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 出 神 话 时 代

宋圭武 原创 | 2008-09-14 21:26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     

走 出 神 话 时 代

 

                                               宋 圭 武

 

人类总是生活在神话的迷雾中。神话不仅存在于古代社会,现代社会仍到处充满神话。生产力的发展并没有消除神话产生的现实根源和知识根源。

资源的有限性与欲望的无限性是神话产生的现实根源。一方面,社会经济资源是有限的,另一方面,人的欲望又是无穷的。如何解决这一矛盾,人类社会主要是通过两种途径:一是在现实世界通过资源配置的效率化和公平化来尽可能实现欲望的最大满足。这种途径主要采取制度创新和技术创新来解决。二是通过一个虚拟的神圣世界将这一矛盾交给一个权威去解决。这种途径主要是通过神话方式来实现。由于有限的空间和时间容纳不了无限的欲望,于是人自身就陷入痛苦之渊。如何解决,将无限性分裂出去就是一种有效的选择。但分裂并不意味着要完全放弃对无限欲望的追求,而是要寻找一种新的实现途径,神话就是这种分裂的结果。通过分裂,人自身将有限性留给了现实的世界,将无限性留给了虚拟世界,从而有效缓解了有限与无限矛盾的张力,减少了人在现世所面临的痛苦和不安,也实现了自身内心世界的平衡,这也客观增加了人生的效用水平。所以,神话可以看成是人类为解决资源有限与欲望无限的矛盾而为自身设定的一种虚拟手段。

人类认知水平的有限性和知识的不确定性是神话产生的知识根源。罗素在《人类的知识》最后一页中写道:“全部人类知识都是不确定的、不精确的和不全面的。”面对不确定性,如何解决,人类主要通过三种途径。一是努力通过科学研究,来提高认识世界的确定性。二是通过创新制度系统,来增加人类活动的确定性。海纳指出:制度起因于个人在面临不确定性时所做的努力,通过限制人们的有效选择并因此使行为可预测,从而减少不确定性。没有制度就没有秩序、没有社会、没有经济、没有国家组织。”三是通过神话方式来解决。在某种意义上神话也可以看成是人类应付不确定性的一种特殊方式。神话在减少不确定性方面主要有这样一些功能:一是为不确定性的存在提供一定的解释依据;二是减少人类在面对不确定性时所产生的恐惧感;三是通过将不确定性交给神圣世界而为人类自身寻求一种精神解脱。

神话的实质是否定。对一个具体的人而言,神话的存在既否定自己,也否定别人。一方面,人们借助神话消解自身肉体与灵魂的矛盾;另一方面,人们借助神话来消解自己的存在与别人的存在的矛盾。而两种消解的途径实质都是否定。神话对自己否定的是:自己的精神存在否定自己的肉体存在,自己的虚拟存在否定自己的现实存在。神话对别人的否定是:在现实中,由于资源的稀缺性,自己的存在扩展总是要以否定别人的存在扩展为一定前提,而神话为这种否定提供了一种间接和虚拟手段。但否定的最终目的是肯定,因为人们总是希望通过一些个人现实行动的改变来影响神话世界,并依此想借助神话权威的力量达到个人更长远的利益目的。这里肯定的是自己的长远利益,而否定的是自己的短期利益和别人的利益,神话在这里只是起了一种手段作用。

神话的演进存在一定的阶段性和循环性。在古代,神话主要表现为自然神话,如图腾崇拜、自然崇拜等。自然神话是将自然界直接作为崇拜的对象,是神话产生的幼年期。中世纪以来,神话主要表现为人格神话,如基督教、伊斯兰教等。人格神话实现了崇拜对象从自然到人的转化,但所崇拜的人并不是真实的人,而是一个虚拟的人,上帝就是一个虚拟的人。从自然神话到人格神话,崇拜对象实现了从物质领域到精神领域的转化。文艺复兴和工业革命,使神话又进入一个新阶段,崇拜对象又从精神领域回归到物质领域,但这种回归不是简单的重复,而是进入到一个新层次,就是货币神话,就是货币和财富成了新的崇拜对象和新的主宰。西方资本主义的发展,为这种货币神话和财富神话提供了一种典型形式。由于历史发展的不平衡性和曲折性,从自然神话到人格神话再到货币神话的演进路线并非是单线的,而是三种形式有可能并存,并且也有可能出现回复和倒退。

在现实生活中,神话的表现是多方面的。

在政治层面,神话的主要表现就是权威主义。权威主义也可以看成是一种神话意识在政治领域的渗透。神话意识是产生集权体制的催化剂。这里权力就是神话,并且权力越大,神话的成分也就越浓。一方面,是无权者崇拜有权者,有权者是神话,同时神话也为无权者实现目的提供了一种虚拟手段;另一方面,有权者也喜欢被别人崇拜,神话也为有权者提供了一种祥云般的呵护,所以,神话也是有权者的座上宾。在现实社会,集权主义与神话总是相互缠绕,相互催生,共同构成了集权主义延续的DNA双螺旋结构。

在经济层面,主要表现就是财富崇拜。这里财富的拥有者就是神话,并且拥有的财富越多,其神话的成分也就越大。巴菲特是神话,比尔·盖次是神话,马云也是神话,但如果这些人没有财富,神话也就不成其为神话。

在文化层面,明星就是神话。追求成功是人生的本能,人类对成功的追求就是对梦和神话的追求。但成功并非属于任何人,成功总是属于一部分人或少数人。由于自身素质、运气或是勤奋的原因,一些人在某些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些人自然也就成了别人神话的对象,成了别人精神的寄托者和崇拜者。这里一个人能成为明星,既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一方面,明星是神,是众人的精神崇拜者;另一方面,明星也是人,是一个现实的肉体存在。作为受众人崇拜的明星,其自身肉体需要完成的任务是双重的。一是要完成自身的灵魂对自身肉体的托付;二是要完成众人的灵魂对自身肉体的托付。在这种情况下,明星的行为就需要更多对自身的否定。在本次奥运会上,刘翔退赛就是一个例证。刘翔的速度是刘翔成为明星的基础,但刘翔毕竟也是一个普通人。作为一个普通人,退赛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也不会引起多大社会反响。但作为明星的刘翔就不一样,因为刘翔身上背负着更多众人的灵魂和寄托。这里刘翔的肉体需要完成双重的托付,就是既要完成自己灵魂的托付,也要完成别人灵魂的托付。当刘翔的肉体与这种托付发生矛盾时,社会焦虑也就产生了。再如姚明,姚明的高是成就姚明成为明星的基础,这也给姚明带来了巨大的个人成功。这里姚明也就成了神话,姚明与一澳大利亚女篮球队员的吻也就成了神话。既然是神话,吻的时间也就有了神圣性,就不能有误差,5秒种就是一种精确的度量。如果姚明是一个普通人,这里情况就大不一样,就是吻上5小时,也未必能引起人们的注意。精神的神可以脱离肉体的限制,但现实的神是不能脱离肉体的限制的。明星是现实的神,所以明星既是幸福的,也是不幸的。

人类应当走出神话的迷雾,其实,人类自己就是自己的神。神话的未来形式应是回归人类自身。从神话产生的历史和演变过程看,自然神话、人格神话、货币神话都是人将一个外在的东西作为崇拜的对象,实质体现的是人类对自身的否定。人类需要完成从外在崇拜到内在崇拜的转变,就是人类自己是自己的神。社会发展观应当真正实现从以神为本、以物为本到以人为本的转变。人类实现从外在崇拜到内在崇拜的转变,这里人类自己解放自己的的前提条件。人类应当抛弃虚幻的解脱,进入现实的境界,人类的救世主就是人类自己。

人是社会的人,人类的发展就是社会的发展。人类如何自己解放自己,关键是要树立正确的社会发展观,这是解决问题的根本。笔者认为,社会发展观主要要体现三个关键词:理性、诚信、人本。

理性是支撑社会发展的一个基本要件。理性包括两个层面:一是指真,二是指求真。真主要反映客观;求真主要反映主观。真和求真本质上是统一的。因为理性本身需要理性精神去发现。笛卡尔认为:只有那种被认为具有绝对必然性的而且不会被质疑的东西才属于理性认识的范围。真意味承认存在着一个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宇宙秩序和法则。求真就意味着要有独立精神和批判精神,就意味着要怀疑一切;但怀疑本身不是目的,怀疑只是手段,目的是要达到真理。所以理性就意味着反权威,就意味着创新和科学。有了科学性,就意味着发展的整体性和长远性就能得到有效保证。相反,发展就只能体现为局部性和短期性,就不是真发展,只能是伪发展。所以理性是社会发展有效率的基本保证。

诚信是支撑社会发展的另一个基本要件。秩序的灵魂是诚信,而秩序是国家健康发展的必要保证条件。诚信的本质是遵守承诺。而秩序的本质也是一种承诺,是一种众人的承诺和约定。所以,有诚信意味着秩序能得到有效执行,意味着社会有机体运行有序化将得到有效保证。这样,对于一个社会竞争主体而言,预期就有价值,契约就能得到有效执行,交换就能得到顺利实现,资源就可在不同空间和时间内能得到有效配置。诚信与制度相比,制度是外在的,诚信是内在的。有诚信,制度就能得到有效执行,制度就不会成为聋子的摆设。反过来,有制度无诚信,制度的运行就将是高成本的,弄不好,制度就是一个聋子的摆设,制度的约束就只能表现为一种纸上的约束,而不是现实的约束。

人本为社会发展规定了正确的目标和方向。从注重神到注重物,从注重物再到注重人,这是社会发展观的一个根本转变。同时,坚持社会发展中的以人为本原则,这也是历代一些思想大师们的一贯理想。从发展的观点看,社会是由人构成的,人即是社会发展的手段,同时又是社会发展的目的。目的和手段相比,目的显然是第一位的。如果一个社会发展不能以人为本,这样一个社会就不能称其为社会,充其量只能是一个禽兽的世界。所以,只有坚持社会发展的人本原则,才能真正掌握社会发展的本质内涵,也才是社会发展的正确方向。

未来社会应当是和谐社会。而理性、诚信、人本将是和谐社会三个最重要的立足点。理性为和谐社会提供发展效率,诚信为和谐社会提供发展秩序,人本为和谐社会提供发展目标,三者构成了一个发展的有机体系和稳固结构。

自由、平等、博爱也是人类社会发展追求的目标,但自由、平等、博爱必须要建立在理性、诚信和人本的基础上,否则,自由、平等、博爱就有可能是伪的,而不是真的。自由若失去了理性、诚信和人本,自由就只能是动物的自由。平等若失去了理性、诚信和人本,平等也就只是封建等级式的平等。同样,爱也不能脱离人本原则,失去人本原则的爱客观上也是不存在的。

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人类的天堂就在人类自身,不在别处。路漫漫其修远兮,人类通向光明的路并不总是平坦的,人类要建设和谐社会的任务也是艰巨的。

 

 

 

 

 

通讯地址:甘肃省委党校经济学教研部    

邮编:730070

电子信箱:gssgw007@sina.com

作者职称:教授

 

宋圭武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宋圭武,男,汉族,1964年生,甘肃靖远人,中共甘肃省委党校(甘肃行政学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主任、国家二级教授,甘肃省人民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主要研究方向为三农问题、经济理论和中国经济改革问题。…
每日关注 更多
宋圭武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