自有文字记载的夏侯癸时(约公元前16世纪)到解放前,豫西13个州、县志上记载的大旱就有164处,105个年份。可见旱灾自古就是豫西地区农业生产之大敌,且越晚威胁越大。
    
    古代洛阳森林面积大大多于现在,降水量亦多于现在。解放初全区森林覆盖率为33%,而现在不到20%。过去,豫西的深山区是很难遇到旱象的。民间素有“天不旱卢”、“卢氏有水不浇田,流到洛宁浇竹园”的谚语。四十年代初嵩县每日樵夫打柴到县城求卖的不下几百副担子,而现在根本无柴可卖,打柴要跑百十里地。
    
    宜阳县志载,明万历四十七年大饥,官府设粥赈济,石村乡绅焦登选输柴1200担以资煮粥,现在石村一带早就无柴可烧了。
    
    洛阳是古都,历代皇帝多喜欢围猎于邙山,足见森林野兽之多,而现在邙山早已经是光秃秃的了。周武王伐纣时,伯夷叔齐扣马而谏未果,耻食周栗,隐居洛阳东郊的首阳山,“饥食松柏籽,渴饮剑清泉”,现在仅存夷齐墓和小庙,“松柏籽”、“剑清泉”踪迹全无。由于森林破坏严重,生态失去平衡,豫西地区年降水量较解放初减少了100多毫米,河水流量锐减,五十年前洛河里还可以行船放排,而今已浅得可趟水而涉了。
    
    旱灾对人民生活和生产带来十分惨重的灾难。古籍中的一些记载和描绘,往往是现在难以想象的。历史上每遇到大旱之年后,就会出现:“食榆皮、草根、雁粪、土块”、“树皮草根,剥掘殆尽”、“剥木皮,捣石为面”、“用榆皮以糊口,食麻饼以充肠,鸡犬杀而不留,牛羊食之净尽”、“赤地千里”、“百姓恐慌”、“饥民流亡,抛男弃女”、“饿莩遍地”、“父子、母女、夫妻相食”。
    
    宜阳县志记载,清光绪三年大旱饥荒之惨景:“四年春,斛谷万钱,人相食,甚至母食子肉,弟爨兄骨,先死者一家人聚食,继死者以次吞馓,虽有情不忍食者,亦不敢野葬,穴圹于家暂揜其尸,阖邑户口流亡十之六、七,牲畜杀无遗种”。
    
    陕县志记载,有邑人宁元善者,于旱荒灾年后记曰:“……糠秕之余,继以树叶、草根、干草、麦秸末、棉花壳及诸树皮,久之,又研白土面,捣料礓以食,到处屎白。……偷狗盗猫,宰牛剥马,而外顽忍者竟食人,饿癡从之。外暴无空尸,内贮有余肉,煮脑炊骨,恶臭外达,更有杀生人者,在门则见入不见出,在道则有血未有人,是以亲邻不敢轻入,近村不敢独往,常道不敢缓行,凛乎杀气之扑人也。……其初,添粮不如减口,于是,致死方法有投弃子女者,有锤击妻妇者,更有困绝父母者。深谷枯井,旷野悬崖,短墙冷室等处,哭喊板拉之凶,酸人耳目,积饿之久,或行而仆,或立而倒,或坐而待毙,或寝而不起。板葬者百不一,入土者十不一,至于道途相望,祠宇相隈,沟壑相堆,床席相倚,死生杂寝无所怪,行坐相践无所惊,宛然一鬼世界矣!”
    
    偃师县大口乡马村保存有清光绪二十八年立的一座“防旱碑”,记载清光绪三年大旱之事实,“甚哉天灾流行之可畏也,人苟稍不思患而预防之,一逢其会,鲜有不束手无策引领待毙者矣,即如光绪二年重九以至四年,一十八个月间,岂真不雨,雨只洒尘,亦岂无雪,雪不厚纸,……嵩邙无色,草木经霜而不生,伊洛断流,鱼非涸辙而亦蹙,……斯时也,五谷不登,岁转成凶,物贱如粪,粟贵似珠,……由是盗贼蜂起,昼截夜抢,路断行人,道不通商……红粉佳人卖靴鞋鲜廉寡耻,白面书生贩人口弃礼灭义,天有杨榆皮以糊口,食麻饼以充肠,鸡犬杀而不留,牛羊食之净尽,最可惨人食人肉……勒石以誌,俾后世子孙闻而知惕,庶几耕三余一,耕九余三,量入为出,思患而预防之……”。
    
    嵩县进士陈肃如有感于旱灾之惨,写下了《鬻妻叹》、《弃儿叹》、《悲流民》等感人至深之诗文,今日读之,仍不禁掩书泪面,叹息不已,现录于后:
    
    
    弃儿叹
    十月身上肉 三年怀中珠
    断绝慈母恩 一朝弃路隅
    大儿已饿死 一女卖为奴
    胡为忍如此 百计无生图
    朝弃午又至 啼饥在中衢
    抱儿拂尘土 开衣亲肌肤
    誓死不舍汝 眼枯泪霑襦
    提携竟无力 况乃柴瘦躯
    廻肠三百转 日暮难斯须
    掩耳强走去 不敢闻儿呼
    
    悲流民(摘抄)
    日光惨惨风声恻 道途行人多死色
    地赤如烧禾尽死 田祖无灵空悲辛
    爹娘忍食亲子肉 新塚掘尸市中鬻
    乡村处处来贩夫 买尽蛾眉东南趋
    道上无有完尸躯 野狗争啣新头颅
    天地茫茫不可呼 谁者有辜谁无辜
    
    鬻妻叹
    牛衣唯汝共 操家赖汝贤
    恩爱十五载 永好期百年
    甕底糠(粟)尽 七日断炊烟
    兄弟莫相顾 姻戚谁复怜
    邻家妇尽去 易米得千钱
    夫为一强忍 妇亦得生全
    勿为苦相守 共死亦徒然
    絮絮终夜语 五鼓犹同眠
    夫起匿邻舍 情思苦牵缠
    从此不复知 永断今生缘 
  

附录2:

1958年6月8日,《人民日报》登载粮食亩产放“卫星”的浮夸报道。

     这天,《人民日报》报道河南省遂平县卫星农业社5亩小麦平均亩产达到2105斤。6月12日,又报道该社放出的第二颗“卫星”,2.9亩小麦试验田,亩产达3530斤。随后,各地陆续放出了小麦亩产“卫星”。6月16日,新华社报道,湖北省谷城县星光社王明进试验田的小麦亩产4353斤。6月23日,《人民日报》报道湖北省谷城县先锋农业社小麦试验田亩产4689斤。

     7月12日,《人民日报》报道河南省西平县城关镇和平农业社2亩小麦创亩产7320斤的记录。7月18日,《人民日报》报告福建省闽侯县连坂农业社2.6亩早稻试验田亩产5806斤。7月25日,新华社报道,江西省波阳县桂湖农业社干部试验田早稻亩产9195斤。7月31日,《人民日报》报道了湖北省应城县春光农业社生产队长甘银发种的早稻平均亩产10597斤。8月13日,新华社报道,湖北省麻城县溪建园一社出现“天下第一田”,早稻亩产36900斤。9月5日,《人民日报》报道广东省连县1.73亩中稻亩产60437斤。

     截止9月25日资料,小麦亩产最高数是青海柴达木盆地赛什克农场第一生产队的8586斤,稻谷亩产最高数为广西环江县红旗人民公社130435斤。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1958年河南襄城人民公社社员大翻“卫星田”,深达一丈二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安徽省枞阳县一块号称亩产1.6万斤的“卫星田”
地里的稻子实际上是从各处移栽来的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卫星田”的稻穗竟能托往一位小姑娘

      1958年 7月12日,《人民日报》报道河南省西平县城关镇和平农业社2亩小麦创亩产7320斤的记录,以下是当时的资料图片:

 

附录3  :《人民日报》 (1999年06月10日第12版)

 重新安排洛阳河山(摘录)

http://web.peopledaily.com.cn/199906/10/newfiles/wzb_990610001102_12.html

  洛阳伊川县有一道绵延上百里的西岭,水源奇缺,遇到干旱,连200米的深井也打不出水来。在这里生活的20多万农村群众,祖祖辈辈缺水盼水,生活十分贫困。

  改变西岭落后贫困面貌,只有引水上山。洛阳市委、市政府动员三县群众投工,1995年开始兴建陆浑西干渠。“咽喉工程”贾雷隧道,岩层软,涌水、泥石流不断,塌方频繁。市领导李柏拴、刘典立、段运劳深入现场了解情况,向市水利局下达了按期打通的死命令。吕玉华局长同技术人员、工人一起,采用“短开挖、强支护、早衬砌”措施,奋战两个月,终于战胜了塌方。全长1671米、历经无数人努力的贾雷隧道终于打通了。1998年11月19日,陆浑西干渠一期工程竣工,清亮亮的渠水流进了西岭千年旱塬,西岭群众再不为吃水发愁,6万亩旱田将变成水浇地。、、、、、

        从南到北,从西到东,洛阳市大型引水工程重新安排了洛阳河山。加上深井工程、提水工程和山区节水灌溉工程,巨大的引水网络有效地促进了洛阳的经济发展。

  洛阳人民经过5年艰苦努力,建设引水吃水骨干工程1100多项,一般工程3万多项,投入各类资金2.26亿元,百万缺水农民已有89万人吃上了自来水。引水吃水工程不仅使干旱山区群众用水无忧,而且促进了山区经济发展。

  现在,洛阳人民可以高兴地报告党中央、国务院,洛阳山区人畜吃水困难的局面已经有了很大改变,洛阳人民的生活正在发生今非昔比的巨大变化。

 

 ----节录自《人民日报》 (1999年06月10日第12版)

 

 

 附(解放军报 2001年12月29日 第3版)

http://www.pladaily.com.cn/gb/pladaily/2001/12/29/20011229001060_army.html

 

 1996年夏,豫西大旱,黄河断流,麦子发蔫耷拉了头 .

----------------------------------------------------------------------

真正的灾难是虚假数字欺瞒上下。 5月4日晚7点30分央视新闻联播报道“据统计,今年河南播种面积达到6354.6万亩,比上年增加162.5万亩,再创河南粮食生产历史最高水平。按亿吨产量计算,河南省平均粮食亩产量达3000斤,人均产量2000斤。”

=============================

1、“今年河南播种面积,”是指2007年。模棱两可的是,不说清楚是夏季小麦还是包括夏秋两季的播种面积。

2、“河南省平均粮食亩产量达3000斤”,是说河南省全省的平均亩产量。但秋粮尚正在播种,产量数据怎么的出来的,如此的“河南省平均粮食亩产量达3000斤”,怎么能做为“央视新闻”呢?

3、“人均产量2000斤。”河南是全国人口第一大省,近一亿人。如按“人均产量2000斤(一吨),”真算是产亿吨了。但粮食产量应按实积种地农民人口计算,不能把工人、干部、军人、学生、商人、失地人员等非种地人口算进去。令人不明白之处是,近年农民向城镇转移,纯种地农民还有多少呢?

============================

中国面粉网:3月下旬至今,河南大部分地区降雨量较多年均值偏少7成,其中豫北、豫西地区较多年均值偏少8成,三门峡市基本无有效降雨。截至5月14日,全省农作物受旱面积已达3100万亩,其中严重受旱面积960万亩;干旱造成40万亩农作物干枯,近300万亩耕地无法播种早秋作物;山丘区59.6万群众、18万头大牲畜出现饮水困难。
   

  一、干旱对小麦生长极为不利,部分地区夏粮将减产。由于当前小麦已进入灌浆期,植株耗水速度明显加快,干旱少雨天气对小麦生长极为不利。洛阳市0~50厘米土层平均含水率8.6~14.4%,低于小麦生长最低适宜含水率15%,直接影响小麦籽粒饱满度,预计减产10%以上。三门峡市小麦受旱面积73万亩,占播种面积61%。淅川县小麦受旱面积达34万亩,其中重旱11.3万亩,干枯面积6.2万亩。内乡县小麦受旱面积58万亩,其中重旱37万亩,干枯9万亩。陕县15万亩小麦受旱,其中10万亩将减收60%。
   

  二、干旱致使部分地方春播受阻。洛阳市旱情日趋严重,干土层已达3—11厘米,春播作物栽种受阻,该市常年春播作物在5月10日前基本结束,但目前栽种面积仅115.6万亩,比去年同期少播51万亩。三门峡市连续50天无有效降雨,致使56万亩春播作物无法播种,占春播面积的56%。
   

  三、当前抗旱存在的突出问题。一是部分地方水源缺乏。内乡县去年10月份以来,平均降雨量较常年同期少41.7%,全县上百条小河已断流,塘坝、水窖干枯,机井水位平均下降2米,48座中小型水库均已接近死水位。濮阳县被调查的4个村,有 3个村的农户反映,由于灌溉渠中无水,农民无法浇灌小麦。二是浇地费用大,影响农民抗旱积极性。安阳县马家乡地处偏僻,水源缺乏,90%的麦田靠天吃饭。当地农民浇一亩小麦平均花费50元。李姓农民说:“浇一亩地的代价相当于40公斤小麦,不是我们不浇,是太贵了浇不起”。尉氏县蔡庄镇一位农民说:“柴油贵,地里用不上电,浇地代价太大了”。原阳县部分地方由于用不到河水,而地下水位下降,机井出水难,抗旱浇麦进度缓慢;大宾乡刘江庄村小麦只浇了25%,阳阿乡吴寨村浇了30%,路寨乡指挥寨村和原武镇南街村的小麦基本未浇。

----------------------------------------

http://futures.money.hexun.com/3382_2230668A.shtml

由于持续高温少雨,河南省旱情急剧发展。目前,河南省受旱范围已由北向南、由西向东、由山区向平原迅速蔓延。农作物受害面积以每天100万亩的速度发展,旱情迅速扩大到全省。近日,从农气中心了解到,由于天气原因,预计今年大部分地区的小麦收获期比常年同期略提前。

据河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5月14日统计,全省受旱面积3100万亩,其中严重受旱面积960万亩,近300万亩耕地无法播种早秋作物。而到5月16日统计,全省受旱面积已达3500万亩,其中严重受旱面积1060万亩,近357万亩耕地因缺墒难以播种,有50万亩农作物干枯,因旱造成山丘区近67万人饮水困难。目前,旱情仍在发展之中。为把旱灾损失降到最低,省财政紧急下拨2500万元抗旱经费,支持各地开展抗旱工作。

   从河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获悉,由于降雨偏少和高温酷热,河南省内旱情再度加剧。
3月下旬至5月14日,河南全省大部分地区降雨量较多年均值偏少七成,其中豫北、豫西地区较多年均值偏少八成,三门峡市基本无有效降雨。截至5月14日,干旱已造成河南全省40万亩农作物干枯,山丘区59.6万群众、18万头大牲畜出现饮水困难。

个人简介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与产业发展研究院研究员,曾长期在科研部门工作,承担过国家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攻关研究项目,成果记在史册里。哲人有训:“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爱好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领域多学科交叉…
每日关注 更多
翟智高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