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中国教育界万马奔腾的新气象

童大焕 原创 | 2009-11-05 22:00 | 收藏 | 投票

 

    10月31日,教育部长的位置上换了一个人,原教育部长周济改任中国工程院党组副书记,教育部长由原教育部副部长袁贵仁担任。任命一出,可谓万众瞩目。盖因为过去几年,教育改革寄托了人们太过深重的期望与失望,我们的土地、矿产资源都被充分挖掘了,惟独人力资源被开发、利用得非常不够;我们的诸多领域都实行市场化改革了,惟独教育领域的垄断和行政化、官场化趋势越来越明显,不仅基本的教育公平问题没有得到解决,而且教育的素质化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连温家宝总理不久前也公开指出,我们教育还不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不适应国家对人才培养的要求。中国培养的学生往往书本知识掌握得很好,但实践能力和创新精神还比较缺乏。我们的创新能力缺乏不是教育理念有问题,而是教育体制有问题。是不合理的体制限制了教育创新和发展。

    因此,教育部长的位置格外的引人注目自在情理之中。可以说,没有哪一个部长的位置如此密切地牵系着每一个家庭、每一个孩子的前途命运,进而如此直接地牵系着这个国家的前途和命运。著名教育家、广东信孚教育集团董事长信力建先生第一时间在博客上发表文章,评论教育部长的易人。他说:“只要教育部能做到开放办学、保障国民个个有书读、让国民自主选择教育方式等,教育部就可以成为一个伟大的部,周济可以成为历史上最牛的人才。在内外伸长脖子,期盼周济能再有点作为的时候,周济却黯然下台。但是这样的下台,反而给了我们教育改革的希望,增强了对党中央、政府对教育进行全面改革的信心。但愿新部长能领导改组后的教育部一马当先,率先取消不合理的办学限制以及一系列错误的方针政策,使中华民族真正崛起,使中国从人口大国顺利过渡为人力资源大国。”

    周济在教育部长任上六年,不可谓长,也不可谓短,但时机对他来说仍然可谓稍纵即逝,徒叹光阴流水而已。因此,新的机会和期待就自然而然落在了新任部长头上肩上。

    此去经年,教育领域的几个重大问题是不能不提的:

    一是越来越严峻的流动人口子女(留守儿童和流动儿童)教育问题及高考权利问题如何解决。对这个沉积达十年以上的问题,教育部门的努力甚至不如一个妇联。据妇联调查,仅留守儿童人数至少达5800万,占适龄儿童总数的四分之一以上。

    第二个问题是重点大学地方化问题、高校招生和办学自主等问题。

    第三个问题是教育的行政化,包括大学评估、学术行政化等问题。

    此外还有泛滥成灾、成为权贵子弟专利的高考加分,导致县域权力实质上架空大学招生权力等问题。

    而最为根本的问题,是教育权利开放的问题。在过去几年里,全国人大曾经出台社会各界引颈期待的《民办教育促进法》,但是到了教育部手里,加上实施细则以后,它就成了业内公认的“促退法”和“促死法”。过高的准入标准把大量民办教育阻挡在外,同时,“名校办民校”则把大量民办中小学逼向破产和死亡,而“二级学院”则使大量民办高校遭遇灭顶之灾。教育主管部门以反对教育产业化的名义扼杀民办教育,实际上是让教育产业化为教育垄断背黑锅,导致教育的垄断化、教育和人才评价模式的单一化倾向越来越明显,最该不拘一格育人才的教育领域呈现出一派万马齐喑的末日局面。

    而在教育部的案桌上,据悉压着四千份中外合作办学申请,这本是教育界万马奔腾、人才培养领域百花齐放的好现象,却被教育主管部门以“教育主权”为由全盘拒绝。它拒绝的不是一个个具体的办学申请,而是一个巨大的发展中国第三产业的机会,也是一个巨大的各类人才自由发展的机会。这是整个中国的机会。所谓“教育主权”云云,则是完全摆不上台面的莫须有理由。若此理由成立,那么我们就应该完全禁止权胄之弟和富人子弟出国留学,以免对“精英”的教育权旁落;或者应该完全禁止出国留学者回国,以免国家落入被别人教育的人手里。

    中国教育和中国的未来都在教育开放,诚如信力建先生所言,政府要让1949年以前曾经存在的所有私立学校重新恢复,包括教会学校、私人学校。

    我们应该让教育的权利、让教育的选择权回到公民手里。教育的主体百花齐放了,人才的成长就一定是百花齐放的。反之,一枝独秀的教育大国,即使人人都有机会上大学,培养出来的大多数仍然是一个个没有独立人格、自由思想和创新能力的“标准件”。

 
个人简介
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