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流浪者一片容身之地有多难

田成杰 原创 | 2008-03-31 18:53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社会 民生 救助 弱者 流浪汉 

    “消灭”流浪汉岂能掩耳盗铃?

  说“消灭”流浪汉这个话题并不新鲜,是因为你可以随意把“流浪汉”调换成“乞丐”、“污染”、“贫困”、“网络消息”、“苍蝇蚊子”、“盲流”、“腐败”、“贪官”、“黑社会”等等我们认为有碍观瞻或不利于社会安定的名词,对对这些负面的东西,我们的“消灭”措施通常也只有一个:捂!这和古代那位捂着耳朵偷东西的老兄如此想象,直叫人对“与时俱进”这句语录产生了怀疑。
  周星驰的电影虽然无哩头,却总能冒出那么几句经典出来。“决定丐帮人数的关键,不是在丐帮帮主手中,而是在于皇帝手中!”这是他在《武状元苏乞儿》中对皇帝大人说得一番话。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看来丐帮的领导比现在的干部高明多了!是啊,面对流浪汉这社会的产物,无论是一国之君,还是一市之长,本该深刻反思,励精图治,寻找富民之策,才是光明正道,怎么能学那盗铃贼,一心只想掩盖事实、捂住真相,只图粉饰太平呢?但话又说回来,这种三岁小孩才用的问题处理方式,不是堂而皇之地被我们的官员们谙熟地运用了几十年了吗?广州的父母官遵循习惯和传统,至少不能说是有“原罪”的!
  “我不会眼睁睁看着你跳楼的,我会闭上眼睛的”,这句网络电影中的戏言,现在竟成了官员的座右铭!这倒让我想起了一个叫《老刘求医记》的故事,附于文后,权且当做本文结尾:
  说广州有这么一位名医,专治驼背,成功率100%(这个数据可是经过统计局和驼背认证组织双重认可的)。老刘是内蒙古人,在山西黑砖窑关了三年,被弄成了驼背,生活不能自理!看到这个消息激动万分。虽然法院判决的赔偿一分也还没拿到(说是山西那边要修个黑砖窑纪念碑,暂时扣下了!),但判决书总算还能买个几十块钱,家里也有些不值钱的东西,变卖后凑够了盘缠和治疗费,和儿子小刘千里迢迢找到名医!
  这名医也真牛B,治疗室就设在市政府(哎呀,这市政府可真TM气派,据说是按照南京中山陵的三倍大小仿造的),里面挂满了各种各样的牌子、锦旗、奖状、感谢信、领导人照片……;名医上下班开坦克,还有荷枪实弹的若干保膘,真不威风!见了这阵势,老刘一下子放了心:这么牛,肯定医术高明啊!于是他放心地交了钱(钱不够,还把小刘的上衣搭上了),跟着名医来到治疗室。
  名医让老刘躺在一块平板床上,用钢筋绑好身体,四肢尼龙绳子拴紧……然后八个大汉(兼保膘)齐声喊一、二、三……一起扯……这老刘听到“咔嚓”一声……
  至于后面的事,老刘就不知道了,因为他直挺挺地躺在那里,死掉了!
  后来,小刘抱着不再驼背的父亲去找名医。名医说:没错啊,我只管治驼背,不管死活!小刘又到隔壁找市长,结果被以扰乱社会治安罪被城管关了起来(广州城管据说有关人的权力,尚待核实),在“号子”里因为态度不好,又差一点被打成驼背!后来,他成了流浪汉,在街上乞讨为生。有一天大家都在欢天喜地地过什么节日,他被当作有碍观瞻的清扫对象,抓了起来,被押上了返家的火车。火车刚进山,他就莫名其妙地掉了下来(好像屁股上挨了一脚!),差一点没摔死……举目无亲的小刘没有办法,只能沿着铁路就近找了个城市,继续他的流浪生活去了……

  
注:为了防止本故事成“假新闻”,本人特此声明:这只是个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
  
曹 操
  
2007-7-31
  
(管理e栈www.earm.cn/bbs曹×2007-8-1首发)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田成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