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正平从文学创作上谈人性论

王剑东 原创 | 2009-01-09 10:27 | 收藏 | 投票

 

 

关于人性论,在中国历史上虽然众说纷纭。但是,有必要指出,孟子首先提出性善说,李翱发展了它,并奠定了较巩固的理论基础,宋明理学进一步发展、完善起来,使之成为封建社会人性论的正统。而性恶论性善恶混论性三品说等形形色色的人性论,由于没有从理论上很好地解决人之成圣成贤的根由,所以,经过历史的长期选择,最终将性善说定位主流社会的正统。

李翱说:性者,天之命也,圣人得之而不惑者也;情者,性之动也,百姓溺之而不能知其本者也。事实上,李翱将性与情分割开,认为圣人得性百姓溺情,而情属恶如任期泛滥,社会将得以不治。没有秩序的社会是无法想象的,世界上可以没有皇帝、总统、主席,但是不能没有秩序。

王剑东继承并发扬孟子以来人性本善的主流学说,认为人人在心性上都有善的萌芽,即每个人都有善根。但是,他认为,单纯就性本善这一哲学范畴而言,是非常不完善的。因为,人是有血有肉的人,绝对摒弃人之七情六欲是非常不现实的。中国古代主张存天理,灭人欲的思想流派,表达了人类对美好人性的向往,当然,其中也不乏欺世盗名之徒,有其它不纯的动机。

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孟子宣称这四端与生俱来,人人都是相同的,而有人不能成为善人,并不是由于人性本质有差别,只是由于他不去努力培养、扩充这些善端,君子定能够保持发展它,庶民不能保持并丧失了它。王剑东认为这是先天定的人性论,以配合孟子倡导所谓圣王统治大众的政治理想。

佛教宣称在宗教精神世界(天堂)里人人平等,用它来巩固掩饰现实世界中事实上的不平等。李翱不承认有脱离现实封建伦理关系的宗教世界里的人人平等,但他却赞同人性善的观点,提出了人人在道德世界里平等的思想。

李翱认为人的情感欲望是败坏人性的主要原因,桀、纣之性犹尧、舜之性也,其所以不睹其性者,嗜欲好恶之所昏也,非性之罪也,所以他主张复性。关于如何复性(使恶变为善)的问题,李翱认为,治国平天下、制礼作乐、格物致知,是复性的主要途径,这也是他的人性论区别于老、庄、列、释的根本所在。

释道二教同儒家主流派思想在人性论上的主张如出一辙,均认为人性本善,他们在发展性本善说走上了另一极端。释教主张涅槃清静,超脱轮回,欲求无生;道教主张修炼养生,无死入圣,超脱尘世,但是,他们都一致认定无情去欲是得道成佛的必然途径,类似于儒家学说存天理,灭人欲的哲学主张。

儒、释、道在人性本善通往做圣、成佛、得道的旅程上,主张生活刻苦、坚贞卓绝,忍人所不能忍的人身休养法则,都在客观上有效地净化了人间的风气,极大地阻碍了人欲横流、物欲横流不良习性的蔓延。孔子许多言论学而时习之”“治乱之关,必在人心风俗”“得志泽加於民,不得志修身见於世。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至今都被奉为至理名言。

以他为开山始祖的儒家思想,虽然是摇摆于理性派哲学与宗教神学的一类学说,但是总体而言,它仍然可以归结为理性派哲学的范畴。并且,在人类历史的长河里,中国的儒家思想对人性论的研究,迄今为止贡献巨大。先秦孔孟讲君臣、父子、兄弟、夫妇和朋友五伦,董仲舒把它发展为三纲,认为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

董仲舒从三纲又演绎出神权、皇权、父权、父权四权,把仁、义、礼、智、信,作为调整、维护三纲四权五常。战国末期,邹衍创立五德终始说,认为黄帝尚土德,夏尚木德,周尚火德,殷尚金德,继周而兴的朝代应尚水德,历史就是这样循环往复,以至于无穷。董仲舒直接继承邹衍的学说,提出天人感应三统三正学说。

三统即黑统、白统和赤统,夏姬朝是黑统,商姬朝是白统,周姬朝是赤统。在改朝换代时,必须在礼仪上作相应的改变,三正就是改正朔,易服色顺天志天令之谓命,命非圣人不行;质朴之谓性,性非教化不成;人欲之谓情,情非制度不节,三纲、四权【本文版权属于王剑东】、五常、三统和三正赖以存在的基础,就是董仲舒的性三品说

天生民性,有善质而未能善,于是为之立姬一善之,此天意也 董仲舒主张的圣人之性中民之性斗筲之性,是后世韩愈性三品说的理论源泉。王剑东不同意以董仲舒为代表的性三品说,也不同意先秦赵人荀子所倡导的性恶论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更不同意告子提出的性无善无不善也和庄子提出的性超善恶论。

正如李翱所说的情有善有不善,而性无不善焉,但有别于李翱人为割裂性情的性善情恶说,王剑东创立了性善情真说。王剑东认为,人生来性本善,喜、怒、哀、惧、恶、欲皆情之所为也,无所谓善恶之分。但是,人之所以成圣并非李翱认为的先天而定,其实尧、舜桀、纣一念之差矣,如果历史重新演绎一次,尧、舜有可能成为桀、纣桀、纣亦有可能成为尧、舜

王剑东认为,人之性本善,因为人类存在的真理,就是对光明、自由、正义、平等和幸福有着永远的追求和不懈的渴盼。无论人类的生存环境是多么艰难恶劣,他们对未来抱有美妙淳朴的希望。即使历来被作为反面典型的秦桧与希特勒,他们的本性是善的,之所以走上为人标立为反面的道路,源于各种的困扰。

因为时间是一去不复返的,社会是朝向一维方向演进的,所以尧、舜桀、纣一念之差造成的人格差别,就会永远定格在历史的方寸之间。而一念之差与后天接受的教育和自我道德修养与礼仪约束,是密不可分的。这里,王剑东的性善情真说从立场上,坚持了人生来平等将来发展有同样机会的原则。

人啦!为什么当他得到了的时候,却就什么也能得到?人啦!为什么当他得不到的时候,却就什么也得不到?人啦!在他没得到的时候,就会自暴自弃,随时随地都存在着堕落的危险。人啦!在他得到了的时候,诱惑也随之而来,随时随地都存在着堕落的危险。

王剑东认为,以上这些都是”“的流露,但其特质是短暂的、易逝的,需要毅力、勇气和意志去掌控。如那些自制能力差的人,在某些景境下,真会突破善的束缚,甚至做出后悔终生的傻事。这时候,就连他们也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干了什么。

涵盖了人类真实的七情六欲,与单纯就论的感情大不同。针对真泛滥,务实的培训与教育是有效的。有的人因其符合主流社会舆论的需要,就成其为正人君子好人的美誉;可有的人却因反社会主流舆论,便定格在坏人之列。不可否认,家庭背景与社会交往等一些非常难以选择的因素,会造成人分化为不善的真实写照。

朱熹极力推崇二程、张载的人性论,故张程之说立,则诸子之说泯矣。程颢说:吾学虽有所授受,天理二字却是自家贴出来。二程继承孟子、李翱等人的学说,肯定了性善说,他们在人性论上极力主张性善气禀说,性即是理。理,则自尧、舜至于涂人一也。才禀于气。气有清浊,禀其清者为贤,禀其浊者为愚

二程认为,人性既然是天理的体现,应当是至善,何以有恶?这是由于气的缘故,有自幼而善,自幼而恶,是气禀有然也。他们同样主张情恶论,在节制情感上走向了极端。为此,公开提倡窒欲说,甚矣,欲之害人也。人为不善,欲诱之也。诱之而不知,则至于灭天理而不知反。故目则欲声,鼻则欲香,口则欲味,体则欲安,此皆有以使也。然则何以窒其欲?曰,思而已矣。人问程颐:有孤独的寡妇,家境贫穷,无依无托,可以再嫁否?他讲:只是后世怕寒饿死,故有是说。然饿死事极小,失节事极大。

在张载气质之性与天地之性说的基础上,朱熹提出,只有严格区分天命之性和气质之性,人性论的各种问题才可以得到圆满解决。他认为,孟子主张的性善说是指天命之性,但孟子不知道人还有气质之性,因而不能很好地解释人性既善,恶从何来的问题;荀子主张性恶,杨雄主张性混善恶,韩愈主张性三品,实际上都是指气质之性而言,他们不知极本穷源的天命之性是善的。

人性原本是清善如水,人之所以有后天之浊恶行径,那是因为个人认识的有限性,引致了理性的弱化与失位,从而导发出个人行为上的恶果。换而言之,人之所以为恶,并不是人生来气质中有恶的秉赋,而是由于个人有限的理性虽经后天的教化未能克服其自身的局限性,却因恶劣的社会环境所引发的意志和情感超出理性的支配,从而主宰了人的一切行为。

虽然人性本来是清善的,但是人所有的浊恶行为,却也是罄竹难书的。人类在人性上,为什么会出现这独有的悖谬行为【本文版权属于王剑东】呢?他们认为,人之所以有恶浊行为,那是因为理性失位的结果。造成理性失位的原因有很多,既有认识上的方方面面,也有实践上的形形色色,由于后天的原因,人会演化有君子小人之别。

君子小人,就好像是西方世界理解中的天使魔鬼君子小人原来也是社会和人民对于一个人后天形养成的品性,轮廓式地评判,因为,无论是谁,他绝对不能当众预知一位初生的婴儿,将来会成长为一个怎样的人。真的,没有哪一个人生来,就可以成为古人所阐述的君子小人

人的灵魂除理性之外,还有情感、意志和信仰,相对于这四个部分,有四种美德:智慧、节制、勇敢与忠贞。智慧是关于理念的知识,以理性为基础,理性的美德是智慧。节制是指对于情感欲望的克制,它以情感为基础。勇敢是指坚决服从和执行理性的教诲,坚持正当合理性的东西,不为情欲及享乐所动摇。勇敢以意志为基础,或者说意志的美德是勇敢。

灵魂的四部分和相应的四种美德,各有其不同的功能和地位。理性居于统率地位,其功能职责是发号施令,指挥灵魂的其他部分。意志则为理性而行动,协助理性控制情感。情感的快乐与秉性便是随心所欲,它最终能否服从于理性与以至,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信仰的力度。王剑东认为,灵魂的这四个部分和相应的四种美德,由于人类认识的差异,可以组合成无数观点截然不同的思想流派。

阿那克西美尼说:我们的灵魂是气,这气使我们结成整体,整个世界也是一样,由气息和气色围着。恩培多克勒因四根说和流射学而闻名,留其伯与德谟克里特的原子论声誉卓绝。阿那克西曼德认为万物之本原为无限者,泰勒斯主张万物生于水而归于水。爱利亚派宣称宇宙是永恒不变的学说,阿那克萨戈拉的种子说很有名,毕达哥拉开派有灵魂转世说。

普罗提诺主张,世界万物是从太一那里流溢出来的,人生的目的便是要回到太一,但是要达到这个目的,灵魂【本文版权属于王剑东】须彻底净化,要清除一切肉体欲望,从肉体中超脱出来,清修静观,苦思默想达成断思绝虑。在神秘的状态中,忘形出神,与太一融为一体。据波菲利后来回忆说,他在普罗提诺门下六年期间,普罗提诺曾有过四次达到这种境界。

公开否认人类的理性能够认识世界,把人类社会中的一切危机和弊端,都归根于理性以及以理性为基础的科学,是唯意志主义和各类反理性学说的一贯主张。这类学说把人的情感意志及一切潜意识或下意识的本能冲动,看作是人的最本质的东西。他们由人的本质是生命、情感、意志,推导出其他生物以至于整个世界的基础都是情感、生命、意志。

斐洛认为,上帝是绝对的权能,绝对的完美【本文版权属于王剑东】,绝对的善。人应当依靠上帝的启示,通过理论上的沉思,从肉体中,从自身的邪恶拯救自己,就必须断情绝欲。只有这样,才使我们达到心醉神迷的状态。从而直接领悟上帝,达到神人合一的境界,方才是人生最高回的。

培尔认为,理性与信仰是对立的。而主张信仰处于绝对支配地位,只能导致宗教神学,历史上有名的基督教、佛教、道教、伊斯兰教皆可归为宗教信仰。基督教产生于公元一世纪,到公元四世纪发展壮大为罗马帝国国教,促使当时占统治地位的经院哲学就是论证基督教教义。

教父哲学是经院哲学的前身,它的典型代表奥古斯丁生活在连续征战的年代,那时甚至连奴隶主也遭受着不可预测灾难的袭击。这样,人们就逐渐产生了人生是悲惨的,人世间是眼泪的海洋,没有什么比人的处境更悲哀的想法。奥古斯丁认为,面对尘世间到处是瘟疫、饥饿、屠杀和流血等,如果一个人不感到任何精神痛苦,而忍受这种处境,那么,这就是愈加悲惨的状况,因为他已经失去了人的感情,认为自己是幸福的

奥古斯丁提出,人们对于这种困境毫无解脱的办法,这是因为人的意志早就堕落了,这是从人类之父亚当那里遗留下来的原罪的结果。他说,正如肉体本身不是坏的,它的坏是因为受到罪恶意志的腐蚀。由于人意志上的堕落,使人人皆成罪人。同样,社会生活本身不是坏的,但由于亚当的堕落,它才变成烦恼的源泉,把我们卷进了巨大的苦海之中。这样,在亚当堕落之后的世界中,人们就需要法律和权威来进行严厉的约束。正象肉体必须服从意志的约束那样。

虽然基督教携教父哲学及经院哲学没有专门讨论人性的篇章,但是它们都主张人之性本善的学说。《圣经》主张上帝是仁爱的,是父亲的观点,奥古斯丁混合了这些观点,宣称上帝是不变的、创造的、永恒的、全善的。他还坚持说,由于原罪,人人都是天生的罪人,人唯有得到上帝的恩惠才能得到拯救。并且由于人类理性的局限性,人类不可能因它使自身得到救赎。为了使人类的救赎来得更合适、更准确,必须依靠上帝的启示,人唯有得到上帝的恩惠才能得到拯救。因此,人恢复至善的本性在于认识全能的上帝,这也是人终生最大的幸福。

柏拉图认为,理性应该在信仰【本文版权属于王剑东】、意志、情感的关系中居于统率地位,也就是说,信仰也必须要屈从于理性的权威。对理性的忠贞可以为定格信仰的美德,在信仰的推动下,意志也不得不为理性而行动,以协作节制情感的盲目冲动。但是,柏拉图和新柏拉图主义认为,上帝是不变的、永恒的和善良的。

亚里士多德一生所从事的学术研究活动涉及逻辑学、修辞学、物理学、生物学、心理学、政治学、伦理学、历史学、美学及哲学等各方面的问题,并且写下了大量的著作。根据亚里士多德一系列的伦理观念,从而判定他在人性论上主张性本善的学说。亚里士多德说:“我爱吾师,但我更爱真理,他对柏拉图的神秘理论进行了激烈的批评。

亚里士多德说:“对于人,符合理性的生活就是最好的和最愉快的,因为理性比任何其它的东西更加是人,人们不论做什么事情都是为了追求一个目的,这目的就是善和至善,善就是美德。在亚里士多德看来,人既是理性的动物,也是政治的动物。作为政治动物的人的美德就是行德;作为理性动物的人的美德就是知德。因此,德包括知德和行德两种。如果说行德使人成为良好的公民,那么知德则使人成为一个极完善的人

主张理性居于统率地位、情感受制于理性、意志为理性而行动、信仰忠贞于理性的学说,集中地融会贯通在各派理性哲学与无神论的哲学思维之中,历来都代表着人类要求进步、渇盼光明的美好呼声,代表着历史前进的潮流。笛卡儿认为,为要促进科学和认识的发展,必须建立追求真理为目的的哲学,即实践哲学体系。实践哲学是一种无所不包的知识体系,它有利于人类征服自然界。

但是,对理性的认识须考察人的思维本质,这就要牵涉到思维究竟是至上性、还是非至上性的认识论本原问题。实际上,人的思维不是个人的思维,而是作为无数亿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人的个人思维而存在的。一方面,人的思维的性质必然被看作是绝对的。人的思维既是至上的,同样又是非至上的;并且,人的认识能力是无限的,同样又是有限的。这些矛盾只有在无限前进的过程中,才能得到解决。按照人类思维的本性、使命、历史的终极目的来讲,是至上的、无限的;但按它的个别实现和每次现实来说,却又是不至上的、有限的。

大卫休谟说:一个人只要明白【本文版权属于王剑东】人类理性的脆弱,以及它的作用所能及的狭窄的范围,那他就难以相信这种学说。姑且不论休谟过度怀疑的荒谬性,但是另一方面,人的思维确实又是在完全有限的思想着的个人中具体地实现着的,就个人的思想而言,无论它是多么的广博无度,也终归是非至上性的。一代辩证法学人黑格尔在理性的王国里,攀登上了哲学史的巅峰状态,然而就连他也没有逃出个人思维非至上性的窠臼。

荷兰哲学家斯宾诺莎在《神学政治论》中写道:为正义而死不是惩罚,而是一种光荣,为自由而死是一种荣耀。他宣称,我志在使一切科学都集中于一个目的或一个理想,就是达到最高的人生充满境界。因此,各门科学中,凡是不能促进实现我们的目的的东西,我们就将一概斥为无用。要实现人生圆满境界至善必须尽力寻求一种医治理智并且纯化理智的方法,是理智可以正确圆满地认识事物,不致错误

当然,斯宾诺莎是不可能寻求到他想望到的那种理智的方法,他更不可能看到,思维的至上性,是在一系列非常不至上的思维着的人们心中实现的。拥有无条件的真理权的那种认识,是在一系列相对谬误中实现的。并且,二者都只有通过人类生活的无限延续,才能得以完全实现。从思维的至上性出发,人类理性具有无上的光荣性,必须坚持理性在信仰、意志、情感诸种关系中的统治地位。

但是,还要看到人类思维非至上性的一面,人类理性也与此相适应,具有自身不可避免的局限性。因此,就必须以对理性权威以忠贞的信仰、勇猛的意志、完美的情感,去填补理性失位暂时的空白。人之性本善,犹如理性的本质一样,本身就是不完善的,它还需要人在自身有限生命的现实中去实践、论证。这一现实论证的过程,即人的完性之路。

这样一来,人的完性之途径的选择,刚好才能与人性本善的哲学论题,完整地架构起王剑东性善情真完性学说。还要看到,人在真情”“完性的过程中,必然会产生劣币驱逐良币的现实结果。这一认识支承了矛盾普遍性的哲学命题,当然,有血有肉的人群世界,也被涵括在这一命题的范畴之内。

王剑东曾深刻抨击过马基雅弗利人性向恶而不向善论,他认为人的理性必然屈服于人的情感,人的情感流自于人形形色色地欲念,人自私自利,胆小怕死,贪得无厌,却又忘恩负义、朝三暮四、相互嫉妒,所以人的本性决定了人易染恶习,即使是为了一己之私欲而身败名裂,也在所不惜!

但是,马基雅弗利提出,要采用法律兼用暴力(不得已而为之),来阻止劣币驱除良币现象过度泛滥。西方民族创新的原动力,在于他们的激情,得到了尽性地宣泄。当这种奔放的激情泛滥成灾时,就会腐蚀文明世界的传统基轴。更有甚者,还会形成具有严重破坏性的直接后果。两次世界大战都发生在西方世界,特别是集中地座落于欧洲区域,就是最好的明证。

中国人注重理性的节制,要感谢长期植根于民族文化深处的儒家思想。儒家传统的思维方式尽管有许多糟粕,长期禁锢人们的视域,但是,它更有相当数量的闪烁点,即使历经万世也不曾为后人所遗忘。倘若要问:中国的伦理道德观,果真沦丧了吗?王剑东博士的回答便是:没有,果真没有!

中国大中城市【本文版权属于王剑东】作为物质文明的先驱独领风骚,然而她们的精神文明已然部分西化,这在意识形态和思维形式都有着较为深刻在反映。此种反映,自一八四八年鸦片战争以来,一直延续至今天我们生活的现实。特别就生活方式与享乐法则而言,称其为正处于沦陷的边缘,丝毫并不觉得过份。广大农村集镇虽然在物质上处于贫乏的地位,但是,她们却牢牢地坚守住中国传统的思想的文化阵地,捍卫着中国原汁原味的伦理道德基轴。

只有这些原汁原味的伦理道德基轴,才是人类沧桑艰辛的根本体现,才是人类永恒存在的真正外化。原汁原味的道德基轴,不是尘世间的过眼云烟,也不是繁华世界的风景线。正因为这样,中国才会作为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首,自强不屈、生生不息,长久地屹立在地球的东方。也正因为有了原汁原味的伦理道德基轴,才坚实地支撑起光明和正义必然驱逐黑暗与邪恶的果敢信念。

卢梭说:每个人都生而自由,平等。思想家的伟大卓越之所在,不是他们有过什么惊世妙语,而是他们忘我地践行了自己曾经作出的哲学承诺。程朱能够千古流芳,是因为他们在修身养性上,达至存天理,灭人欲的最高境界。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汉青,是文天祥用鲜血凝作而成的千古绝唱。

历史发展严格存在于社会生活的广博现实之中,它既不是线性的,也不是非线性。蒙台涅出生在波尔多市一个豪富的商人家庭,他爷爷在富裕后担任波尔多市长。蒙台涅曾经任职法院,但在目击法院的黑暗与腐败之后,决心退隐写作,可是又因写作而出名,与教皇和法姬攀上了关系,结果被任命为波尔多市市长。最后,蒙台涅感慨万分,他说:人类长期以来所进行的探索的全部结果,无非是学会了认识自己的低能。

任何试图预测历史精确进程的做法,犹如算卦问卜者,试图命定某些极不可测的未来,只会给后人留下无穷的笑柄。范缜说,人生好象树上的花,有些花瓣被风吹落到厅堂上,飘落在席上,坐垫上。也有些花瓣,被风吹落到厕所里,这完全是自然的现象,偶然的机会,没有什么因果报应。象你,生在皇族,享受富贵,就像花飘落在席上、坐垫上一样。象我,一生不幸,就像花飘落在厕所里一样。

在人类历史渊源流传的岁月长河里,黑暗掩蔽光明、邪恶侵蚀正义,层出不穷。但人类追求未来美好的坚定信念和执著追求一如既往,它永远都是构筑成人类坚贞不屈的永恒精神食粮,吸引着无数热血儿女,不畏艰险、勇往直前,直至美好的希望,化作芬芳的现实。历史随时随地,都会把今天的现实,变为昨夜的黄花。无论是对还是错,不变的是我们无愧于择选命运的良心。所有的一切,都必将过去!

 

 

 

个人简介
作家正平,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文学及网络文学创作,主要代表作《明月中天》(1983——2013年),长期致力于文学跨界与实用性等方面理论研究与实践工作,由电子工业出版社约稿出版《国际物流导论应试指南》,在中国作家网、深圳…
每日关注 更多
王剑东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