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为何能当总司令

朱子云 原创 | 2008-03-03 20:06 | 收藏 | 投票
八一南昌起义是大名鼎鼎的朱德地位威望的起点

  1928年4月,朱、毛井冈山会师时,心情兴奋的毛泽东特地换下穿惯的长布衫,找人连夜赶做灰布军装,只为能够穿戴整整齐齐,会见大名鼎鼎的朱德。

  肖克将军回忆井冈山斗争时说,朱德在部队中有很高的威信,部队对朱德带点神秘式的信仰。这种“很高的威信”和“带点神秘式的信仰”印证着总司令的地位。它不仅来源于中央军委的一纸任命,也不仅来源于红军将士在军纪约束下的服从,它更来源于共产党人在最为困难的时刻,在被追杀、被通缉、被“围剿”环境中锻造出来的坚定性。

  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是总司令威望和地位的起点。但南昌起义部队对朱德的认识同样经历了一个不短的过程。无论是起义之前还是起义进行中,组织指挥起义的核心领导成员中没有朱德。起义当天晚上,前敌委员会分派给朱德的任务是用宴请、打牌和闲谈的方式,拖住滇军的两个团长,保证起义顺利进行。

   起义部队南下时,滇军遍布江西。为利用旧谊使滇军让路,朱德又负责起先遣任务。他后来回忆说:“我自南昌出发,就走在前头,做政治工作、宣传工作,找寻粮食……”朱德真正发挥作用是在这支部队面临失败结局的时候。

  9月初,南昌起义军在三河坝兵分两路。主力部队由周恩来、贺龙、叶挺、刘伯承等率领直奔潮汕。朱德率领部分兵力留守当地,阻敌抄袭起义军主力的后路。这就是著名的“三河坝分兵”。朱德率领的这“部分兵力”是十一军二十五师和九军教育团,共计4000余人。3天3夜的阻击使部队伤亡很大,撤出三河坝时只剩2000多人。朱德本想去寻找主力,路遇溃败下来的二十军教导团参谋长周邦采率领的200余人,方知起义军主力已在潮汕地区失败,起义诸领导人都已经分散隐蔽分头撤离了。

  局面困难且严峻。在三河坝完成阻击任务时,这支孤军与上级的联系全部中断,四面又都是敌人,自己也损兵过半,思想上组织上都相当混乱。到底怎么办?朱德就是在这个非常时刻,面对这支并非十分信服自己的队伍,表现出了坚强的领导能力。在商量下一步行动方针的会议上,少数同志觉得主力都在潮汕散掉了,三河坝这点力量也难以保存,提出散伙。朱德坚决反对解散队伍。他提出隐蔽北上,穿山西进,去湘南。

  在这异常严峻的时刻,茫然四顾的人们听从了他的话。10月16日,队伍走到福建武平,还有2500人。10月17日击退追敌,便剩下1500多人了。到达闽赣边界石经岭附近的隘口,朱德亲率几个警卫员从长满灌木的悬崖陡壁攀援而上,出其不意地在敌侧后发起进攻。粟裕回忆说:“当大家怀着胜利的喜悦通过由朱德亲自杀开的这条血路时,只见他威武地站在一块断壁上,手里掂着驳壳枪,正指挥后续部队通过隘口。”

  但局面不会因一两场战斗改变,情况仍在继续下滑,谷底在赣南安远的天心圩。当时已近冬天,官兵们饥寒交迫,人困马乏,战斗力越来越弱。杨至成上将后来回忆当时那支队伍的情况时说:“每个人都考虑着同样的问题:现在部队失败了,到处都是敌人,我们这一支孤军一无给养,二无援兵,应当怎么办,该走到哪里去?”走到江西安远的天心圩,从师、团级主要领导开始,各级干部纷纷离队。最后,团以上干部全部加起来仅剩下朱德、王尔琢、陈毅3人。领导干部如此,下面更难控制。营长、连长们结着伙走。还有的把自己部队拉走,带一个排、一个连公开离队。剩下来的便要求分散活动。部队面临顷刻瓦解、一哄而散之势。南昌起义留下的这点火种有立即熄灭的可能。

 

  保留革命火种的功绩首推朱德

  在天心圩军人大会上,朱德沉着镇定地说:“大家知道,大革命是失败了,我们的起义军也失败了!但是我们还是要革命的。同志们,要革命的跟我走,不革命的可以回家!不勉强!……黑暗是暂时的,只要保存实力,革命就有办法。你们应该相信这一点。”朱德胸中的信心与激情像火焰一般传播给了剩下来的官兵。陈毅后来说,朱德讲了两条政治纲领:一是共产主义必然胜利,二是革命必须自愿。这两条纲领成为后来革命军队政治宣传工作的基础。

  朱德讲话之后,陈毅也上去讲了话。黄埔一期毕业的王尔琢则蓄起胡须,向大家发誓:革命不成功,坚决不剃须!

  为了反抗国民党的屠杀政策,从1927年4月中旬的海陆丰农民起义开始,中国共产党人先后发动了80余次武装起义。历次起义——包括规模最大、影响最大的南昌起义——都失败了。但因为保留下来了革命火种,他们又没有失败。

  保留火种的工作首推朱德。在最困难、最无望因而也最容易动摇的时刻表现出磐石一般的革命坚定性,使朱德成为这支部队无可争议的领袖。陈毅、王尔琢成为他的主要助手。

  部队被改编为一个纵队。朱德任纵队司令员,陈毅任纵队政治指导员,王尔琢任纵队参谋长。纵队下辖一个士兵支队,辖3个步兵大队,还有一个特务大队。剩下一门82迫击炮、两挺手提机关枪、两挺重机枪,合编为一个机炮大队,多余下来的军官编成一个教导队,直属纵队部,共计800人。

  两万多人的南昌起义队伍最后真正保存下来的就是这点家底。这点家底后来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的基础、战斗力的核心。南昌起义的火种从此再也没有熄灭。

  参加井冈山早期斗争的谭震林解放后说过:“留在三河坝的那部分力量假如不能保持下来,上了井冈山,而井冈山只有秋收暴动那一点力量,很难存在下去。”这番话无疑是对南昌起义、对保存这部分力量而不溃散的朱德、陈毅等人的最高评价。

个人简介
丽水市杰出人才;经营管理能手,战略研究、资源配置和绩效管理知名专家。1996年9月起至今在中国工商银行浙江省丽水分行工作。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