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城管取代释永信出战泰国拳王!

李宏志 原创 | 2009-11-26 11:12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释永信 城管 泰国 取代 出战 


  
 


 

    有媒介11月24日消息称,中国功夫对职业泰拳争霸赛组委会对外公布:2009年中国功夫对职业泰拳争霸赛将于2009年12月在广东佛山举办。赛事以中国武术散打规则为基础,融合部分泰拳规则,允许交战双方运用膝肘技术进攻对手,每场赛事五个回合每个回合三分钟。在得知中国武术协会确认接受泰方挑战中国功夫的请求后,参与本次挑战的泰拳五大王——“神目杀”、“鬼见膝”、“魔术锥”、“拳灭风”、“屠龙肘”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说:对于中国武林同道敢于接受挑战的精神表示由衷的敬佩,但是去中国,最想同擂台对打的是少林主持人释永信。泰国拳王考克莱称,少林在中国有悠久的武术传统,但是相比泰拳来讲,不过小菜一碟。本次五大拳王全团出动,最初动机是“灭少林”。有记者问,“灭少林”这提法是否太过自信?拳王考克莱挥了挥右拳:“叫释永信来擂台说话。” 对于泰国拳王蔑视和挑衅,少林懂事长释永信目前没有发表任何评论。记者拨通了少林有限公司的电话,接线员称释方丈在外出差,不便回答。记者再三强调,少林就这样不敢应战吗?她称,所有适宜均由释永信方丈自己做主。

     看了这条消息,老李一来为泰国拳王的不自量力感到可笑,泰拳固然厉害,但中国功夫应该更胜一筹,最起码我们大家心里都这么认为的。当然了,前提都是顶尖高手之间较量。二来呢,老李为中国功夫界敢于这么爽快地接受泰方挑战感到无限欣慰。说明中国功夫并非浪得浮名,真正高手大有人在。这第三么,老李开始担心起来了,就是人家“最想同擂台对打的是少林主持人释永信”!

     按说,少林功夫名声响了千百年了,据说现在少林传人也层出不穷,有什么可担心的呢?其实大家都明白,是为少林主持人释永信担心啊。释永信,俗名刘应成,安徽颍上人,1981年在少林寺出家。1987年,22岁的释永信承师衣钵成为当时全国最年轻的寺院住持。1999年升座成为方丈。在不少人看来,释永信的 “升迁”路径都显得过于“笔直”了。之后各种头衔便接踵而来,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等等。申请“少林寺”商标、拆迁寺院周边建筑、申请世界遗产、少林秘学上网、千年古刹整修、“功夫之星”海选、坐着飞机满天飞,手机、电脑一应俱全,在一些人的眼中,方丈释永信的出家生活相当现代化。这些看来与佛教不太相关并备受争议的举动,让这位高僧倍受广议,有人甚至说他背离了佛教清修的主旨,把少林寺变成了一台“赚钱的机器”。释永信却说,“如果只是安于清净的山门,卖卖香,收收门票,佛教早晚衰落的。我们天天讲普度众生,不到众生中去,我们一辈子度几个,那只不过空有一颗慈悲心而已”,“我们过去与世隔绝,与外界的接触仅仅是通过耕作与土地打交道。如今,我们要与更多的人打交道,这就没那么简单了。我们需要获取知识,学习新技能,比如学习英语,了解计算机,并且出国留学等等”。这些想法和作法,应该较开明和前卫的,而他甚至还一直考虑让少林武僧登上拉斯韦加斯的舞台呢。

     那么老李担心什么呢?一句话,担心现在已成为董事长的少林主持人释永信整天忙于行政和商务而少林功夫有所退步,从他的照片上看,好象有些发福了,身手难免不如从前敏捷。而此次泰国拳王们是有备而来,斗志昂扬且杀机重重,所以,老李建议释永信不要贸然接招,而是把在中国最具有战斗力,最具有大无畏流氓精神,打出了英名,打出了气概,让一些百姓闻之吓破了苦胆,让一些商贩见了屁滚尿流的城管们请出来,老李相信,面对泰国拳王们,我们英勇无畏的城管队员,一样会取得完胜的!

 

                      

                  城管打人何时休!

                                     文/李宏志

   其实,有关各地城管打人,甚至打死人的消息,自各地有了“城管”这个部门以来,城管野蛮执法甚至打死人的事件,三天两头就会见诸报端,早已引起众怒和公愤。

      面对此比比皆是,触目惊心的“城管打人”现实,无奈的老百姓总结了三个最让人害怕和愤怒的事:矿难、欠民工工钱和城管打人!人们早已见惯了保安打人,对城管打人,开始还“认识”不足,以为,毕竟是国家公职人员,是执法部门,人员的素质应该是高的,应该是讲道理的。可是,我们英勇无畏的城管们,很快就以自己的大无畏的流氓精神,打出了英名,打出了气概,让一些百姓闻之吓破了苦胆,让一些商贩见了屁滚尿流!

     真的,关于城管暴力执法的事件屡见报端,甚至有的百姓称他们为“拳头队”,“暴力队”。城管的名字在百姓的心中一下名声“大大的坏了”。“城管”的名声不好,总有人将原因归结为城管在执法纪律上缺乏明细可操作的制约和监督机制。改革开放以来,国家进行了三次大的机构改革,目的都只有一个——缩减机构,精兵简政。可精来简去,城管的机构却越来越臃肿,城管的人员越来越膨胀。本人所在的城市,现在叫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编制与人员规模都是空前的。城市管理,原本有各类政府机构分工明细地管着。治安,有公安局;市场管理,有工商、税务;城市清洁,有环卫;环境,有环保;城建,有建设局;一句话,“城管”管的事,哪一样没有政府相应的机构归口管理呀?别人能管的事,城管却硬来插手,能不乱么?这样的机构重叠和多头执法,岂不是给了政府机关执法不力,执法时互相推诿或因利益抢功,找到了最好的借口了吗?不是给百姓增加不必要的负担么?谁为这些蝗虫一样庞大的队伍“埋单”呀?当然是百姓和地方财政了。

     按说,国家对执法部门的执法人员要求的应该是非常严格的了,据有媒介报料:公安局不是正式干警不敢穿警服,工商局不是在编人员不敢戴大盖帽,但城管不同,只要招进去,肩章、大盖帽就一应俱全。在一些地方,一个小小的城管中队长,可以不给上面打招呼,随意安插自己的三姑六姨和江湖朋友,甚至痞子、恶棍混迹其中,反正都是临时聘用,虽没有固定的收入来源,但是工资可以靠他们那顶“大盖帽”来创收,收入可以在百姓身上榨取,从所谓的罚款中提成。于是,在一些地方,城管几近成了一群肆无忌惮的“匪帮”!有的打着“综合执法”之名,干着中饱私囊之事,将可怜巴巴的下岗职工和残疾人经营的修鞋摊点霸占,然后拿出来公开拍卖;或收走拉走摘掉经营者的广告牌和门头牌照,然后由他们指定地点制作和收费;有的,像土匪下山一样,一路汽车笛声狂响,折腾得暴土扬长,鸡飞狗跳,所到之处掀摊子、砸店子、赶贩子,折秤杆子,把风吹日晒中推车叫卖嫌几个小钱的小贩们赶得又跑又躲又藏;有的,把进城卖农副产品的农民赶走,将农民用血汗换来的东西扔掉,搞得民怨沸腾。更令人莫名其妙,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有相当数量的城管队伍在所在地是个只管别人却不受人管制、监督的“太上皇”。城管打人了,公安局的甚至没权处理!

     按理市级的城管大队可以管区级的城管中队吧。没门!因为工资不是城管大队发的,是靠他们自已创收的,凭什么受你管?即使同级也各不买账。不难想像,一个靠这种“食利”手段把生存成本转嫁给底层民众的部门,创收“创”得该有多么有恃无恐,又有什么样的违法“执法”行为不会发生?而当城管人员与群众发生了冲突,以强扒裤子、挥刀刺人、脚踹孕妇的种种行径暴力执法时,竟不乏有他们的上级或监管者认为,这些赤裸裸的侵害在所难免,甚至以“文明就不能执法,执法就不能文明”的名义替他们掩饰、遮瞒、歪曲事实。

      这真叫人迷惑不解:城管究竟是为谁执法?执的又是哪家的法?如果用这种野蛮的方式来管理城市,城市怎么谈得上文明?又如何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长此以往,党和政府的形象怎么来维护呀!

    行文至此,笔者用谷歌查“城管打人”一词(城管打人,应该也算是一个特殊的词汇了吧)在网上搜索,提示说,获得约 3,850,000 条结果项符合城管打人的查询结果。百度一下,找到相关网页约613,000篇!“城管打人”为何成了“家常便饭”?以前年延安发生的城管打人事件为例,从中就可以得出一些答案的。打人的几个城管“执法人员”喝得神志已经不太清醒了,可是他们却对“执法”念念不能忘。甚至面对民警,他们不但掏出了行政执法证,还嚷嚷着“我们在执行公务”——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他们不但对自己的执法者身份“相当相当”地清楚,而且仍然没有忘记“执行公务”不能被妨碍的道理。老百姓常说“酒后吐真言”,“酒喝到了人肚里,没有喝到狗肚子里”,说的就是酒后也容易露出真实的面目。在这些行政“执法”人员的心目中,“执法证”就是他们有恃无恐的尚方宝剑,就是他们横行无忌的“通行证”!有了这些“法宝”,不管如何胡作非为,不管怎么打人,都可以装出一副“执行公务”的样子来。打人算什么?那是最常用的“执法手段”,打死了人,得多是失手失误,过失伤人,也没听说过有偿命的!!

    城市管理本来是为了维护城市的正常秩序和市容环境,本是一种建设“文明”的工作,然而很多执法人员的行为本身却十分“不文明”,甚至简单粗暴。那么为什么会造成这种状况呢?还是请听听一位身在执法部门的一个领导所分析的吧:一是:入口不严使执法人员的素质普遍较差。行政执法人员属公务员序列,按照国家规定,公务员的选拔有一系列严格的程序。但有些地方并没有严格执行相关规定,使很多低素质人员混入执法的队伍。更有甚者,有些地方大量聘用临时工,让不具备执法资格的人上街执法;二是:管理不力使执法人员无所顾忌。

     各地发生的众多“城管打人”事件,其中关于“处理”的本来就不多,而大多数“严肃处理”也都是轻描淡写。这是为什么?当地政府的包庇从中起了关键作用。一些政府部门为了建设所谓的“名城”、“文明城”、“宜居城”,需要这些城管队伍大搞形象工程和面子工程,所以,在暴力处罚和执法被责难时,执法部门的领导也总不忘强调城管执法的“难度”,比如小摊小贩不服管教啦、屡教不改啦,暴力抗法了,云云。这种“开脱”实际上是对执法人员的纵容!

     要解决行政执法队伍存在的问题,首先各级城管部门要转变观念,要加强队伍建设和为民服务意识,提高自身素质。要把市民,主要是小商小贩也当作“公民”甚至“人”来加以尊重。前些天还有惟恐天下不乱的政协委员提案,说什么要建立城管***,老李告诉你们,那是你们的人民,不是你们的敌人!

     其次,要把紧“入口”,让那些素质不高,甚至本身有劣迹的人,拒之城管门外。另外也要准备好“出口”——对于那些动辄打人,严重败坏政府和城市形象的执法人员,一定要毫不手软地“扫地出门”!

   唉,城管打人何时休呀!!!

 

参考链接:http://lhzz.bokerb.com/?do=blog&event=view&uid=16&ids=85257

个人简介
李宏志(实名),不惑已过。生辰6月29日。祖籍山东莱阳.生长内蒙古呼伦贝尔.现居河北廊坊.人民网强国06十大优秀博客,07十大魅力男博,中国社会责任百强博客;国内社会责任博客首倡者。网络主张:博家博国博天下! 电子邮箱:ld…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