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读《鹿鼎记》所感

朱兴东 原创 | 2009-06-16 12:45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感受 鹿鼎记 

  大二下期,我选了文学名著导读这门课。通过老师的讲解了解一些基本的知识。虽然,收获有限,但是为我以后自己阅读文学名著有很大的裨益。

  一学期,8讲课,16个学时,一路走来,有些许的感受。也有些许的收获。一方面,我明白了,电视传媒的一些宣传,一些“大家”的言论并非真实、合理、可信;另一方面,我了解到了读懂一步别人几年、十几年、甚至一辈子的著作,本非易事,应该多听一些评论,然后再去自己研读,才会发现书中的颜如玉和黄金屋。

  这次我就选择,对金庸先生的《鹿鼎记》一书的评论,来作为自己结课的文章吧。由于还在阅读中,没有读完,且没有仔细的研读,并与金庸先生的其他著作对比。写作时,借鉴了他人的观点。有不足之处还请批评指正。

  (一)金庸先生的介绍

  金庸(1924年农历2月初6 ——)。原名查良镛(zhā liáng yōng,英:Louis Cha),当代著名作家、新闻学家、企业家、政治评论家、社会活动家,《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主要起草人之一、香港“大紫荆勋章” 获得者、华人作家首富。金庸是新派武侠小说最杰出的代表作家,被普遍誉为武侠小说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代宗师”和“泰山北斗”,更有金迷们尊称其为“金大侠”或“查大侠”。

  金庸祖籍为江西省婺源县,1924年出生在浙江海宁。查家为当地名门望族,有“唐宋以来巨族,江南有数人家”之誉。历史上查家最鼎盛期为清康熙年间,以查慎行为首叔侄七人同任翰林,有“一门七进士,叔侄两翰林”之说。现代查氏家族还有两位知名人物,南开大学教授查良铮(穆旦)(四十年代九叶派代表诗人,翻译家),台湾学术界风云人物、司法部长查良钊。出自海宁的著名人物还有王国维和徐志摩。徐志摩是金庸的表兄。金庸祖父查沧珊是“丹阳教案”的当事人。 他的多篇小说被选入课本。

  1937年,金庸考入衢州一中,离开家乡海宁。1939年,15岁的金庸和同学一起编写了一本指导学生升初中的参考书《给投考初中者》,畅销内地。这是此类书籍在中国第一次出版,也是金庸出版的第一本书。1941年日军攻到浙江,金庸进入联合高中,那时他17岁,临毕业时因为写讽刺黑板报《阿丽丝漫游记》被开除。(另一说是写情书。)1944年考入重庆国立政治大学外文系,因对国民党职业学生不满投诉被勒令退学,一度进入中央图书馆工作,后转入苏州东吴大学(今苏州大学)学习国际法。抗战胜利后回杭州进《东南日报》做记者,1948年在数千人参加的考试中脱颖而出,进入《大公报》,做编辑和收听英语国际电讯广播当翻译。不久《大公报》香港版复刊,金庸南下到香港。

  1950年,《大公报》所属《新晚报》创刊,金庸调任副刊编辑,主持《下午茶座》栏目,也做翻译、记者工作,与梁羽生(原名陈文统)一个办公桌,写过不少文艺小品和影评(笔名姚馥兰和林欢)。姚馥兰的意思是英文的Your friend.(你的朋友)。1955年开写《书剑恩仇录》,在《大公报》与梁羽生、陈凡(百剑堂主)开设《三剑楼随笔》,成为专栏作家。1957年进入长城电影公司,专职为编剧,写过《绝代佳人》、《兰花花》、《不要离开我》、《三恋》、《小鸽子姑娘》、《午夜琴声》等剧本,合导过《有女怀春》、《王老虎抢亲》(所用笔名为林欢)。

  建国不久,金庸为了实现外交家的理想来到北京,但由于种种原因而失望地回到香港,从而开始了武侠小说的创作。

  1959年离开长城电影公司,与中学同学沈宝新合资创办《明报》,任主编兼社长历35年,期间又创办《明报月刊》、《明报周刊》、新加坡《新明日报》及马来西亚《新明日报》等。金庸任董事长期间,《明报》成为香港最有影响的报纸之一,有人把它比喻成香港的《泰晤士报》。其对中国时局的预测和分析,是其它报纸不能比拟的。《明报月刊》则是华人世界最文人化的刊物,其对大中华关怀,深受全世界华人好评。

  从五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金庸共写武侠小说15部,1972年宣布封笔,开始修订工作。

  1981年后金庸数次回大陆,先后受到邓小平、江泽民等领导人的接见,1985年任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1986年被任命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政治体制”小组港方负责人,1989年辞去基本法委员职务,卸任《明报》社长职务,1992年到英国牛津大学当访问学者,1994年辞去《明报》企业董事局主席职务。1999~2005年任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

  金庸博学多才。就武侠小说方面,金庸阅历丰富,知识渊博,文思敏捷,眼光独到。他继承古典武侠小说之精华,开创了形式独特、情节曲折、描写细腻且深具人性和豪情侠义的新派武侠小说先河。凡历史均有篡改,在政治、古代哲学、宗教、文学、艺术、电影等都有研究,作品中琴棋书画、诗词典章、天文历算、阴阳五行、奇门遁甲、儒道佛学均有涉猎,金庸还是香港著名的政论家、企业家、报人,曾获香港“大紫荆勋衔” 、法国总统“荣誉军团骑士”勋章、英国牛津大学董事会成员及两所学院荣誉院士,多家大学名誉博士。

  金庸一支笔写武侠,一支笔纵论时局,享誉香江;少年游侠,中年游艺,老年游仙;为文可以风行一世,为商可以富比陶朱,为政可以参国论要:金庸一生的传奇,可谓多姿多彩之至。佛学对金庸的影响很大。在他的文学作品中处处可见金庸中庸平和的风格。

  (二)《鹿鼎记》的介绍

  一,作品介绍

  《鹿鼎记》,长篇武侠小说,当代著名作家金庸著,作于1969—1972年。现收录于 《金庸作品集》中。本书是金庸的封笔之作,代表了金庸武侠小说的最高成就。

  小说名字的含义为:“逐鹿中原、问鼎中原”【另有一说法是:小说中有“鹿鼎山”一名】。

  小说以清代康熙年间的社会历史为背景,描写了一个出身于社会最底层的少年韦小宝的传奇经历。

  二,故事简介

  扬州妓女韦春花之子韦小宝从小听书听戏,十分羡慕戏文中的英雄好汉,为了做英雄,他凭一时之勇搭救了一个落难的江湖好汉茅十八。茅十八感激小宝援手,更因他缠纠不休,将他带到了都城北京。在京城韦小宝被一老一小两个太监劫入进宫,他施展诡计将老太监海大富弄瞎,又将小太监名叫小桂子的害死,从此他便冒充小桂子在宫中做假太监。

  一日韦小宝赌博归来遇到一个自称小玄子的华服少年正在练武,便与他交上了手,这少年正是康熙帝玄烨。顾命大臣鳌拜武艺高强、功高震主,为少年康熙所忌,为除掉鳌拜,康熙巧设计谋,让韦小宝率一群小太监以戏耍角力为名将鳌拜擒杀。韦小宝智杀奸相鳌拜,大清皇帝固然龙颜大悦,反清帮会组织天地会也对他青眼相加,十三岁的韦小宝于一日之间竟成了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的关门弟子和地位甚高的天地会青木堂香主。韦小宝奉陈近南之命回宫卧底,一次他撞破了与邪恶帮会神龙教勾结的皇太后的隐秘,并从她口中得到了康熙之父顺治在五台山出家的消息,为防皇太后对小玄子不利,他将此事连同自己是冒牌太监一事告诉康熙。康熙闻听父亲尚在人间,又惊又喜,立即派遣韦小宝到五台山寻访。韦小宝因缘际会在庄家邂逅了生命中的红颜知己双儿,此后两人一同前往五台山清凉寺寻访到了老皇爷顺治,但却在回返途中被神龙教劫往辽东蛇岛。在蛇岛韦小宝乘神龙教内讧之际,施展拍马溜须绝技骗得了教主洪安通的信任,并当上了在教中职位甚高的白龙使。

  韦小宝返回北京,向康熙报告了顺治出家一事,本望皇上重赏,谁知康熙在夸赞一番后竟命他赴少林寺出家,朝夕之间十几岁的韦小宝竟成了与年过八旬的少林寺方丈同辈的“晦明禅师”。“高僧”在寺中穷极无聊,便要生事,他纵酒狎妓,屡犯戒律,把一个千年古刹、佛门静地搞得乌烟瘴气、乱七八糟。平西王吴三桂在云南苦心经营,势力渐大,康熙决定武力撤藩,起兵之前,为了麻痹吴三桂,康熙决定将其妹建宁公主嫁与吴三桂之子吴应熊,正好韦小宝“出家”期满,康熙使命他作了“赐婚使”。韦小宝率人护送建宁公主入滇,两人本就相识,未到云南就发生私通,赐婚使变成了驸马爷。在昆明,正与韦小宝打得火热的建宁公主不肯与吴应熊成婚,蛮性发作之际竟将吴应熊阉割,韦小宝见事变猝起,只得将吴应熊挟持与建宁公主绕湖广返回京城,不久韦小宝又奉命去攻打与吴三桂和罗刹国勾结的神龙教,他率水陆大军浩浩荡荡地杀向辽东,但未到蛇岛,自己这位统兵大将就成了洪安通的俘虏。韦小宝身临险境,不得已故伎重演,企图一顿马屁骗过洪安通,却被关押起来,幸好双儿相救,趁机逃出神龙教,洪安通发觉后当即领人对韦小宝进行了追杀。

  韦小宝和双儿慌不择路,一路向北来到鹿鼎山,误入了罗刹国军营,韦小宝害怕潜伏于营外的神龙教,便施展伶牙俐齿将正在这里巡视的罗刹国公主苏菲亚骗倒,随她一同去了罗刹国。苏菲亚返回莫斯科,正赶上罗刹沙皇病死,韦小宝最善浑水摸鱼,便凭着从戏文中学得的“安邦定国”计谋,帮助苏菲亚发动了一次成功政变,苏菲亚当上了摄政女王,韦小宝则因策划有功被封为远东伯爵。他心念故国,不久即借故带着罗刹使臣回到北京,清朝与罗刹使臣签订了和约而消除了罗刹国这一腹背之患,韦小宝则因议和有功被康熙降旨封为一等忠勇伯。

  吴三桂谋反在即,为了稳定天下,安抚民心,康熙命韦小宝赴扬州为史可法修建忠烈祠。韦小宝衣锦还乡,在扬州府衙宣读完圣旨,随即一人悄悄溜到丽春院去探望母亲,没想到在妓院却陷入了江湖人士的包围,他略施小计,以迷药将一干人迷倒,并将六位美貌女子——洪教主夫人苏荃、沐王府的沐剑屏、方怡、陈圆圆的女儿阿珂、王屋派的曾柔以及自己的双儿丫头一网打尽,收为己有。韦小宝香艳难舍之际,吴三桂已在云南起兵反叛,小宝被迫从扬州返回京城。江湖奇人神拳无敌归辛树夫妇因误杀天地会主脑吴六奇,抱憾不已,为此他们与天地会群雄商议,决定舍身入宫行刺康熙。韦小宝不忍见小玄子遇难,设计掩护。归辛树行刺不成,却将天地会行址和韦小宝身份暴露,康熙以重兵将天地会首脑聚集的韦小宝爵府包围,并命韦小宝戴罪立功,亲自回府捉拿天地会群雄,韦小宝不忍加害师父陈近南和天地会兄弟,将他们尽数救出,自己则畏罪潜逃出京。

  韦小宝逃到距蛇岛不远的“通吃岛”,跟双儿等七个老婆一住数年。康熙顾念与韦小宝的少年友情,不仅没再派兵追杀,反而予以优惠照顾。罗刹国向东方的侵略渗透早已引起康熙的注意,平定西南、收复台湾的胜利使他坚定了向罗刹用兵、收复失地的决心,韦小宝去过莫斯科,粗通罗刹语言,又与罗刹摄政女王有露水姻缘,康熙便将他召回京城,册封他为鹿鼎公,抚远大将军,命他率兵向罗刹人作战。韦小宝见“小玄子”不再拿天地会一事与自己为难,欣然领命,携双儿前往鹿鼎山,按照康熙的既定战略一路杀去,连连得手,最后“尿射鹿鼎山”,一举将罗刹军队击败,迫使罗刹使臣坐在谈判桌前签定了和约。韦小宝取得了军事和外交双重胜利,凯旋而归,封妻荫子,权势与荣华达到顶峰,但不久麻烦又起,康熙命他去剿灭反清的天地会,天地会众弟兄要他继承师父陈近南的遗志,担任总舵主,继续与满清作对为敌,韦小宝眼见忠义难以两全,只有弃官而逃。他打着回乡探母名义,领着七个老婆回到扬州,与母亲韦春芳会合,隐姓埋名,择地而居。康熙见韦小宝久不回京,着即派人四处查找,又亲自六下江南寻访。但终是石沉大海,杳无音信,自此世上不复有奇人韦小宝矣。

  三,版本介绍

  金庸《鹿鼎记》於一九六九年十月二十四日开始在〈明报〉连载,到一九七二年九月二十三日刊完,原版《鹿鼎记》也就是〈明报〉连载时的内容。在一九八一年以前,原版《鹿鼎记》在港台都未曾正式发行成册。

  台湾出的翻版《鹿鼎记》,是目前所看到的最早版本,乃由南琪出版社于民国六十六年度出版,书名改成《神武门》,共出了三十二集,每集三章,每章皆有四个字的章目,此章目疑为出版社自订的,因后来出版的修订版《鹿鼎记》中,仅有回目而无章目,若能找到当年连载时的明报加以核对,当可释疑。而作者则用「司马翎」之名而非金庸,书中人名只将「小桂子」改成「小柱子」,「韦小宝」改成「任大同」,「韦春花」改成「任春花」,其余人名未变。但《神武门》三十二集只是前半部《鹿鼎记》,而后半部《鹿鼎记》则以《小白龙》为书名,为《神武门》之续集。民国六十八年五月,南琪出版社出版了《小白龙》六册,为完整版的原版《鹿鼎记》,将早先的《神武门》和《小白龙》合称为《小白龙》,六册中之上、中、下三册为原来的《神武门》,续上、续中、续下三册则是早先的《小白龙》,六册之《小白龙》和早先的《神武门》、《小白龙》相较,保留了原来的分章,而将四个字的章目删除了,第几章的字样也删除了,只保留分章的数字,全书共分为九十三章。修订版《鹿鼎记》在台湾由远景出版社取得版权,於民国七十年九月初版发行,其后远景将版权转让给远流出版社,由于远景、远流二版内容相同,因此不加以讨论。

  金庸修订旧作,自一九七零年三月开始,到一九八零年中结束,共计费时十年,用十年的时间来修改其十五部武侠小说,可知金庸的用心,实不下於另写新作。其作品修改得较多的如《雪山飞狐》,将原书十分之六七的句子都改写过了,而《鹿鼎记》相较於金庸的其他作品,要算是改动最少的了,因此在新旧版本对照比较上较无困难。

  到了1999年,金庸重新开始修订工作,正名为新修版(或世纪新修版),至今所有新版本均已完成。 目前两岸三地的出版分别授权于广州的广州出版社(2002年底开始出版,代替原来的三联书店)、台湾的远流出版社、香港的明河社。

  四,版本比较

  原版中韦小宝不但会武功,而且金庸初期曾试图将韦小宝塑造成一位武功高强的武林奇才,此一企图显然仍未脱以往所写的小说的思考架构--一个平凡人由于机缘巧合而逐步的成为一位武林高手。后来由于将韦小宝的个性写成了不适于习武,只好顺其个性来发展情节,而成了不会武功的韦小宝,于是金庸在后来修订出书时,就将韦小宝先前所会的武功全废了,只保留半吊子「救命六招」救命,四不像「神行百变」逃命。

  修订版《鹿鼎记》还有些细节改动,如原版中其实出现了两件护体宝衣,一件是韦小宝抄家抄到的,一件是顺治传给康熙的,当康熙揭穿小宝宝衣是盗的时,也亮出了自己身上穿的那件,并在后面说虽说有宝衣护体(五台山),但若刺客刺的是头,没有韦小宝保护自己也必死无疑。而在修订版中改为了一件,也就是只有韦小宝从鳌拜府抄家盗得的宝衣,后被康熙恩威并济赐予韦小宝。

  世纪新修版中,由于读者强烈反对金庸修改结局(韦小宝结局悲惨),所以总体上内容没有太多修改,除了更正了一些修订版中的叙述、官阶、年龄等错误:

  比如建宁公主先于阿珂苏荃生产,《碧血剑》延续下的人物何铁手、归氏一家等年龄往下降了十岁……

  书中人物更细腻的情感,也有相应增补:

  比如康熙就对韦小宝说了,必须让建宁公主当正妻而非小妾;而本分认命的双儿,也曾在内心深处,衡量自己与其他夫人的受宠程度……

  【例】她虽和韦小宝做夫妻已久,听得丈夫调笑,却仍有羞涩之意。她也清楚知道,天下所有的女子,丈夫最心爱自己,即令阿珂也及不上。(摘自新修版《鹿鼎记》第四十八回“都护玉门关不设将军铜柱界重标”)

  (三)对《鹿鼎记》的评论

  《笑傲江湖》之后,金庸创作了《鹿鼎记》。《鹿鼎记》是金庸最后一部小说。在《鹿鼎记》之后,饮宴闲谈之间,常有熟捻或陌生的人问金庸:“你为什么不写了?”

  在金庸未及回答之前,总不厌冒昧,抢着回答:“因为他写不出来了!”如是数十次之后,金庸也感叹:“真的写不出来了!”

  任何事物,皆有一个尽头,理论上来说,甚至宇宙也有尽头。小说创作也不能例外到了尽头,再想前进,实在非不为也,是不能也。再写出来,还是在尽头边徘徊,何如不写?所以金庸在《鹿鼎记》之后,就停止了武侠小说的创作,大抵以后也不会再写了。所以,《鹿鼎记》可以视为金庸创作的最高峰、最顶点。

  先引进金庸小说中的话,见于《神雕侠侣》。杨过在独孤求败的故居之中,所发现的留言:凌厉刚猛,无坚不摧,弱冠前以之与河朔群雄争锋。

  紫薇软剑,三十岁以前所用。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四十岁以前持之横行天下。

  四十岁后,不滞于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自此精修,渐进于无剑胜有剑之境。

  独孤求败的留言,写的是武功渐进之道,也是小说创作上的渐进之道。

  金庸以前的作品,是凌厉刚猛之剑,是软剑,是重剑,是草木竹石皆可为剑,虽然已足以横行天下,但到了《鹿鼎记》,才是真正到达“无剑胜有剑”的境地。

  只要有剑,就一定有招,就一定有破绽。金庸在《笑傲江湖》中已一再强调这一点说的虽然是武学上的道理,但也是任何艺术创作上的道理。这番道理,是“独孤九式”中的要旨--(又是“独孤”,金庸在小说创作上没有敌手,想来心里很寂寞没有了“敌强我欲强”的刺激,如果有,在《鹿鼎记》之后,可以有另一个高峰出现?)《鹿鼎记》已经完全是“无剑胜有剑”的境地。《鹿鼎记》甚至不是武侠小说,不是武侠小说的武侠小说,才是武侠小说的最高境界。

  所有武侠小说,全写英雄,但《鹿鼎记》的主角,不是英雄,只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和你我一样,和普天下人一样。

  所有武侠小说的主角,都是武功超群,都有一个从武功低微到武功高超的过程,但是,《鹿鼎记》的主角却一直不会武功。

  金庸在创作《鹿鼎记》之初,可能还未曾准备这样写,韦小宝遇到不少高手,有不少际遇,只要笔锋一转,就可以是韦小宝成为武林高手。但金庸终于进入了“无剑胜有剑”的境界,韦小宝只学会了一门逃跑的功夫,一直不会武功,创自有武侠小说以来未有之奇。所有武侠小说的主角,都是超人,可以用各种道德规范来衡量,只有《鹿鼎记》的主角不是,是一个普通人,经不起道德标准的秤衡。但是谁也不能责怪他。谁要责怪他,请先用道德规范秤衡自己。耶稣基督曾说:你们之间谁没有罪的,就可以拿石头掷他!

  鹿鼎记》中,金庸将虚构和历史人物混为一体,历史在金庸的笔下,要圆就圆,要方就方,随心所欲,无不如意。可以一本正经叙述史实,也可以随便开历史玩笑可以史实俱在,不容置辩;也可以子虚乌有,纯属游戏。

  《鹿鼎记》写一个一无所长的人,因缘附会,一直向上攀升的过程。但仔细看下来这个人又决不是一无所长,而是全身皆是本领。他的本领,人人皆有,与生俱来,只不过有的人不敢做,不屑做,不会做,不能做,而韦小宝都做了,无所顾忌,不以为错,所以他成功了。

  从撒石灰迷人眼,遭茅十八痛打开始,韦小宝没有认过错,他坚决照他自己认为该做的去做。

  这是金庸在《鹿鼎记》中表现的新观念,突破了一切清规戒律,将人性彻底解放,个体得到了肯定。甚至在男女关系的观念上,也释放得彻底之极,韦小宝一共娶了七个妻子之多。

  反英雄,反传统,反束缚,《鹿鼎记》可以说是一部“反书”。

  宣人性,宣自我,宣独立,宣快乐,《鹿鼎记》又不折不扣,是一部“正书”。

  “神龙教”是“星宿派”的进一步,是“朝阳神教”的进一步。影子是中国大陆当时的政局,隐喻文学到这一地步,已是登峰造极。

  《鹿鼎记》开尽了历史的玩笑,但绝不胡闹。康熙大帝在《鹿鼎记》中突出了这个中国历史上三个最英明的君主之一(柏杨《中国人史纲》中的结论),在书中可见他的英明之处。康熙在书中,是一个上上人物。

  韦小宝什么事都干,唯独出卖朋友不干。但结果,他不免被朋友出卖,真是调侃世情之极。

  若说《鹿鼎记》不是武侠小说,它又是武侠小说,从洪教主所创的“美人三招”,就开武侠小说中未有之奇。

  《鹿鼎记》中的败笔是刀枪不入的背心和削铁如泥的匕首,但又少它不得。

  《鹿鼎记》中有各种各样的赌,参赌者有输有赢。

  美刀王下的赌注是他的一生,赌的是莫名其妙的恋情,是胜是负,竟不可知。

  吴六奇输得最不明不白。

  吴三桂在长期苦战后输个精光。

  康熙坐庄,结果各家皆输,庄家独赢。

  陈永华跟人下注,赢了轮不到他,注定要输。

  洪教主专落一门,结果连老婆都输掉。

  韦小宝做帮庄,又见好就收,自然也是大赢家。

  阿珂、双儿、洪夫人、曾柔、小郡主替帮庄收筹码,吃红钱,自然也各有所获。

  吴应熊输得最惨。

  冯锡范不肯认输,死磨到底,输得最不堪。

  茅十八一上来就输完。

  俄国人想出诈术,结果幸保首领而归,未曾输清。

  陈圆圆只在一旁观赌。

  九难也在旁观赌,她已无可落注,早已输光。

  桑结喇嘛输了手指。

  俄国苏菲亚公主是赢家,赢了人,赢了权力。

  李自成赌品最差。

  韦小宝的赌品最好。

  康熙赌品最大方。

  《鹿鼎记》在金庸作品之中,排名第一。

  (四)对《鹿鼎记》中主人公韦小宝的评论

  韦小宝扬州妓院丽春院中,一个年华老去的妓女的儿子,不知父亲是谁,自小在市井中长大的小流氓、小无赖。在童年时,就学会了一切求活、求生存、求饱的方法。在他的心目中,适应环境,如何使自己更好活下去,是最主要的目标。这种观念,实在是一切生物的本能,自然也反映在人这种高级生物的身上。

  韦小宝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和郭靖是一个假人,是两个绝对的对比。

  韦小宝几乎什麽坏事都做,从赌钱骗人,酒不厌迷眼,偷、拐、骗,无所不精,而且做得心安理得。但是这样的一个人物,偏偏又被金庸写得如此可爱。如果要在韦小宝和郭靖之中,任择一人做朋友,别人怎样不知道,本人一定拣韦小宝,那是因为韦小宝虽然有各种各样的缺点,但是也有优点,他最大的优点是:懂得如何对付周围的人。

  人要拚命抬高自己的地位,使自己活得更好,这是每一个人心中的愿望。苦行者在如今世上毕竟已经绝迹,满口仁义道德的人,心中想的可能恰好相反,行为也可能更不堪。人要使自己生活得更好,就一定要别人对自己好,韦小宝极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人人都乐於与他结交。韦小宝就极看重朋友,出卖朋友,万万不干。

  韦小宝有千百般坏处,全是人的坏处,在你和我身上都可以找得到,谁要谴责韦小宝的不是,请先在发言之前,扪心自问:在这样的情形下,我会怎麽做!不必将答案讲出来,自己心里有数即可,只怕答案会是比韦小宝所作所为,更加不堪。

  韦小宝这个人物,是完全反英雄的。传统观念上的英雄人物的作为,在他的身上,很难找得到。然而,他却是众人心目中的英雄,这样的人物,以前未曾在任何小说中出现过,以後只怕也不会有了。

  韦小宝颇受「妇解份子」的诟病:娶了七个老婆,真不像话。说这话的女权先锋,不妨熟看《鹿鼎记》,然後掩卷、发问:「我的床头人,是不是有韦小宝七分之一可爱?」很难有男人有韦小宝七分之一可爱,那麽,做韦小宝七个妻子之一,

  就比别的女人幸福快乐得多。幸福、快乐才是人生要追求的目标;礼法、制度,只不过是一些人制造出来的,不是人的天性。

  韦小宝是自由自在的典型、是至情至性的典型、是绝不虚伪的典型。

  韦小宝撕破了许多假面具,破坏了许多假道学,扬弃了许多假仁义。

  韦小宝是真。

  韦小宝是金庸笔下最成功的一个人物。

  韦小宝是绝顶人物。

  (五)作者本人对《鹿鼎记》的评解

  《鹿鼎记》于一九六九年十月廿四日开始在《明报》连载,到一九七二年九月廿三日刊完。一共连载了两年另十一个月。我撰写连载的习惯向来是每天写一续,次日刊出,所以这部小说也是连续写了两年另十一个月。如果没有特殊意外(生命中永远有特殊的意外),这是我最后的一部武侠小说。

  然而《鹿鼎记》已经不太像武侠小说,毋宁说是历史小说。这部小说在报上刊载时,不断有读者写信来问:“《鹿鼎记》是不是别人代写的?”因为他们发觉,这与我过去的作品有很大不同。其实这当然完全是我自己写的。很感谢读者们对我的宠爱和纵容,当他们不喜欢我某一部作品或某一个段落时,就断定:“这是别人代写的。”将好评保留给我自己,将不满推给某一位心目中的“代笔人”。

  《鹿鼎记》和我以前的武侠小说完全不同,那是故意的。一个作者不应当总是重复自己的风格与形式,要尽可能的尝试一些新的创造。

  有些读者不满《鹿鼎记》,为了主角韦小宝的品德,与一般的价值观念太过违反。武侠小说的读者习惯于将自己代入书中的英雄,然而韦小宝是不能代入的。在这方面,剥夺了某些读者的若干乐趣,我感到抱歉。

  但小说的主角不一定是“好人”。小说的主要任务之一是创造人物;好人、坏人、有缺点的好人、有优点的坏人等等,都可以写。在康熙时代的中国,有韦小宝那样的人物并不是不可能的事。作者写一个人物,用意并不一定是肯定这样的典型。哈姆莱特优柔寡断,罗亭能说不能行,《红字》中的牧师与人通奸,安娜·卡列尼娜背叛丈夫,作者只是描写有那样的人物,并不是鼓励读者模仿他们的行为。《水浒传》的读者最好不要像李逵那样,赌输了就抢钱,也不要像宋江那样,将不断勒索的情妇一刀杀了。林黛玉显然不是现代妇女读者模仿的对象。韦小宝与之发生性关系的女性,并没有贾宝玉那么多,至少,韦小宝不像贾宝玉那样搞同性恋,既有秦钟,又有蒋玉函。鲁迅写阿Q,并不是鼓吹精神胜利。

  小说中的人物如果十分完美,未免是不真实的。小说反映社会,现实社会中并没有绝对完美的人。小说并不是道德教科书。不过读我小说的人有很多是少年少女,那么应当向这些天真的小朋友们提醒一句:韦小宝重视义气,那是好的品德,至于其余的各种行为,千万不要照学。

  我写的武侠小说长篇共十二部,中篇二部,短篇一部。曾用书名首字的十四个字作了一副对联:“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最后一个不重要的短篇《越女剑》没有包括在内。

  最早的《书剑恩仇录》开始写于一九五五年,最后的《鹿鼎记》于一九七二年九月写完。十五部长短小说写了十五年。修订的工作开始于一九七0年三月,到一九八0年年中结束,一共是十年。当然,这中间还做了其他许多事,主要是办《明报》和写《明报》的社评。

  遇到初会的读者时,最经常碰到的一个问题是:“你最喜欢自己哪一部小说?”这个问题很难答复,所以常常不答。单就“自己喜欢”而论,我比较喜欢感情较强烈的几部:《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飞狐外传》、《笑傲江湖》。又常有人问:“你以为自己哪一部小说最好?”这是问技巧与价值。我相信自己在写作过程中有所进步:长篇比中篇短篇好些,后期的比前期的好些。不过许多读者并不同意。我很喜欢他们的不同意。

  我的十五部武侠小说,到了二十一世纪初又再修改,至二00六年七月完毕,主要是文字的修订,情节并没有大改动。曾郑重考虑大改《鹿鼎记》,但最后决定不改,因为这部小说写的是清朝盛世康熙时代的故事,主要抒写的重点是时代而非人物。在那个时代中,可以有那样的故事。我当然不鼓励现代的青少年去模仿韦小宝:不反对母亲做妓女、不识中文、贿赂贪污、法场换人、蔑视法律、杀人后用药化去尸体、连娶七个老婆。正如《红楼梦》、《水浒传》是好小说,但在现代社会中,贾宝玉和李逵的具体行为也不能学。

  (六)自我的心得体会

  是的,我读金庸先生的作品不是很多。大概是因为,电视剧看的太多的缘故。记得当初打算看《鹿鼎记》,是由于专业的缘故。我学的是工商管理。老师推荐我们看一些作品。其中就有金庸先生的作品。本来是《总裁要做韦小宝》。上网下载时,顺便把金庸先生的所有作品下了下来。无事时候看了一些,被金庸先生的《鹿鼎记》深深的吸引了。到现在为止,我读到了第三十三回。有一些的了解。但是要说是详细也不可能。

  我最喜欢的是韦小宝的性格。因为他好像不知道苦与忧愁。活的洒脱自在。同时为人讲义气,人品还算可以。最重要的是他有恒心,追求女孩子,那是一绝啊。不要脸,不怕死,直到对方死心踏地,以身相许。他很孝顺。他的性格很适合职场的打拼,一方面,可以忍辱,;另一方面,可以负重。生活中,能负重的人很多,压力大的可以让人难以忍受,但是很多人还是可以挺过来。然而,太多人是不能忍辱,一件小事,一句批评,甚至一个眼神,就可能让人大动干戈。生活中为此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大有人在。

  是的,韦小宝是爱国的,虽然太没有什么文化。但是他爱国。不像有些伪君子,在国内什么都不算,一到国外,加入别国国籍就卖国。骂祖国,骂同胞,骂祖宗。我觉得他们和妓院出身的韦小宝相比就不如。

  是的,妓女是找人看不起的。但是《鹿鼎记》中韦小宝的娘韦春芳不接外国鬼子客(他娘做“小姐”也很有节操,比今天的“小姐”强)。现在的很多女人不是妓女还乐意和洋鬼子睡觉。以前是中国弱,中国的女人遭受洋鬼子的欺辱。现在是很多人贱,给钱也睡,不给钱也睡。好像那很光荣。世态炎凉,好女人太少,这就不多发唠叨了吧。

  当然,那些女人可想而知,不是什么好东西,不值得去在意她们。要不生活不就没有信心了啊。

  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一本书读着读着,自己就是那书中的人。正如一句话所说,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哭哭笑笑,都付笑谈中。

  由于,本人水平有限,很多见解借鉴了别人的观点。自己当然也有体会。有不足之处还望老师批评指正,多多指点。

个人简介
自07就读于西南科技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工商管理专业。
每日关注 更多
朱兴东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