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爱情《雪崩》二

刘丹俊 原创 | 2009-05-04 11:13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爱情 长篇小说 《雪崩》 

二

凌雪鹤是八月底从嘉陵市中调到山村中学的,担任高三·一班的班主任兼语文课。人世沧桑,使他认为应该重新调整自己的情绪。山乡的水秀树绿的景致,纯朴的民风,像清澈的溪水潺潺地从心底流过。他很不愿意去回想过去的生活。在他看来,只有老年人才会在回忆中过日子,何况,他的过去实在不值得花过多的精力去回顾。枯燥乏味的缺乏激情的家庭生活,使得他精疲力竭。在妻子提出离婚后,他爽快地签了字。他申调后,市教委很快就满足了他的要求。

来到这所学校后,凌雪鹤仍是孤独的。晚饭后,他常一人去散步,这里瞧瞧,那里看看,常作沉思状。特别是夕阳下到山顶的树梢之时,他会忘情地静静地坐上许多时间,直到晚霞在天空散尽。

这里的人际关系并不复杂,大家相处很融洽。学校分配凌雪鹤工作的时候,他愉快地接受了。

报到那天,校长握着他的手亲切地说:“欢迎你到我们学校来,正缺语文老师。你的情况我们已经听教委的领导介绍了。你的到来为我们解决了难题。”

“还要请校长多多指教。”

放置好行李后,校长带着他熟悉环境,碰到教职工,他都作一番介绍:“这是从市里调来的凌老师,教语文的。”

凌雪鹤总是微笑着握住对方的手:“我叫凌雪鹤,请多关照。”

有个叫灵儿的图书管理员引起了他的注意。她是校长的女儿,刚离了婚,据说是因为两地分居。

报名的时候,凌雪鹤详细地询问了每一位学生。截止报名,只有一个叫欧阳云影的女学生没有来。她是有希望中的一个,班上的文体委员。他想,按说,学生流失是在高二、高三就很少流失的,除非有非常特殊的情况。有希望的学生,更不会流失了。

凌雪鹤回想起当年考大学的情景。十八岁时考上某师范学院,接到录取通知书时,父母之高兴,无法用语言表达。那天,他正在他的姐姐家。父亲放下手头的活,直奔十几里路外,告诉这振奋人心的消息。上学时,父亲亲自把他送到十数里外的镇上赶车,这令他联想到朱自清的《背影》,他虽没有像朱先生那样簌簌的流泪,但也暗自下了决心,一定要做出成就,才对得起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他感到歉然,父亲以为供出了一个大学生,晚年不会缺钱花,哪里料到儿子会很穷。父亲已去世几年了。

九月一日下午,第三节课时,欧阳云影才与她的父亲欧阳光到学校。他说,由于他在湖南做生意,云影给帮忙,所以回来晚了。既然有家长一同来,话也说清楚了,凌雪鹤没说什么,就为欧阳云影注了册。

“听说你的成绩不错,工作也负责,这很好。”

“只能说过得去。”

“凌老师,实在给你添麻烦了。这丫头有时很调皮,希望多加督导。我们也只有这么个独苗,从小将就她惯了。但她还是很听话的。”欧阳光挺客气的,不像生意人。

“其实,老师与家长是同一心愿。欧阳云影同学,当着你父亲的面说清楚,你可要努力啊!

“是,凌老师,父亲大人,保证不辜负你们的期望”,她给他们分别鞠躬。

“你看这孩子。今后可不许给你们凌老师增添麻烦。我会随时与凌老师联系的。”

欧阳云影向她的父亲扮了个鬼脸。

“欧阳云影,这名字很有古典诗意美吗。看来欧阳先生很懂得姓名的学问啦。”

“哪里!哪里!让凌老师见笑了。我也没有读过多少书,初中还没毕业,所以很希望云影考上大学。”

凌雪鹤这才注意到欧阳云影。齐耳的头发,看上去很有精神。鼻子高翘着,眼睛里蓄着一池秋水,让人感到她的聪慧,嘴唇很有运动感。身材不错,至少可算小家碧玉。玉不琢,不成器。其实,她也没有在他心中留下特别的印象。

 

晚饭后,凌雪鹤出去散步。在操场上碰上欧阳云影等人。

“凌老师好,到哪里去?”欧阳云影问道。

“晚饭后没事,随便走走,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你们上自习呀!”

看不出凌老师还满有雅兴吗。”王光芬说。

“你难道不知道凌老师是学中文的吗?肯定是个才子。”张初菊接口道。

凌雪鹤笑着说:“你们忙你们的吧,我走了。”

她们走进了教室。

离上自习还早。

“云影,你来迟到了,凌老师没说你什么吧?”王光芬问道。

“没有。他好像挺客气的,似乎没有杀气。”

“不知道他能不能把我们带好,说不定他镇不住堂呢。”

“我们都高三了,应该有很高的自觉性。”欧阳云影说。

“你们是考大学的料,自觉性当然高。自觉升学无望的呢,如果凌老师锁不住堂,只要一个人捣乱,全班就得完蛋。”张初菊很是忧虑。

“今天上语文课了吗,凌老师讲得怎样?”

“没有正式上。与往学期一样,第一节课发书和本子,点名。”

“嗬,今天凌老师的见面课可很有意思。他说,同学们好,本期由我来担任你们的班主任和语文课。我刚调来,你们以前不认识我,现在已认识了。”王光芬说着就比划起来,摹仿凌雪鹤的表情声调,“希望同学们全力支持我的工作。我相信我们将合作得很好——同学们鼓起掌来——哦,忘了向你们介绍,我叫凌雪鹤,不是树林的‘林’,而是凌空的‘凌’,大雪的‘雪’,鹤吗,不是仙鹤的‘鹤’,也不是鹤立鸡群的‘鹤’,而是孤云野鹤的‘鹤’。说后在黑板上写下凌雪鹤三个字,相当潦草,难以辩认。一点也不像原来的水老师,一笔一画清清楚楚。不过,我实在搞不懂,他为什么故作高深,那几个‘鹤’字到底有什么区别,不都是一样的写法吗?云影,你说呢?”

“我咋知道有什么不同,我又没有看到他写。”

“这似乎是在显示他有学问。真笑人,直接写出‘凌雪鹤’三个大字不就得了。”张初菊也挺有意见。

“好哇,你们在说凌老师的坏话。”走进教室的是一个男生,他叫彭辉,该班班长。

“谁说老师的坏话?我们是实事求是吗。”张初菊回敬他,“去告呀,说不定明天早上,凌老师会请你吃稀饭馒头呢。”

“你说话也太损人了。是不是凌老师没有请你吃稀饭馒头,你才那么大的意见,要不要我请你吃?”

“谁稀罕!还不至于到讨饭的地步!”

“好了,你们别吵了。”欧阳云影招呼他们道,“我们只是说说,谁又不是在恶意中伤,况且凌老师又没有得罪哪一位,有必要说他的坏话吗?”

“我不和你们说了,简直是白费口舌。”彭辉哼着小调走出了教室。

欧阳云影想,凌雪鹤老师那种介绍自己的方式,除了风趣之外,还能有什么呢?她想到下午报名时的情景,越是认为他不过是风趣而已。中国人谈话,很缺少幽默感。只是第一堂就这样不严肃,未免又过分了。中学生的自律力差,老师松动一尺,学生就松动一丈。开始就没有树立威信,今后的工作就难做了。哪个班上没有调皮捣蛋的学生呢。如果这个班栽在他手里,那就太糟了。他的课究竟怎样,现在谁也不知道。学校安排他上高三,并压上班主任的担子,应该是不差的,但总待于实践来检验。她不禁微微担忧了。

第二天上午第一节就是语文,大家深为凌雪鹤风趣而生动的讲解所吸引。他讲课从不看备课本。在他看来,备课本是束缚教师手脚的东西。按照备课本上的去讲,不过是照本宣科往往调动不了课堂气氛。如果看着备课本讲,就好像蜜糖里忽然飞进来一只刚从粪坑里来的苍蝇,难受又恶心。他的备课本上只有简略得不能再简略的提纲,从上面根本看不出什么头头道道来。他对课本绝不盲从。很显然,他是一个有着清醒的头脑而思维活跃又敏捷的教师,令同学们耳目一新。

欧阳云影的心头云散雾开了。有同样想法的同学也拔云见月。

女生寝室。

“云影,你们不觉得凌老师的课棒极了吗?”张初菊说。

“嗯,是不错,凌老师的课的确好。”王光芬是快嘴。

“凌老师上课不拘泥于课本,能学到不少新知识,开阔我们的视野。”欧阳云影说,“我昨天听了你们说他见面的情况,还真担心我们完了呢。”

“是呀,你们想想——”李楠说,“一个从市里调到我们这偏僻而条件甚差的学校的老师,不是教学水平不高,怎会呢?我开始也有同感。你们说,像凌老师这样的人,为什么会调到我们学校呢?”

“谁知道呢。还真有些奇怪。云影,你的看法呢?”王光芬转向欧阳云影。

“你们不知道,我比你们后来,又怎么知道呢?”

“云影,你们发没发现,好像凌老师很喜欢散步,而且是独自一人。”王光芬说。

“而且凌老师散步时那沉思的样子,像个哲人。”李楠说。

“你们说凌老师有多少岁了?我看二十五六吧。”张初菊又引出一个话题。

“差不多吧。”王光芬说。

“我看有三十岁。”李楠提高了声音。

“凌老师有多少岁关你们什么事?”欧阳云影说。

“嗨,云影,不关我们什么事,难道关你的什么事?”王光芬把矛头指向欧阳云影。

“听我把话说完吗,当然不关我的事。”

“这就对了。都不关我们的事,说说总可以吧。”李楠说。

“你们说凌老师结婚了吗?我看还没有,否则他不会调的。”王光芬说。

“咳,光芬,你管人家结婚了吗有何用意?如果凌老师没有结婚,你想嫁给他不成?”李楠故作认真。

“楠子,你这坏分子,看我不打死你。你是不是想嫁给老师做老婆?”王光芬追打着李楠。

李楠边躲边说:“我怕你行了吗。”

“光芬,你这么凶,老师那样温柔,你真嫁给他做老婆,对他实在不公平。我想老师才不会娶你呢。”张初菊说。

“好呀,初菊,你这个坏蛋,我又没有招惹你,你干吗也往我身上泼污水。你那么温柔,嫁给老师吧。”王光芬反驳道,“嗨呀,糟了,我得叫你师母了!”

“看你不烂舌头。别闹了,即使他没有结婚,难道会没有女朋友?”

“有女朋友,你可以竞争呀!”

“你们越闹越不象话。”欧阳云影说,“平常你们总是拿班上的男生开玩笑。这下好了,拿老师寻开心了。让老师知道了,不刮胡子才怪呢。”

“云影,你那么维护老师干吗?我们本来就没有胡子,只要不挨耳括子,怕什么!”

“云影,你又温柔又漂亮,语文又好,又是干部,说不定他喜欢你呢!”李楠说。

“对,对,对,云影最合适!”

大家一同起哄,欧阳云影有口难辩。

个人简介
林童:原名刘丹俊,1963年生,四川邻水人。曾在宜宾学院、鲁迅文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求学。“方言写作”倡导者。 诗集《美之殇》《破碎的偶像》,评论集《文化诗学:第三条道路》,评传《泰戈尔,你属于谁》,长篇小说《雪崩》《…
每日关注 更多
刘丹俊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