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学俊:困局——与陈嘉珉先生商榷

陈嘉珉 转载 | 2009-01-26 08:42 | 收藏 | 投票

陈嘉珉按:从评论文章中吸取知识营养是我上网九年来最大的收获。在评论文章中,最珍贵的是批评文章,当时看了不舒服,但数月或数年之后细读,常常茅塞顿开,受益匪浅。为便于集中浏览、温故纠错、增进交流,特开设他山之石-网友批评(转帖)专栏,存放已拜读的评论文章。

 

价值中国网 > 文化/社会 > 历史/哲学 >

应学俊:困局——用一元文化论解读中共执政地位——与陈嘉珉先生商榷

http://www.chinavalue.net/Article/Archive/2008/12/8/148362.html

作者:应学俊 | 原创 | 2008-12-08 20:11 |

标签:困局 解读 一元文化论 中共执政

近读陈嘉珉先生长篇博文《中共执政是一元文化的必然选择》(以下简称《选择》),读后睁大眼睛凝视该文颇感新鲜,似感有理论创新的意味。但细读全文,深感此说不仅无益于中共作为执政党的地位从理论上的进一步确立,而且对于这种确立是有害的。仅从文字表达和逻辑上来说,《选择》一文绝对不20071115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的《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对于这一问题的理论阐述更具说服力和科学性。本文欲着重从文字、逻辑和历史事实的层面,与《选择》一文的作者作一点商榷、探讨,笔者才疏学浅,欢迎斧正。

一、究竟是什么决定了中共的执政党地位

陈嘉珉先生用了大量篇幅阐述中国文化中的一元之价值取向,尤其还将《易经》之规定引述出来:‘一阴一阳之谓道’而‘阳尊阴卑’,然后‘天尊地卑乾坤定’,否则‘乾坤’就‘定’不了。甚至不惜引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样纯粹宣扬封建帝王专制的糟粕来佐证所谓的一元文化论。《选择》一文在用大量篇幅论述了中国文化一元论以后,九九归一,落实到了这里:一方面是承载‘一元’文化的中国国民选择了共产党,另一方面是强烈主张‘一致’原则的共产党又投合了受‘一元’文化熏陶的国民心态——这是‘历史的必然选择’最深刻的含义。选择》大致就是循着这条思路来解读和确认中共执政地位之由来的。

不仅从文字和逻辑上来说,即使从历史事实来看,《选择》一文的上述观点有一个最不能成立的就是,它否认了建国初期民主党派、全国人民表示愿意接受和拥护共产党领导的根本原因——即当时各民主党派和人民团体认为共产党代表了全国最大多数人民根本的利益。如果用党的十六大提出的中共立党之本、执政之基、力量之源三个代表来说则更加全面,即中国共产党必须始终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如果仅用所谓中国文化一元论的价值取向来解释中共的执政党地位,那么就会出现难以自圆其说的情况。何谓一元或曰一元化?辞典释义:由多样向单一发展;由分散向统一发展。亦特指集中统一

1949年以前,国民党、蒋介石长时间训政,可谓集中,可谓集权——公然提出一个政党、一个领袖、一个主义。开口闭口党国——党在国之上,还不一元化吗?蒋介石坚决反对多元化,对共产党欲斩尽杀绝,对马克思主义等进步意识形态视为洪水猛兽,禁止传播,严格限制新闻自由——鲁迅的《准风月谈》则是对此最好的记述;甚至对民主党派也是欲禁则禁,欲开则开,随心所欲;对争民主、争自由的爱国进步人士甚至不惜动用法西斯暗杀手段,李公仆、闻一多及其《最后一次演讲》至今还萦绕耳畔。承载‘渗透国民骨髓’的‘一元’文化之中国国民为何没有选择也是强烈主张‘一致’原则的国民党,倒反而群起而攻之将其打倒了呢?所以,中共执政是‘一元’文化的必然选择此论难立。应当说,中共执政是中国各党派、中国人民对于能代表他们根本利益的政党选择的结果。反之,不论什么党,不论文化如何一元,如果它不能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仅靠法律、国家机器来维持执政地位也是难以为继的,因为这是客观规律决定的。国民党之垮台就是最有力的佐证。

二、用所谓一元文化论来巩固一言堂是有害无益的

选择》一文以所谓中国文化一元论为本,公然要巩固毛泽东、共产党所反对的一言堂,笔者实在不敢苟同。《选择》一文说:从根本上讲不是共产党想搞‘一言堂’的问题,而是因为宿命规定和根深蒂固的中国文化是‘一元’文化。处身在‘一元’文化中的共产党,它要搞‘多言堂’也搞不成;它要搞,‘一元’文化就会抛弃它,人民就会抛弃它,让它退出历史舞台。”“大一统的根本特征是思想统一选择》对该文所述之一言作了界定:什么叫‘一言’?就是只能有一种治国意识形态,不能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一言’只能存在于一个统治集团和统治者的头脑中且冠之以宿命规定

看到《选择》一文如此鼓吹一言,笔者不禁想到了林彪的一条语录:中国有八亿人口,需要有一个统一的思想,这就是毛泽东思想(原句基本如此,尚未查到出处,但文革中过来人大多会背的)。《选择》一文的观点与林彪所言何其相似乃尔!按照《选择》一文的逻辑,恐怕如此甚好,八亿人有一个脑袋思考问题足矣,不要随便搞什么创新,思想更不能解放,这就符合一元文化论了。——然而,历史证明,此路不通。

用所谓中国文化一元论来巩固一言堂,来禁锢思想,这对共产党之执政是有害无益的,也与中共当今之倡导相悖。照《选择》的观点来看,《国际歌》中的让思想冲破牢笼、党中央号召进一步解放思想,这些都错了,因为思想一旦解放,一旦冲破牢笼,这意识形态就难免会有有别于统治者的新东西出来,岂不危险?然而,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制度本身,正是对一言堂的否定;中共一再号召解放思想也是对一言堂的否定。如果一言只能存在于一个统治集团和统治者的头脑中,那就不会有小岗村的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出现,因为那时统治者还没有明确允许搞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笔者还想到,中共如果还是坚持如文革中的独家争鸣,恐怕连《选择》一文也是发不出来的,因为它与《中国政党制度》白皮书的论述是很不一致的,甚至是风马牛不相及的,违反了一言堂的原则。

早在1962130日,毛泽东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史称七千人大会)上发表讲话(见《毛泽东著作选读》下册,可点此链接),他在最后谈到一定要把民主集中制健全起来时说:没有民主,不可能有正确的集中,因为大家意见分歧,没有统一的认识,集中制就建立不起来。”“让人讲话,天不会塌下来,自己也不会垮台。不让人讲话呢?那就难免有一天要垮台。至少,从理论上来说,毛泽东还是不主张搞一言堂的,对于多元一元的辩证关系还是看得比较透的。

毛泽东早在19457月,在延安窑洞回答黄炎培关于人亡政歇周期率问题时指出: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毛泽东在中共八届二中全会说过:现在,有这样一些人,好象得了天下,就高枕无忧,可以横行霸道了。这样的人,群众反对他,打石头,打锄头,我看是该当,我最欢迎。而且有些时候,只有打才能解决问题。共产党是要得到教训的。(点击引文链接)毛泽东犯过一些错误,但也未必他说过的话都无足训,比如以上讲话就说出了客观规律。而毛泽东如果一直照他自己说的那样去做,晚年也不至于犯诸如文革等那样的错误。

翻开中共文件和毛泽东文选,反对家长制一言堂的论述比比皆是,即使文革中有的社论也还强调这一点。不知《选择》一文的作者注意到没有。如果坚持一言堂,那还要党内民主吗?那还要民主党派长期共存、参政议政吗?那还要人民监督政府吗?那还要互联网吗?如果坚持一言堂,那最好回到文革去,毛泽东一有最高指示发表,全国人民即使半夜三更也敲锣打鼓上街游行庆贺,敬祝他老人家万寿无疆,万岁万岁万万岁,那真是绝对一元化一言堂的。

而《选择》一文还有这样的论述:从地方、行业和单位的角度讲,要维护地方、行业、单位党组织和行政首脑的‘一元’领导权威。如果你总认为真理在自己手中,一味钻牛角尖,没大没小、没老没少,上下不分、尊卑不分,就会破坏一元、破坏和谐,从而制造混乱、制造分裂,导致工作事业弊大于利、得不偿失的后果——这个后果,必然远比没有真理的情况还要糟糕。——笔者实在不明白,在论述如此重大的一个论题时,何以连没大没小、没老没少,上下不分、尊卑不分这样看似口语化的、似乎谈论邻里纠纷且无确切含义的俗语都用上了?难道从理论上讲在中共党内是要分尊卑、上下、长幼的吗?难道党员和领导干部之间的关系不是民主、平等的吗?难道我们的公民在政府官员面前真的要分出尊卑而动辄跪求政府吗?难道动辄出现跪求政府这样的事情、文字是正常的、应当的吗?那何以解释我们的官员都是为人民服务的,都是人民的公仆呢?这不是主仆、尊卑倒置了吗?呜呼,如此一言堂

三、一个伪命题:历史上所有的社会动乱,都是因为一元文化、一元政体惨遭破坏;而历史上所有的社会稳定,都是由于一元文化、一元政体得到有效遵循

说这是一个伪命题,因为它无法立论。

首先,能将历史上的革命、农民起义、改朝换代的战争统统称为贬义的社会动乱吗?(至少在上述语境中应属贬义)。《选择》一文的作者不知是如何看待中国古代历史上的农民起义,如何看待北伐战争,如何看待为推翻国民党统治而进行的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战争。那些战争的起因是什么?就是因为一元文化遭到了破坏?如果依《选择》一文把历史上从陈胜吴广开始的所有农民起义、改朝换代的战争乃至革命战争统统称之为社会动乱的话,那么,它们的起因绝不是什么一元文化一元政体惨遭破坏,而是毛泽东早就做过的最精辟的总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陈涉世家》便是最好的佐证之一:会天大雨,道不通,度已失期。失期,法皆斩。陈胜、吴广乃谋曰:‘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如果说这些社会动乱使一元文化、一元政体遭到破坏,那恰恰是结果,而不是原因。

选择》一文中还写道:一部中国近代史就是一门伟大的政治课,这门政治课只讲了一条伟大的真理:只有‘一元’政治才符合中国‘一元’文化的国情民意。那么请问:国民党时期党在国之上一元政体该不该惨遭破坏?国民党独裁的一个政党、一个领袖、一个主义之一元化该不该推倒?完全用所谓的一元文化论来佐证中共的执政地位是无法成立的,因为它进入了一个无法自圆其说的误区,还是《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阐述得较好一些。

诚然,在秦以后,很多朝代确实绵延时间很久,甚至数百年,似乎颇为稳定和谐。经历了焚书坑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这样的意识形态整肃以后,异端邪说不见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忠孝之类的儒家文化确实成了中国古代主流文化价值,实现了《选择》一文中所述之一元化,也实现了社会的所谓稳定(相对)。然而遗憾的是,历史还让我们看到,正是这种一元文化的禁锢,导致中国文化发展的禁锢和停滞,导致各方面的创新逐渐与中国无缘,导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之中国封闭的封建专制社会历史那样漫长,导致中国由盛及衰,落后于世界诸如英、法、日等其它小国的发展,导致八国联军使用着中国最早发明的火药、举着洋枪拖着洋炮打进国门火烧圆明园,导致诺大的中国在甲午海战中败给弹丸之地的日本……清王朝的覆灭恰恰不是因为大一统的一元文化、一元政体惨遭破坏,而是一个封闭、禁锢的系统必然退化的历史归宿——这是系统论所揭示的客观规律。我们还看到,当代中国,就在文化思想非常一元化的十年文革中,韩国、新加坡、香港、台湾一跃成为亚洲现代化的四小龙,引起世界关注,而中国大陆绝大多数百姓那时还不知电视机、洗衣机为何物——如此思想文化的一元,让中国再次落后于世界现代化发展的进程。

文化对一个国家的政治是有明显影响的。但是,如果将社会政治变革统统归结于文化因素,这就又容易进入形而上学的误区。比如,台湾是很注重中华文化的,他们不仅连繁体字都没有改变,在大陆批孔、捣孔庙时,台湾是一直郑重对待祭祖、祭古、祭孔这类传统文化活动的,在文化方面可谓相当一元了。但在蒋介石以后,台湾国民党一党执政的局面结束了,全民选举也开始了;由于民主制度刚建立的不成熟,所以难免有一些似乎混乱可笑的闹剧出现,但那并不是社会动乱。如今,马英九上台了,陈水扁因贪腐入狱了,台湾也还是没有什么社会动乱发生。这岂是仅仅用文化就可以完全解读得了的?

笔者明白《选择》一文作者的良苦用心:欲从中国文化的角度来佐证中共执政党地位之必然性和不可动摇性。用心是好的,但效果不敢恭维,也许适得其反。因为,无论如何,中国共产党作为无产阶级的先进政党,是中国文化中诸如阳尊阴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之封建糟粕不能诠释的。如果要确认中共执政地位之历史选择的必然,还是《中国政党制度》白皮书的阐述好些;如果说中共执政党地位要想不可动摇,那还是努力践行中共十六大提出的中共立党之本、执政之基、力量之源的三个代表更加可靠——即中国共产党必须始终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还有,就是要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这才是根本所在。

总之,用所谓文化一元论来解读或曰确认中共执政党之地位只能是一个无解的困局。

2008.12.8.

 

【相关链接】陈嘉珉:中共执政是一元文化的必然选择

▲《中国政党制度》白皮书

邓小平:反对以党治国的观念

 

京ICP证041343号网监备案1101050605号

Copyright 2004-2007 版权所有 价值中国网

个人简介
陈嘉珉(1958—):《周易》管理哲学家,宗教与姓名文化学者,玄学思想家,价值中国首届最具影响力百强专家。青少年时期半农半读,当过五年放牛娃和两年专职农民,后读书、教书兼修证、游历、访查。主要创新理论:灵哲学与外层…
每日关注 更多
陈嘉珉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