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教授病床上被宣布终止聘用 他说“谢谢”

武大教授病床上被宣布终止聘用 他说“谢谢”

来自网易评论的文章:

有关张院长
by 中古骑士
请原谅我,仍称他为张院长。
张在元院长是这样的,他是真的会对武大这么说:我不要任何工资(当然武大没有同意,还是给了)。他可以接受非正式的聘用关系。只要这橄榄枝来自武大。
所以人们不需要惊讶他之于武大的这样一个暧昧的身份。他一直是一个感性可以压过理性的人。并且当他热情洋溢的希望自己可以振兴延伸于他年轻时代梦想的城市设计学院的时候,他不会料到几年之后,他只能躺于病床,靠呼吸机维持生命。
他的喜玛拉雅设计室成立于他来武大之前,而非之后。这并不是一个教授的不务正业。就像规划系和建筑系的老师都有自己的工作室,而必须做多少实际项目甚至是一项对其教职是否合格的衡量指标。
武大是有善意的,至少曾经是。我曾在他竞选院长的现场,亲眼目睹他的确是由于学校高层的支持而非学院教师的支持成为院长。
但他一旦开始履职,便把全部的精力与热情投入城市设计学院。我们同时通过了本科、研究生的建筑专业、规划专业评估,这一点他功不可没。他是爱这个学院并愿意为之付出全部心血,或许有人不赞同他管理学院的方式,但他的出发点和最终达到的效果都值得敬重(可见我曾经文章的叙述)。
解除聘用关系其实是正常的,首先他无法正常履职,而且合同也的确到期(尽管有是否刻意提前的嫌疑,以及按照劳动合同法是否可解雇重病员工的争论)。另外之前还有学院的数位副院长等待冲击院长一职,而且庇护张院长的学校高层已经离开。
我很难去判断这一件事情的是非善恶。法律上尚算清楚,情理上却是纠结。而对一个人的熟悉又让我无法保持绝对的中立。就像我们想去挽救病重的母亲,不是因为她有多好,不是因为她对社会将有多大贡献,仅仅是因为你熟悉她,你对她有感情,她于你而言是唯一。
希望武大能够仍旧伸出援助之手,就像剑桥与霍金的并肩作战,我对我的母校仍然存有深深的期待和敬意。希望相关学者和政策制定者能够因此思索,如何建立一个更加合理和有效的公共医疗救助体系。希望人们能够停止诋毁,那些刺耳的非议和谩骂甚至可能出自我的师长,究竟一个人要犯下什么错误,值得你们在死亡之前都不去原谅?!
最希望的,人们既然关注了此事,如有余力可多关注张院长的病情,帮助提供一些有关神经元传导障碍治疗的可能方法,尤其是针灸和经络的专家信息可能会有很大帮助。
希望很美,不可放弃。

个人简介
张增国,山东郓城人,主要从事管理学、福利经济学和社会保障学教学与研究;运营天知行工作室,坚持推广大学校园公益文化。Email:jingxinshuzhai@163.com
每日关注 更多
张增国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