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民”

赵峰 原创 | 2008-11-09 11:25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上访 

刁民

 

老五是某医院负责业务的副院长。国庆刚过,要到北京去。

我开玩笑说:“你进中央了?要去参加十七届三中全会?”

老五苦笑着:“哪里。去请神回家。我们单位有个蔡哈子(瞎子),是个上访专业户……”

“蔡哈子是我们医院的一名正式职工,他不仅拿正式工资,拿全医院最高的奖金,还几乎不上班。他的工作就是上访。”

“不上班还拿奖金?”

“原来也给他安排了工作的,就是做盲人按摩。其实他也不是真正的盲人,还有零点几的裸眼视力。他从来就没有好好上过班。给人按摩的时候,故意用很大的劲瞎按。我曾经看到他将患者按得像杀猪一样嚎叫。于是,医院也就不敢要求他上班了。”

“那还给他发工资奖金?”

“蔡哈子的父辈据说是革命功臣,在当地还有影响。更重要的是蔡哈子本人本事了得。每一届市委新领导上任的时候,蔡哈子都会想方设法前往拜访。蔡哈子口才很好,对当地情况也很了解。在被接见的时候,一是吹捧新领导,二是介绍分析当时当地情况,最后是陈述家庭革命史及本人当前的生活困难。新来的领导不了解他的情况,往往对他给予同情。以后到医院视察或者会见医院领导的时候,会要求对他的工作和生活给予适当照顾。”

“那他还上访什么?”

“蔡哈子总觉得由于他或真或假的革命家庭背景,他应该过得比别人好一些。但事实上,他既不工作,还整天惹是生非,因此不怎么招人待见。这是他心理不平衡的重要原因。”

“另外,当前社会也确实到处存在不正之风,蔡哈子的上访告状也不完全是无事生非。比如单位搞基建,工程发包及质量监督方面大有问题;设备及医药采购方面,也问题很多。蔡哈子关心这些事情,他也有时间去打听消息并向上级反映。院领导知道蔡哈子的举动,免不了给他小鞋穿。可蔡哈子哪里好惹,反映无效就采取其他方法来惩罚医院领导。我们医院原来有个院长叫#金龙。蔡哈子养了一条宠物狗,也取名叫金龙。他经常将狗带到医院,当着院长和众职工的面耍狗, ‘金龙,打个滚!’‘金龙,磕个头!’借以羞辱院长。”

“大多数领导都怕蔡哈子。大家的共识就是惹不起就要尽量躲。曾经有一位领导扣了蔡哈子的奖金,他就整天赖在别人家混吃混喝。直到医院给他补发了奖金。”

“领导都害怕他,也恨他。因为他的胡作非为使领导威信丧失。前些年,蔡哈子被人暗地里痛打了一顿。大家都觉得是恶有恶报,领导们也觉得解了一口气。蔡哈子一口咬定是医院领导对他打击报复,从市里告到省里,还到北京上访。公安部门介入调查,一直没有结果。蔡哈子就一直上访。只要中央开什么会,他就上北京去。他一上北京,医院就得派人接他回来。给他报销车费,还要招待他好吃好喝。蔡哈子被打一事一直没有侦破,医院除了给他支付医疗费,又给他发放了抚慰金,花费了不少。”

“你怕不怕蔡哈子?”

“不怕。我没有什么可怕的。蔡哈子也不惹我,相反还很尊重,这是我现在作为业务领导来管蔡哈子的事情的原因。其实蔡哈子也不是真正的刁民或者无赖,他也不怎么无事生非无理取闹。他不怕某些领导有他不怕的理由,某些领导怕他恨他也因为有他们自己的软肋。有蔡哈子这样的职工存在在某种意义上或许也是好事,这些年我们单位的财务问题就要比其他单位少很多。”

 

 

 

赵峰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