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合神离的“和”与“同”

周红梅 原创 | 2008-03-30 11:55 | 收藏 | 投票
“和”与“同”,貌似一样,其实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

      从国家政治的角度,晏子认为,君臣之间的“和”,不是部分黑白、混淆是非的和稀泥,而是要承认矛盾存在的客观性和不同意见的合理性。君可则献其否,君否则献其可,君臣之间,应允许存在不同看法和不同意见,在彼此充分发表各自意见的基础之上达成“和”,才是国家政治的应有状态和理想境界。

      而“同”则相反,“同”否定不同,回避矛盾,不允许不同意见、不同认识的存在及发表。如梁丘据之同于齐侯,乃是为利益驱使谄媚君王,不说真话实话,影附响随,以保持表面上的一致。这不仅表明该臣子人品的低下,也容易助长君王的专制思想,这样的“同”与“和”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和”与“同”是先秦哲学中一对重要的矛盾范畴。早在西周末年,我们的祖先就已经能以“和而不同”的先进思想来认识自然世界和社会政治了。

       郑桓公向史伯讨教当时政局的趋向及避祸之道,史伯依据周幽王实行专制统治的现实,料定其必有亡弊之祸,因而劝郑桓公早作准备。他不仅引《尚书。泰誓》“民之所欲,天必从之”的古训作为历史依据,更以大千世界“和实生物,同则不继”的道理作理论依据,来论之专制统治的必然失败。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周红梅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