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论支持胡星斗:也谈毛时代的“历史条件”

胡星斗 原创 | 2009-03-06 15:29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胡星斗 毛时代 

五论支持胡星斗:也谈毛时代的“历史条件”

岩石

 

 

近来,笔者非常欣喜地看到来自“乌有之乡”的变化——终于出现了这样一些声音:“如果以今天比较历史的得失,无疑刻舟求剑。”“应该考虑当时的历史条件”,“在当时条件下,毛泽东只能那样办”等。论辩对手的变化足以说明,他们不得不承认,我们所讲的并非造谣诬蔑,而是确有事实根据。对这一进步,应该表示欢迎。

 

  

对于敬重马克思主义的人们来说,不能不讲历史唯物主义。因为它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正确的历史观。对于历史现象的分析评价,的确不应该超越特定的历史阶段,提出不切实际的过高要求。例如,我们不应该责备张衡大师为什么没有发明电灯制造出导弹来,也不应该强求孟子的人本主义思想为什么不再进一步发展成为民主主义思想。

 

 

但是,什么是特定的历史阶段历史条件?绝不应该囿于一国的范围,而应该放眼全球,宏观而论。

比如,1948年,联合国大会已经颁发《人权宣言》,庄重地提出人权是全人类的最高价值观,而毛泽东在其后,却提出以阶级斗争为纲,疯狂的践踏人权,整了1亿多国民,整死2000多万,难道是刻舟求剑吗?再如,二战以后,民主已成汹涌澎湃的时代大潮,连斯大林都要求新中国要建立民主联合政府,而毛某人却建立了权力空前集中的集权制度,难道这样做是不得不为之吗?另如,同为列宁主义信徒,铁托都知道对西方开放可以加快经济建设,列宁本人都晓得实行新经济政策,可是,毛泽东却制定了“一边倒”的外交方针,难道不是斜眼、不是短视吗?否则,区区几年以后,毛泽东本人为什么要废除呢?又是区区几年以后,毛某人为什么要与美帝头子握手言欢呢?——胡星斗教授拥护新时期的开放政策批判此等愚蠢之举,何错之有?

 

 

其实,我们对毛泽东的批判,许多都是传统的大是大非,并不讲什么历史条件。

比如,历史从未肯定过暴政。再如卖国,中外历史上任何卖国行为,从来都不被人们赞颂——唯独中国的毛泽东时代是个特例。

请问:中外历史上哪一次卖国事件没有特定的历史条件?没有压力?——然而,毛泽东却是个特例:其人是在和平时期卖的国!

令大多数历史研究者无比愤慨的是,李鸿章卖国、袁世凯卖国,国人都能反对、谴责、声讨,而毛泽东卖国,却反而得到了礼赞受到了颂扬,公理何在?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后毛泽东时代,有些人却还在挖空心思为毛某人的卖国行径进行辩解——而这些人,恰恰正是口口声声怒斥新时期领导人实行开放是什么“卖国洋奴买办”的那些人,良知何在?

(一)、外蒙古(158万平方公里)和北方失地(150万平方公里)问题

在“乌有之乡”网站上,一位化名“无义有方”的先生在《伪问题》一文中写道:“毛主席当时也有收回外蒙古和俄占土地的意图。但一方面在新疆苏联势力没有消除,另一方面中长铁路和旅顺口还在苏联手里。毛主席为了收回这两个战略必争之地而被迫放弃外蒙古和俄占土地。”——第一,放弃外蒙古和俄占土地难道不是卖国吗?——我们祖宗遗留下来的宝贵土地应该放弃吗?第二,斯大林从来没有表示过要长期租占中长铁路和旅顺口。对于一个真正的主权国家来说,解决苏联在新疆的特殊利益及中长铁路和旅顺口的租占问题根本不是什么难题,根本不存在因为它们的牵制会影响外蒙古和俄占土地问题的处理。第三,退一百步,即使按照“无义有方”先生的说法,总应该明白孰轻孰重?对于中华民族来说,北方失地和外蒙古岂不是更重要吗?——请注意,失去了外蒙古,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离苏联只有半个小时的飞机航程;并且,势必极大地影响内蒙古的稳定。而失去150万平方公里的北方土地,中国丢失了多少油气资源?

“无义有方”先生还提到蒋介石和美英两国的责任,说:“而这一切后果是怎么来的呢?没有蒋介石抗战组织的低劣,没有抗战胜利前夜的豫桂湘大撤退,没有美英出卖中国的雅尔塔协定,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洋奴右派们,你们英国爹美国爹和委员长造的恶果,责任凭什么都算到老人家头上?

这里,“无义有方”先生可能是故意删掉了一些情节。笔者补述一下——1945年夏季,德意两大战争元凶灭亡以后,日本还相当强大,还拥有700万军队。中日两国军事实力相差悬殊。为了驱逐侵略强盗,民国政府不得不请求苏联与中国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给予帮助,出兵东北打击日本的精锐部队——拥有百万大军的关东军。于是,高傲的斯大林提出了一个苛刻条件:要求中国政府承认外蒙古独立。时任行政院院长兼外交部长的宋子文先生恪守民族气节,立场坚定据理力争。而后,国民党中常委专门开会研讨这一棘手难题。大多数委员的意见是: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害相权取其轻。决定接受斯大林的条件。当时,宋子文先生愤然站起,义正词严地表示:“我绝不落千古骂名,这个外交部长,谁愿意干谁干去!”——继任外交部长王世杰完成了这件屈辱的差事。1946年民国政府承认了外蒙古的独立。

应该说,在外蒙古问题上,蒋介石确有罪愆。虽情有可原但罪不容恕。值得庆幸的是,历史又给了中华民族一次机会——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第一部临时宪法——“共同纲领”——庄严地向全世界宣布:新中国将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还值得庆幸的是,不久蒋介石表示了深切的痛悔之情,庄重地宣示:废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决不允许外蒙古独立!至今,台湾一直在捍卫着中华民族对外蒙古的名誉主权。

然而,中华民族的北方失地最终还是永不回头地飞走了!外蒙古飞回母亲怀抱的可能也极其渺茫!

300多万平方公里宝贵领土的丧失,与毛某人没有关系吗?

请问:蒋介石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是不是不平等条约?毛泽东为什么不敢像蒋介石那样宣布废除?俄占的15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失地是不是不平等条约造成的?毛泽东为什么在斯大林跟前连提都不敢提?

最有意思的是,毛泽东本人承认他与外蒙问题有直接关系——19501月在莫斯科,他对周恩来说过这样一段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我们已经宣布过由中国与外国签订的一切不平等的国际协定条约一律不予承认。但外蒙独立是一个例外——外蒙独立是国民党政府办理的,但我们尊重外蒙古人民1945年的公民投票,他们一致拥护独立,现在双方政府经过谈判确认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独立地位。苏联也表示支持中国这一立场,同时也希望蒙古发表声明表个态。

朋友们,看一看,这个被一些人捧为“伟大理论家”之人,逻辑何其荒谬!——

其一,对于1945年外蒙的“公民投票”,且不说其中有诈,即使确切表达了当地人民的真实愿望,难道一国之内,其固有领土一部分的民众拥护独立,中央政府就应该表示尊重予以支持吗?难道说全国人民都是草芥吗?他们的愤怒声讨反对都是荒唐行为吗?如果这种说法“正确英明”的话,为什么当今大陆政府不容许台湾人民就所谓的独立问题举行“公民投票”呢?而此举与毛泽东处治外蒙古问题正好形成强烈对比——新旧中共政府哪一个爱国?其二,外蒙独立,根据的是1945年中苏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难道它不是不平等条约吗?既是不平等条约,为什么又要“例外”呢?其三,国民党政府不是你的死敌吗?你推翻了国民党政府的一切制度一切法律一切对外关系,为什么对卖国条约情有独钟呢?

聪明的毛泽东绝非不通逻辑思维之人。犯如此低级逻辑错误,个中必有蹊跷——原来,雄心勃勃的毛某人当初确有捍卫国家主权的意图,在朝拜主子受到盛情接待之后受宠若惊,便提出了外蒙古问题(他不敢提北方失地,因为虽然列宁曾两次许诺要将俄占土地归还中国,但掌权以后的斯大林从不认账,并且立场强硬)。不料斯大林勃然大怒,因此便将毛泽东弃之一旁置之不理,苏共中央政治局无人敢于过问毛某人。一国元首,一个泱泱大国的元首出国进行首次国事访问,竟受如此奇耻大辱,实乃世界史所罕见。然而,在国内不可一世之人此时却一筹莫展——他带着两大使命来到苏联:其一,既然实行一边倒的外交方针,必须谋求主子的军事庇护。其二,谋求主子施舍给予经济援助。如果拂袖回国,如何向江东父老交代?如果跟斯大林撕破脸,以后如何立身处世?万般无奈,实在万般无奈。最后,笼中的雄狮不得不变成绵羊,急电周恩来赴苏从中斡旋;高傲的毛泽东在更高傲的斯大林面前,不得不低下了肥硕的头颅;一个原本立志想成为民族大英雄之人不得不做出丧权辱国的丑事——再说毛泽东在莫斯科受到冷遇在媒体上消失以后,举世震惊,西方传媒和政要纷纷猜测:莫非中苏在外蒙古问题上闹翻了?见此报道,斯大林恼怒不已,要求中国政府必须出面辟谣——这便是毛泽东上边那一段话的来龙去脉。从字里行间,人们不仅可见其人何其逻辑荒谬,也可见其人何其奴颜媚色:外蒙古是中国自己的事情,为什么要理会苏联支持不支持?自己卖国已经够可以了,为什么还要外蒙古再表个态?——丧权辱国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最后,顺理成章,在和平时期,毛泽东签署了一个新的不平等条约——“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并且签订了三个秘密换文,其中一个就是“中苏双方共同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独立”,并且,中国还公开发表了声明,予以确认——这些就是英明的一边倒外交方针的靓丽结晶!——上了贼船,纵有天大的本领,你敢不听船主摆布?

“无义有方”先生,这300多万平方公里宝贵领土的丧失,你完全归罪于外国人和委员长,为了强调,还连划三个感叹号,公允吗?难道不应该首先检点检点自己人吗?我们推举国家元首做什么?他的第一职责难道不是捍卫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吗?你为什么只追究蒋介石的罪过而放过毛泽东?如果,此事果真与毛泽东了无瓜葛,斯大林何须难为他,让他作出上述种种卖国表现?再说,蒋毛二人谁的罪责更大?——且不说蒋介石为了救国为了驱逐侵略者——如果仅有第一次卖国,像香港澳门那样,中华民族还可以重新收回失地。可是,由于毛某人二次卖国,现在我们只得望洋兴叹!

“乌有之乡”上又有人出来为毛泽东开脱,说:“应该考虑历史条件,当时我们国家没有实力”(不是说毛时代建设成就非常伟大吗?怎么变了?)——此话亦差矣。弱国并非没有外交。晚清,可谓衰之极弱之最了吧?可是,曾纪泽先生不是还从俄罗斯强盗口里夺回来2万多平方公里的国土(新疆)了吗?

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并非一定要打仗。像面对俄罗斯的日本连连索要北方四岛,气足词严,大义凛然!——一个堂堂国家元首,说话的勇气总该有一点吧?为什么竟连一句话都不敢说,一口气都不敢出呢?——若是真正的爱国志士、真正的民族英雄,头可断,志不可屈,岂能不视死如归地为国抗争?——起码,也应该像宋子文先生那样,明哲保身洁身自好,无论如何也不可做卖国勾当!

想到今日还有人引吭高歌“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一切真正的爱国者真应该仰天长啸一声:伟大的列祖列宗啊,中华民族怎么产生了这么一个不肖子孙?

(二)、中印边界问题

“无义有方”先生说:“毛泽东一再指出,藏南之地不是一个战略必争之地(不相信的,自己看文献出版社的《毛泽东传1949-1976》),通过看《毛泽东传》,我们分析了当时主席的决策思考:目的就是以打促谈。因为当时我们不具备实力,不能对敌人实施一击必胜的打击……战争只能在有限范围内短期化,不能偏离主要方向;战略目的是以打促和,对印度先礼后兵、兵后再礼,目的是以打促和以保证西南安全,警告其他国家,战略目的已经达到;当时不具备打持久战的必要性,为争一块不是特别有战略意义的地方,如果边境战争长期化,我们不仅打不死敌人,而且被这场战争拖死。

先生,不是一个战略必争之地,难道就应该弃之若敝屣、拱手让人吗?这是爱国者说过的话吗?真令人震惊,这样的言论竟然说得出口?而且是在一个标榜爱国的网站上公开发表,而且还放在显要位置上大肆炫耀?

魏文帝曹丕有一句名言:“家有敝帚,享之千金”(《典论·论文》)。广为传诵,以至演化成了中华民族的著名成语“敝帚自珍”。意思是说,东西虽然不好,但自己却非常珍惜。小家敝帚尚且如此,何况国家领土?——现在,被一些崇毛派大骂为“丧权辱国”的中共中央竭尽全力捍卫国家领土,正是这个道理。

1937年“7·7”事变爆发后,次日(78日)清晨530分,驻守宛平城的国民革命军29军副军长秦德纯将军厉声下令:“以宛平城和卢沟桥为我军坟墓,一尺一寸国土不可让人!”几日后,副军长佟麟阁师长赵登禹等5000多名将士壮烈牺牲——先生,对照先烈,你这话说得合适吗?

其实,这类事情,历史上不乏先例。例如台湾,康熙时代有些大臣就说过,一个荒凉小岛,没有什价值。现在看来,不是十足的蠢话吗?再如阿拉斯加,俄罗斯沙皇认为是一块不毛之地,仅仅600万美元卖给了美国,现在看来,不是十足的蠢事吗?

况且,藏东南实际上真真切切是一块顶级战略要地——达旺地区,地处喜马拉雅山脉南麓。世界屋脊在这里向北拐了一个弯,海拔下降到一二千米甚至几百米,有印度洋暖风的滋润,属亚热带生态环境,是西藏气候最温和、地势最平坦、土壤最肥沃的拉普拉塔平原和原始森林,是真正的富饶宝地——西藏的林木蓄积量居全国第二位,而80%聚集在这里。雅鲁藏布江著名的“大拐弯”也在此处,可利用的落差2230米,如果横切“大拐弯”筑一条40公里长的引水隧道,可建成世界最大的水电站,装机容量是三峡电站的4倍,投资却比三峡少得多——且不说交通位置,且不说还有丰富的矿藏,且不说农牧业如何发达,仅此两项,已足以说明这9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对于中国是何等的重要!——然而这一切全被毛大卖国贼拱手送人!

先生,中国这块风水宝地,已经变成了印度的阿鲁恰纳尔邦。完全是毛泽东时代造成的恶果。你竟然还在侈谈什么“先礼后兵、兵后再礼,目的是以打促和以保证西南安全”,岂不太可笑了吗对于这样一个民族败类,应该为他掩盖罪恶吗?

(三)、中缅边界问题

中外历史上的卖国贼,其实都非常痛苦,常常自责。然而,却有一个特例:心甘情愿主动上门唱着小曲卖国——此等离奇怪诞之事也发生在毛泽东身上。

中缅边境长达2000多公里,共分三段。1960101日,两国缔结《中缅边界条约》,中国将南段的班洪、班老地区、中段的勐卯三角地、北段的尖高山以北地区划给缅甸;而缅方只将原来英国殖民当局侵占中国的片马、岗房、古浪等几个村寨归还中国。中国没有得到缅甸一寸土地。

请注意,缅甸只是一个弱国小国——难道,这就是毛泽东的勇敢?这就说明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四)、日本战争赔款问题

关于这个问题,我谈了很多,只在“乌有之乡”上看到一位化名“59735678”的先生在评论中写了一长段关于蒋介石拒绝赔款的文字。另一位网友在其下面写道:“连老蒋做的狗屎事都要栽倒别人头上,真是无知得够无耻!”

蒋介石拒绝赔款确有其事,不过,蒋毛二人各是各的账。有关此事的背景,“59735678”先生介绍得不够全面,需要略加补充——其一,蒋介石不是没有向日本索要过赔款,而是对方不给。日本吉田茂政府声言:“赔款问题只能跟中华人民共和国谈。”其二,197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日本建交,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主动表示,要给中国战争赔款。并且做好了赔付的一切准备。

请问:毛泽东拒绝日本战争赔款,跟蒋介石有关系吗?究竟有多大关系?

请问:即使说确有很大关系,蒋介石卖国,难道毛泽东就应该跟着卖国吗?而且,跟着卖国者就应该被洗刷掉卖国罪责吗?而且,跟着卖国者应该变成爱国英雄应该受到顶礼膜拜吗?

 

总而言之,无论是胡星斗教授,还是安宜生先生、李悔之先生、思宁先生、杨戈先生……还是李锐先生、杨继绳先生,还是笔者,谁都没有超越历史阶段历史条件苛求毛泽东。至于施暴政、卖国问题,从来都是主政者的道德底线。罪恶就是罪恶,没商量。

 

2009.2.28

 

【说几句题外而非多余的活】

    1、现在,的确存在很多严重的社会问题。但根子在旧体制上,不应因此而否定改革开放以来的巨大成就。

2、有些网友总是拿现在的问题来证明毛时代好,这是不合逻辑的——难道能因为辛亥革命以后不尽人意能证明晚清好吗?难道能因为现在韩国不尽人意能证明李承晚时期好吗?

3、网络是个完全开放的媒体平台,论辩参与者都应该注意风度,尊重他人人格。我们是一个文明古国,不应该让外人耻笑,更不应该让我们的后人耻笑。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谁没有理,谁蛮不讲理,谁没有教养,大家看得清清楚楚。满嘴污言秽语,受伤害的只能是自己,首先应该尊重自己的人格——我衷心地希望,在文明时代,我们开展一次理性的论争,让国人好好过一把文明辩论瘾。

4、辩论应该具体。抽象肯定否定不是辩论,而是强词夺理。希望我的对手们做好准备,充分的摆事实讲道理,在论坛上大放光彩。

5、祝对方先生们女士们,始终保持好心情,不可牢骚太盛。

 

 

个人简介
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中国问题学创始人,从事政府经济学、发展经济学、诸子百家与企业管理的教学与指导研究生工作。
每日关注 更多
胡星斗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