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流水(十):平遥的早晨

赵峰 原创 | 2009-08-17 11:31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旅游 

山西流水(十)

平遥的早晨

810日早晨。

5点半不到我就醒了。悄悄溜出客栈,天刚蒙蒙亮,路上还没有什么人。出门右转,应该是北方。穿过城中最高的建筑市楼,前行不远来到一个丁字路口,对面石碑上刻有“泰山石敢当”几个大字,横着的马路应该就是东西大街。

昨天进城的时候,导游交代大家不要单独行动,说平遥城地形复杂,路口很多,容易迷路。我对自己的方向感倒是比较有信心。北方的城市大多比较规整,只要不失去基本的方向判断,迷路就可以避免。

到达丁字路口右转,应该就是东门方向。继续前行,但见有早起或者彻夜未眠的小猫小狗在街上闲适地游荡者。接着,看到勤劳的环卫工人已经开始工作了。

平时在家里,我总是睡到自然醒。外出旅游则不然。就我的理解,一个城市或者一个山村,清早的形象是最真实最自然的,就像一个素面朝天的女人,那种未加修饰的本色,不论美或者不美,才是她最真实的面目。清早,一个城市或者村落经过一夜的休整,其精力得到恢复。而且,在世俗的喧闹来临之前,她还保持着闲适和安静。这正是她一天中最自然真实也是最美的时刻。那一次我们到凤凰古城旅游,由于头天晚上太过疯狂,第二天早上我叫大家起床时,没有一个人响应。于是我一个人在晨曦沿着沱江而下去寻访沈从文的衣冠冢。那青石板,那清凉的山风,那江水静静的汩汩声,那翠叶那露珠,实在令人神往。置身其中仿佛进入仙境。到达大师衣冠冢之时,正是太阳冉冉升起之时。听着山风,闻着树叶和露珠的味道,沐浴着纯洁的阳光,不禁热泪盈眶。

由西往东慢慢走着,可以听到鞋子接触青石板路的悦耳声音。有时我想,我之喜欢古城,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古城有青石板路。而喜欢青石板路的似乎是我的脚。每到一个古城,我总是无法在一个地方安静地呆着,总要不断走来走去,从一个巷口踱到另一个巷口,从一条小街漫步到另一条小街。

六点来钟,街边的店铺还没有开门。偶尔有早起的主妇在打扫院子,或者到马路边倾倒垃圾。随着吱呀的开门声,会有小猫或者小狗摇着尾巴率先窜出。不是看到拉粪的马车,才知道古城的下水系统可能不是很完善,至少有部分民居的下水需要人工处理。继续走着,有出城上班的人们骑着自行车驶过,一阵铃铛声后,往往伴随着银铃般的笑声。古城正在慢慢醒来。

走完东大街和西大街,还不到一个小时。在东西大街与南大街交会的丁字路口,有一家叫做“丽江樱花屋”的酒吧。看到一家古城酒吧以另一个古城命名,不禁莞尔。继续往南大街而去,过德胜楼不久,在南大街与衙门节和城隍庙街交汇的地方,形成一个卖菜的早市。这个菜市场应该是有时限的,至少白天在这里就不会有卖菜的。继续前行,不远处就是南门城楼。出得城门,天已大量,但见广场上大队晨练的男女随着音乐在翩翩起舞。城楼下,一位男士以雄壮浑圆的声音在练习美声。平遥城有六个城门,走完其中三个城门,用了不到两个小时。

看看时间还早,又往衙门街而去。在平遥县署门口一个地摊上吃了一碗小吃,感觉味道很特别。忽然想起阿东,前些天我们在五台山的时候跟他联系过,当时他就在平遥。电话接通,阿东说他此时正在五台山。正遗憾错过异地见面的机会,阿东问了问在平遥的行程安排。阿东是佛教人士,得知我们的行程中没有双林寺,他深表遗憾,说双林寺的彩绘泥塑作为民族文化的瑰宝,非常值得去瞻仰一番。一时间,我有了改变行程的想法。

按照旅行社安排,我们在平遥的旅游上午结束,午饭后返回太原,然后返回武汉。我感觉我的双脚极不情愿就这样匆匆离开这里的青石板路。我决定脱团,一个人留下。回去后跟单位领导和导游一说,他们同意了。续订了两天的住房,准备12号再离开。房价200元一天,至少比我的想象便宜了三分之一。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