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上帝拉下了水

赵峰 原创 | 2009-03-18 11:15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电影 复仇 sleepers 

把上帝拉下了水

——美国电影“sleepers”观后

 

洛伦佐、迈克尔、约翰和汤姆是幼时的玩伴。在一个燥热的午后,他们策划了一场街头恶作剧,本想捉弄一番那个来自希腊的卖热狗的小贩,结果却惹下大祸。他们被判入少年管教所918个月,因此获得“沉睡者”的绰号。在少管所,变态的看守肖恩及其同伙让他们领教了什么是真正的邪恶和无耻十几年后,洛伦佐和迈克尔分别成为记者和检查官,而约翰和汤米自暴自弃当他们在一家餐馆碰到肖恩时,愤而枪杀了此后,为了解救约翰和汤姆,也为了复仇和揭露少管所的黑暗,洛伦佐和迈克尔操纵了对约翰和汤姆的审判。最后,在教区神父波比帮助下,计划圆满完成。

孩子,很容易被联想为天使的,可是,看他们说话的口气,看他们走路的神态,看他们恶作剧地冒充神父偷听信徒的忏悔,看他们在波比神父孜孜不倦教诲时所表现出的不屑和玩世不恭,我很难将他们想象为天使。其实,人不过是环境的产物。在那样一个环境里,到处是欺诈、偷窃、抢劫、仇杀、毒品、家庭暴力,天使是没有存身之所的。他们甚至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机会,成为一个普通人,一个好人,哪怕只是想一想。当他们因为无聊而捉弄那个可怜的希腊小贩时,我甚至想到——魔鬼是没有年龄的!

但真正的恶魔却在少管所里。肖恩及其同伙的那种极端的邪恶和无耻,让我相信当初上帝下定决心毁灭所多玛城的神圣和正义。上帝闻听所多玛城的邪恶后,决定毁灭这座城。亚伯拉罕因为他的侄子罗得住在城里,就祈求上帝手下留情。上帝说,如果所多玛城有五十个义人,我就饶恕这座城。亚伯拉罕不断祈求,如果只有四十个义人呢?只有三十个义人呢?只有二十个义人呢?只有十个义人呢?上帝一一答应了亚伯拉罕。少于十个义人怎么办?一直在得寸进尺的亚伯拉罕也不好意思提出这样过分的要求。当上帝的使者进入所多玛城的时候,邪恶的所多玛人居然要向他们行不义之事。最后,上帝的使者将罗得一家送出城,然后用愤怒之火灭了这座城。我相信,上帝当初肯定有所疏忽,才遗漏了几个邪恶之人,他们后来就成了少管所的肖恩及其同伙。

庭审还是那种老掉牙的套路,伪装的正义,虚假的眼泪,堂而皇之的誓言,矫揉造作的激情……这一类电影,复仇,情杀,遗产争夺,商业黑幕,就算是大制作,内容和结构也大致如此:预先设下一个局,让对方不知不觉之间自动入局——其实,入局的只是观众。如此廉价和缺乏想象力,很难引起我的认同。不过,这一次,制作者想象力的匮乏或者高超却让我有些吃惊。为了给约翰和汤姆洗清罪名,需要他们不在现场的证明——而当时已经人证物证确凿。由此,他们想到,请波比神父来作伪证!波比神父在当地有着崇高的威望,人们依赖他,信靠他。他一直关心这几个孩子的成长,陪他们打球,给他们讲故事,帮他们找工作。他并不把他们看成天使,但一直希望他们远离魔鬼。尽管魔鬼最终还是进入了他们灵魂,波比却一直没有放弃帮助和拯救他们。

这一次,对波比神父可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他要伸出上帝之手,将两个杀人凶犯从深渊中拯救出来。不是拯救他们的灵魂,而是他们的肉体。

“事发当晚您在干什么?”

“在体育馆看篮球赛,纽约对波士顿。”

“你一个人?”

“不,和约翰、汤姆一起。”

“从几点到几点?”

“球赛从七点半到九点半,我们十点或十一点分手。”

“凶案发生在八点半,这么说,约翰和汤姆不在凶案现场?”

“显然不在,他们不可能在体育馆开枪。”

“有人看见你们一起看球吗?”

“没有。”

“有人看见你买票吗?”

“没有。”

“你用现金还是信用卡或者支票买的票?”

“现金。”

“那么,你无法证明当时你们一起看球。”

“我留有票根。”

波比神父出示了三张票根。

庭审结束。约翰和汤姆无罪开释。

 

以暴制暴,以恶制恶,这从来不是上帝的主张。不撒谎,这更是上帝的诫命。神父,作为上帝的代言人,更应该履行上帝的诫命。可是,在这样一个充满邪恶的世界里,上帝似乎也成为一个道德相对主义者。为了拯救两个不是那么邪恶的灵魂,或者说,为了与更加邪恶的灵魂对抗,上帝似乎也在委曲求全,不再那么坚持原则。波比神父的撒谎,似乎意味着上帝对正义的回避。——上帝被拉下水了!

我想,上帝会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将这个世界的邪恶清理干净——上帝在毁灭所多玛城之后,曾经发誓不再以大水和大火毁灭人类——以至人类的邪恶会泛滥到这种无法收场的程度。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