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中国迅速行动安置灾民

高建婷 转载自 华尔街日报 | 2008-05-22 10:27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中国 华尔街日报 安置 灾民 
中国迅速行动安置灾民
2008年05月21日11:45

 

估算,上周中国四川省强烈地震现在已造成500万人无家可归,是人们记忆中全球最严重的难民危机之一。为安置灾民,中国政府动用了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工作策略,并将为他们建造大量的价值460美元的房屋。

中国民政部发言人周二发布了上述数据,意味着和2005年美国的卡特里娜飓风以及巴基斯坦大地震时相比,中国眼下面临着更严峻的灾民安置问题,当时在美国和巴基斯坦分别有超过100万和300万人因灾痛失家园。据估算,2004年袭击12个亚洲国家的海啸致使100万人无家可归。



在这场中国数十年来最惨重的自然灾害发生八天后,从废墟中拯救幸存者的工作迅速被另一项同样艰巨的任务所取代──对数百万生还者进行救济。

中国民政部副部长姜力表示,现在政府的工作重点是重新安置受灾人员,并为他们的生活提供保障。

中国在帮助流离失所的灾民解决住房问题时秉承了政府参与、低成本高产出的原则,这一点和中国经济奇迹的特点倒颇有相似之处。

在四川都江堰市,一种价值460美元的聚苯乙烯泡沫塑料房屋能够解决燃眉之急;它的墙壁定型就像水泥地板风干那样迅速。在容纳了逾25,000名灾民的绵阳市某体育馆,政府部门已灾民的安置点进行了“分区”,很快各区将接管分发食品、现金等救济事务。

总工程师黄良表示,预计在不到两周的时间里,这种价值460美元的房屋将在都江堰为2,000个家庭提供栖身之所。这种15平方米的房屋前后都有窗户,每家都能供电,在每条街区的两端都有公共厨房和卫生间。通常这样的房屋是供建筑工地的工人居住和使用的。

工人们从上周六开始全天工作。他们平整了一块直到上周前还是建筑垃圾倾倒场的土地,并从60辆水泥搅拌车中向木制结构中注入水泥。当水泥半干后工人们将由双层预制薄水泥板夹30厘米厚泡沫塑料制成的墙壁立起,然后再用金属框架加以支撑固定。工人把一扇扇绿色的窗户从一辆卡车上卸下,再把它们镶嵌在墙壁里。

很难为这么多无家可归的人找到一个更持久的解决方案。这些难民中大多数人既无保险又无其他指望得上的资金来源,因为老家现已被地震摧毁的房屋就是他们曾有的全部身家了。

黄良表示,他所隶属的这家总部设在成都的国有建筑企业已搁置了超过9万平方米的其他建筑项目,全力以赴投入到灾民安置房的建设中。黄良说他不清楚成本将由谁来负担,但当务之急是先把房子建起来。

在重建工作开始之时,灾区城市中的帐篷已是随处可见,人行道和公园看起来就像是巨大的露营地。政府估计还需要多达150万顶帐篷,它们当中有些要留给成都当地人,虽然后者的房屋没被震倒,但对余震的恐惧令他们有家不敢回。

点击下图查看更多图片

border=0在什邡,各种红色、白色、蓝色的帐篷绵延了几公里。周二下午开始下雨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将这里把守了起来。这个地方比邻一个新的镇中心,现在这里满是免费的食品、饮用水,中国红十字会的医疗设备,当地还有一家邮局,甚至还有中国移动(China Mobile Ltd.)提供的电话卡。

中国政府所付出的努力给一些局外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退休的美国海军将军詹姆斯•琼斯(James Jones)周二在北京表示,这一地区显得井然有序。

已有25,000多人逃离了家乡,在绵阳郊区的某足球场安顿了下来。他们当中大多数都说自己来自北川,这座县城现在已是废墟一片,洪水和泥石流迫使许多人仓皇逃命,一开始是徒步,后来乘坐了军队提供的交通工具。许多户人家都表示他们对政府提供栖身之处心存感激。

绵阳市人大代表王瑜表示,政府的目标是在未来四、五天中让这些灾民搬离体育馆,住进帐篷。体育馆周围现在看上去已经密密麻麻地支起了1,000顶帐篷。

眼下朱黄翠就住在体育馆较高层的看台上,她和几位家人共用两块小小的硬纸板。她丈夫的哥哥也和他们生活在一起;他是一位40岁的智障人士,总是把在地震中受伤的胳膊伸给记者看。朱黄翠说北川老家的村庄已经断水,所有房屋都坍塌了。她说:“政府让我们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

由于使用太过频繁,体育馆的厕所臭气熏天,而且灾民们也没有地方洗澡。不过这里有志愿者给孩子们分发糖棒,并不停地清空垃圾,打扫地板。很多人都拿到了替换的衣服,他们脱下来的脏衣被铲到了一辆垃圾车里留待异地处理。

中国政府在组织类似于绵阳体育馆这样的灾民救济工作时有一个巨大的优势,那就是中国的户籍登记制度,这套体系大致跟踪纪录了持有政府发放的居民身份证的所有人员。

像中国许多城市一样,绵阳体育馆也已经进行了分区。信息产业部当地官员管理了靠近东门的第16区,他们已经对这里180多人身份证的详细信息进行了纪录,并承诺他们将在随后几天领到“救济卡”。凭这张卡片,灾民每天可以领到1斤粮食,外加人民币10元(合1.43美元)的现金补助。官员表示,这套分区系统还将帮助政府分配帐篷以及其他更长期的住房。

LIU JIN/AFP/Getty Images
灾民自己动手改造的临时居所
中国政府的快速反应应该归功于像武晓玲这样的干部。这位什邡党组副书记现在驻扎在当地人民解放军78187部队所搭帐篷旁边的捐赠中心,她工作中离不开一个钱包大小的笔记本,上面记着所有重要的电话号码。她指出,在上周大地震发生后仅仅几分钟,市长就在政府大楼的停车场召开了首次会议。现在这个镇容纳了周围六个村至少5万名难民,他们被临时安排在26个安置点。

武晓玲自豪地带领访客来到了当地一个运动场,暂住在这里的人家已经把跑道变成了帐篷的海洋。她说,这里是镇里的中心地带,有很多空地。

在跑道边上,一块绿标的啤酒广告牌下住着25名从红白镇逃难至此的灾民。他们表示很高兴能在经过这么一场劫难之后在什邡安顿下来。他们说很多村民在地震中遇难,在村里上小学的孩子中有一多半都夭折了。一队村民翻山越岭逃了出来,在走了五个小时之后遇到了一位志愿者,他用自己的卡车把他们送到了什邡市。这群人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年轻女子说,政府叫我们来的这里。当被问到他们什么时候离开、又往哪里去时,她说:“我们怎么会知道?”

政府在给难民重建家园的工作中并不是在孤军奋战。什邡一家化工厂正在清理一块自有土地,旨在为300户失去住房的员工建设一个新的帐篷村。重型推土机正在清理场地,挖掘机则在开挖排水沟。该工程的财务负责人马晓念表示,员工们有望在五天之内搬进新家。马晓念说,由于有这么多人仍无家可归,我们应该尽快完工,不能等着政府来安排这件事。

不过马晓念的迅速行动给48岁的邱燕带来了影响。就在地震发生前,她和她的丈夫还在这片土地上种植水稻。虽然他们知道早晚要搬走,但这一天还是来得太快了。她自己的家现在也不安全,一大块天花板悬挂在炉子上方,她们夫妇二人只好在一个简陋的小木屋里睡觉,而且他们还担心自己搬进楼房的计划会因这场大地震而泡汤。听着推土机的噪音,邱燕大声说,现在我们是没有土地的农民。

James T. Areddy
个人简介
关注新公关、新能源、新媒体研究.
每日关注 更多
高建婷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