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情巧克力”

马真明 原创 | 2009-05-03 02:07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 宽容 巧克力 浓情 

 

“浓情巧克力”
 
星期六晚上,女儿一定要看“佳片有约”,今晚无事,我也躺在沙发上,影片是《浓情巧克力》。
剧情很简单,一对血脉里注定要流浪的母女,在一个北风呼啸、雪花飞舞的黄昏,来到了一个古老而又显拘谨、沉重的小镇。在小镇猜疑、拒绝接纳的目光里(因为他们不信上帝)开了一个小小的巧克力店,这是从她母亲的母亲的传统里开出来的、而且要在不停地转移中开出来的的巧克力店。
小镇的人们从来都按上帝的安排(实际上是镇长的安排)日复一日地过着规规矩矩的基督徒的生活。春天很美,但不能放纵地欢歌;秋天很浪漫,也要拒绝原野在教堂里听牧师布道。远离上帝的日子,“北风”就会使劲低敲打你的“窗户”,你不得不认为自己有罪而“噤声”,人的心扉除了向上帝打开,再不能有任何“邪径”。于是:
女人只是因为生育、伺候男人活着;
姥姥与外孙不能有真情延伸;
夕阳下的舞会铁定是罪恶;
……
人们在生活与信仰的紧张中压抑着人性。
巧克力店的母女也是在母亲的骨灰盒的“胁迫”下流浪至此。
船上的流浪者总在想着下一个停靠站。
但热爱自由、追求美好、享受生活的人的天性不能被永久尘封,阳光下的庸懒是常态,雨后初霁也会给人意外的惊喜。
自由、欢乐、阳光的生活需要人们砸烂脚镣,释放人性,消除仇视与自以为是的心理预期,剥落某些过时的叶子和花朵,相互宽容,发现美好,享受生活,享受爱情。
这让我想起了冯至的《十四行诗》:
什么能从我们身上脱落,
我们都让它化作尘埃:
我们安排我们在这时代
像秋日的树木,一棵棵
 
把树叶和些过迟的花朵
都交给秋风,好舒开树身
伸入严冬;我们安排我们
在自然里,像蜕化的蝉蛾
 
把残壳都会在泥里土里;
我们把我们安排给那个
未来的死亡,像一段歌曲
上帝是纯理性的吗?
那个年轻的牧师的布道词中说:“上帝和他的妻子也情意绵绵,相互宽恕”(大意)。
巧克力可以买到,可是“浓情巧克力”只能自造,因为只有相爱或相亲的人才知道对方最喜欢什么;只有心中充满爱的人才会真正地爱自己或者爱别人。
 
个人简介
我从狄道来,幼时乐于从水嬉戏,游走洮河两岸,也时时登山为两三只羊“醉花儿”,…痴情于校舍后山间的一条小溪,潺潺小溪拥着小鱼抚过脚面时,却咏不出幽情半句。死缠烂打地上了大学,却绝少恋爱的故事。性情拙而穷于仕,耽于…
每日关注 更多
马真明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