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伦行 原创 | 2009-11-27 22:33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狂奔 

       我生在农村,村子里主要的畜力是驴和骡子。

      自我记事起,家里就有一头白色的驴。那时候,家里没有车,一切农业耕作都依靠那头白驴。可是,人们经常说驴的性格犟,这不由得我不信。因为,我曾很多次地见证了那条驴的犟。在我们家,只有父亲能收拾得住它,除过父亲,其他人赶着它去干活,总是不上道,磨磨唧唧时间熬过去,活却干不过去,磨到天黑回家了事,也不知道它从哪儿学的那么滑。除此之外,它不喜欢过水,我们家的很多地,都要经过许多水渠才能到达。但这条驴,每次到水渠边,都是在父亲的棍棒夹击之下才跳着过去的。以我的眼光看来,不就是过个水嘛,它咋就那么犟呢?非得弄到最终是疼痛也受了,水还是过了,还不是自寻苦吃。记得那是我上小学的时候,一次,母亲赶着驴车去地里,出村的路上有一个污水坑,那是出村的必经之路。到污水坑边,任凭母亲使尽浑身解数,它就是不过,在母亲的棍棒驱使下,它最终将车拉翻,把母亲倒在了污水坑里。

       渐渐地,随着我的成长,父亲就把在农闲时饮驴的任务交给了我。饮驴要到村子后面的山沟里去饮,我在这个过程中受了其他人的影响,开始学着骑驴,而村子到饮水的地方的路不是很近,在这段路上,我可以实习我的骑术,经过一次次的摔跌滚爬,我终于可以骑得很稳了。要知道,我们是没有马鞍的,骑的时候就坐在光光的驴背上,被扔下驴背是很容易的事,然而当时的我是很固执的,哪怕再危险。那段日子里,我经常是下午放学之后去饮驴的。我们家离学校超不过一百米,下午放学之后我便很快地回家骑驴去饮,而我的很多同学,他们放学后摇摇晃晃地浪着,走的很慢。很多时候我去饮驴,他们就在后面赶着驴,让驴狂奔,而驴背上的我,从开始的惊慌慢慢变成最后的惊喜。因为在他们赶驴的时候,驴便狂奔起来,那时的我,真是享受到了骏马奔驰在千里草原的感觉,很痛快。在骑驴的过程中,我渐渐能收拾得住那条驴了,不管是赶车去地里也好,牵着它去饮水也罢,它都能乖乖地顺从。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上了中学,骑驴,渐渐地成了一种奢望。

     到了2001年, 这头白驴,在为我们家服务了多年之后,走向了它的暮年。或许,我们应该让它在家里寿终正寝。可是,种地是需要畜力的,我们家最终用它换了一头2岁的驴崽,也就是刚刚能使用的。我们把它当做了日后的主要畜力。然而,谁又能想到,可恶的驴贩子换给我们的是一头病驴。一个月之后,在我们付出了上百元的医药费之后,那头驴流着眼泪去了另一个世界。那头白驴,虽然不太温驯,但是无论如何,它为我们家服务了那么多年,也可以说是功不可没了。在那之后,我们有时会谈起那头白驴,我们甚至会猜想它的归宿。其实我们可以想象到它的归宿,驴贩子,能把它带到哪里呢?要知道,人是残忍的......自此之后,我们家里再没养驴。

尚伦行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尚伦行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