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尚伦行 原创 | 2009-11-30 21:59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奢望 

        昨天回家了,村子里已是光光秃秃的一片。树木的叶子已经被风吹到某些地方了;草呢,也早已经成了黄色,颓败地趴在地上,在风的作用下偶尔动一动。是啊,冬天了,家乡的冬天。

       我已经很多年没有目睹家乡的树木和杂草怎样由绿变黄,由生机勃勃怎样变得萧条不堪。2000年,在外地生了病,迫不得已而回家治疗,这一年,我曾感受到秋天一步步远离,冬季悄然而至。在一派丰收的迹象中,绿树的叶子被时间一片片催下,绿色从眼皮底下一步一步溜走。而这一切,是再自然不过的了,当时的我,没有一丝感伤泛起,觉得那是物换星移的必然。可我当时怎么也没有想到,从那一年之后,我至今都没有机会在家乡感受一下从秋到冬的这种季节变化的美妙。这样的告别竟达九年之久,而且还在蔓延。同样,我也很多年没有看到家乡的春天什么时候到来,什么时候又被夏季代替。而今的我,每次回家也待不了几天,回去的时候看见的,要么是一片蓊郁葱茏的景象,要么是枯黄的光秃秃的一片沉寂。想睁着双眼在家乡看时序更替已成为一种奢望。

       昨天乘车一进村子,映入眼帘的是一条新铺的水泥路,原来的泥沙路面终于退休了,就是这一点变化,足以使我大为感慨,祖祖辈辈都们走的这条老路,已然穿了一件新衣 ,昔日尘土飞扬的景象早已不见,车轮走过,再也泛不起昔日的黄尘,这应该称得上是一种进步吧。

       到家时,正巧碰见邻居家杀猪,据邻居们估计,那头猪能杀三百多斤肉,真是好大一头猪啊!杀猪的场景,也是好多年不曾见了。幼时的我,也曾很多次地参与杀猪这项活动。当时的我,亲手参与拔猪毛的环节,时而也帮大人们取个东西之类的,反正是忙的不亦乐乎。待到最后,我能得到一个猪尿泡(膀胱)。拿到之后,用打气筒充上气,再用线绳扎住,踢着玩,当足球玩。好多人挣着踢,就像运动员踢足球踢得津津有味。昨天面对邻居杀猪的场面,多年前踢猪尿泡的场景立时从记忆深处飘了过来,仿佛昔日的旧梦就在眼前............忽然想起一首诗:“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少儿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虽说还没有到那种程度,但是很显然地,家乡的印记在一步一步地淡退,说不出心里是何种滋味。可无论怎么说,我是地道的农村人,我生于农村长在农村,而且我曾从事过农业生产数年,没有谁能把我从农村剔除 。

     现在,已是冬意正浓的时刻,而明年的此时,我又在何处怀恋着家乡的冬天呢?

正在读取...

尚伦行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尚伦行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