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第三阶段的环保愿景

张醒生 转载自 新浪科技 | 2009-10-29 10:45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环保 

  “我的人生到了第三个阶段,‘工作是为了有意义的事情’”亚信原CEO张醒生把人生拆分成三段,第一个阶段为了生存,第二个阶段为了事业。他说,做点对公益环保有意义的事情将是他余生所愿。

  2008年10月23日下午,张醒生完成了自己从企业家、投资人身份到公益事业推动者的转变,成为全球环保最大公益组织“大自然保护协会”北亚区总干事长,“我不希望人生的最后阶段还是跟合同、商业打交道,我还是希望能和商业远一点。”

  辗转公益环保

  90年代之前,张醒生辗转于北京长途电信局、北京电信管理局、邮电部中国通信建设总公司,“那时候是服从分配,自己不能有太多规划。”1990年,张醒生加入爱立信北京代表处,开始“体制外”事业,自此一帆风顺,直到2005年从亚信CEO职位上退下转变成天使投资人。

  伴随着数次与田溯宁、王中军等“回归大自然”,张醒生的想法渐渐多了起来。

  2002年,张醒生曾经组织多名企业家到西藏去考察藏羚羊保护情况,一边,进入青藏高原的漫天翠色让张醒生感到陶醉,而另一边,藏羚羊生存环境依然恶劣也让这些企业家们感到痛心。

  “当时比较诧异的是,看到很多NGO环保组织在当地活动,环保科学家在当地做调研。”张醒生说,在路上就鼓动华谊兄弟的王中军要拍一部电影来宣传保护藏羚羊,于是便有了《可可西里》。

  “这不是一部商业片,但却给王中军和华谊兄弟赢得了公众的认知度。”但是张醒生后来觉得,这还远远不够,可是当时的他也只是给自己立下一年做一件公益事业来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3年前的一天,首创置业董事长刘晓光约请张醒生等企业家到北京友谊宾馆聚会,从阿拉善自治区回来的他想要成立一个阿拉善生态协会,改善当地沙漠化相当严重的现状。这与张醒生的想法一拍即合,他当年出任协会执行理事。

  光有热情不行

  “做环保跟做企业完全不一样。”阿拉善生态协会首次动作便难住了各位绝顶聪明的企业家,如何改善阿拉善沙漠化的现状,大家曾经想过出钱出力,租用飞机往阿拉善撒种子、实现绿化全覆盖。

  实地考察让所有人遭遇当头痛击。阿拉善几乎都是沙山,“当时植树、种草,更高科技的手段都考虑过,但真正到了那里,你会绝望发现沙漠不可能治理。”张醒生说,大家再开会、再实地考察、再开会……仍然发现找不到着手点,最后请出身为治沙专家的田溯宁父母上课,才明白过来:环保这事光靠热情不行。

  阿拉善协会作为企业家群体或许很有号召力,也具备一定的资金实力,但是没有一个人懂得环保科学。“有钱不知该往哪里投。”于是阿拉善生态协会开始尝试与大自然保护协会合作。

  张醒生开始把环保这事越做越起劲,“做公益,热情不能受挫。”他最后把自己做进了大自然保护协会。

  2015愿景

  “我能够把跨国公司先进的经验与本土积极的愿望做一个很好的融合。”张醒生说,这些也许能给中国NGO环保事业带来有意义的贡献。“我将立足于中国本土,借助世界上最大的环保科学家群体、借助于最大的环保数据库、再加上我在商界、政界积累的人脉,会把环保变成一个事业。”

  张醒生认为,这比单纯依靠热情、或经济实力来做环保更为现实。

  上周,张醒生刚刚从加拿大温哥华参加完大自然保护协会的讨论会回国,他在飞机上一直反复思考着去年大自然保护协会曾制定的战略规划--2015年愿景。

  大自然保护协会计划在2015年,联合其他NGO组织保护起地球上10%的生物多样性区域。“我相信可以联合很多商界的朋友来共同出力。”张醒生说,这些天来很多朋友在得知他将加入大自然保护协会后,已经纷纷给他电话、短信表达了自己愿意借此参加环保的心愿。“中国企业现在已经具备实力、也有能力走绿色发展之路。”

  已经在企业界、投资界有所成的张醒生开始尝试着把过去积累的资源,转变成自己人生第三阶段的助力。他说自己并不想从中再获得什么商业上的回报。

  “我跟我的女儿说,我走的时候可能连骨灰都不会存在,但只希望有一件事你能记住,如果你今后有机会去青藏高原,走过唐古拉,看到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一块刻有你爸爸名字的纪念石头,那个时候如果再能看到藏羚羊,你就能想起你老爸这辈子没白活。”

  这是张醒生给自己余生的愿景。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1990 年加盟爱立信公司,先后被任命为爱立信(中国)公司业务开发总监、爱立信 ( 中国 ) 有限公司副总裁兼移动电话部总经理、公司执行副总裁,先后兼任北方地区业务总经理和全国网络运营公司总经理。 2001 年 3 月至2 003 年 3 月…
每日关注 更多
张醒生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