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流水(十一):天吉祥博物馆的“功德”

赵峰 原创 | 2009-08-17 11:31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旅游 

山西流水(十一)

天吉祥博物馆的“功德”

810日上午8点不到,旅行社匆匆召集大家集合,乘车前往北门登城楼。因为8点锁街以后,机动车就不能进出。其实从德胜楼到北门步行也就十来分钟,旅行社这样安排是为了节省下更多时间用于机动。

旅行社组织的旅游就是那样,赶集一样从一个景点到另一个景点。到了景点,导游讲解,拍照留念,然后再往下赶。从北门上城楼,再从西门下。急行军一样,20来分钟就走完了。本来有心在城墙上居高临下领略一番古城景致的,在匆匆行程中却找不到一点感觉。下城后,坐电瓶车前往县衙参观。平遥县衙是目前全国规模最大保留最完整的县衙,其中所有设施完整保留着古代的格局,既是旅游参观的好去处,也是学术考察的极佳场所。县衙每日定时举行升堂表演。看了一会儿,闹哄哄的,感觉趣味不是很好,就独自深入参观去了。县衙内部结构复杂,各类机构及其建筑一应俱全。由于当时的县令需要独自处理有关民生、行政、军事及文化等诸多事务,因此相关机构也就设立在县衙里面。县衙里还有监狱,但监舍不多。想来那个时代可能民风比较淳朴,社会治安也比较好,刑事案件相对会少一些。

从县衙出来,乘坐电瓶车急匆匆赶往南大街。下一步行程,是组织大家购物。下车后,导游向游客介绍,平遥有三宝:牛肉、推光漆器和长山药。长山药由于价值比较低,假货不多。牛肉和推光漆器则假货泛滥。正品的牛肉供应者一是德胜楼,二是冠云牛肉店。而正品的推光漆器店就在冠云牛肉店正对面。我因为还有两天才离开平遥,没有加入购物的行列,就在漆器店欣赏漆器。看那些漆器首饰盒,确实精美绝伦,让人爱不释手。本来也想买一个的,可是想到买首饰盒容易,买里面装的东西不容易,也就作罢。

无意间发现漆器店门口一个伙计拿着一个小本,不停在上面记着写什么。仔细观察,发现记的是那个导游带来的游客有多少进入本店,消费了多少金额之类。想必这些记录是给导游发放回扣的依据。

购物完毕,不少人手里增加了大包小包的牛肉或者漆器。下一个景点,是一个叫做“天吉祥”的私人博物馆。据介绍,该博物馆前身是平遥历史上最大的对外贸易商行——长盛蔚。该商行成立于光绪22年(1896年),由于当时大掌柜王朝相卓越的经营能力,短短几年间就成为业界巨头,分号遍及全国各大重要城市,在俄罗斯等国也有分支机构。王朝相去世后,继任大掌柜采取激进经营策略,将大部分资金由于购买俄国政府债券。十月革命胜利后,废除旧政府一切债务,商行债券投资全部化为乌有。商行就此歇业。据导游说,进门右手边的“柜房”,原是商行保卫机构。解放后,商行房屋被收归国有。九十年代的时候,商行后代传人回国继承财产,将柜房地板打开,发现还存有4万两白银。该商行传人当时是佛家弟子,将全部白银上交国家。现在该传人在自家私人佛堂专事对游客传授佛法心要。

迎面墙上有一块九龙木雕。导游说,天吉祥有三宝,九龙木雕是其中之一。说这块木雕是慈禧太后送的。当年八国联军入侵中国,慈禧为避祸流亡山西。慈禧到长盛蔚做客时,商行资助了她20万两白银,慈禧于是以黄木雕刻的九龙壁为赠。长盛蔚倒闭后,有店中伙计监守自盗,将此木雕偷出,为了运输方便,将整块木雕锯成7块。这样一件珍贵的文物由于受到严重损害,只能评定为国家二级文物。

导游说,天吉祥的另外一宝是一座青铜佛像,并说这尊铜像作为国宝在中央电视台展示过。铜像现在佛堂里,由住家和尚看护着。导游以很真诚的口吻,宣扬了一番佛法理念,并告诫大家参观佛堂接受大师教诲的注意事项。导游将游客带到佛堂门口,对着里面行了一个九十度的大礼之后,以极恭敬的口吻求请求大师允许众人进入佛堂聆听教诲。佛堂用黄幔隔离和装饰着,和尚安坐在着,似乎在读经。和尚前面是一排排座位。见众人进来,和尚没有起身,只是平静地招呼大家就坐。和尚以平和沉静的语气开始宣扬佛法,所说不过是佛性及人性,认识自己就是认识世界之类的道理。这些道理我们都懂,但在那种特殊环境下经由和尚提醒也许对我们确实会有帮助。和尚很年轻的样子,看起来也就是20多岁。我感觉这位和尚是我见过的最有修为的和尚,由此,我理解了阿东对他20多岁的上师顶礼膜拜的原因了。和尚宣讲完毕,每人奉送三炷香,将大家一一送出。有的人接香的时候,和尚会问些问题,提出些告诫,有的人和尚会安排弟子带去参拜青铜佛像。

和尚对我说的话我不是很在意,本来我也不相信看相之类的东西。随后,小和尚将我带去参拜青铜佛像。在那里,小和尚又将师傅说的话大大地发挥了一番。我诚恳地听着,不置可否。尽管他所说并不是事实,但我愿意相信他有着一颗愿意帮助别人的善心。随后,小和尚问起我父母是否健在,我将情况托出之后,和尚建议我为母亲的健康捐献200元的“功德”。我仍然相信和尚的善心,在青铜佛像前的功德箱里放入200元。出门后,有人接待烧香,我事先声明,我只烧香,作揖,但不叩头。那人说心到就行。

最后参观的是历史上最早的票号“日升昌”。由于该票号的历史曾经拍成影视作品公映过,所以日升昌比平遥的其他景点有着更大的吸引力。票号是银行的雏形,对于从事经济学教学和研究的人员来说,到这里参观应该是顺便进行考察研究的好机会。但是,游人实在太多,行程实在匆忙。既没有功夫消化导游的讲解,也没有时间仔细玩味和思考。整个行程不过是随着人流麻木而被动地蠕动。我买了一本《山西票号史》,准备将学习和研究放在回家以后。

在离开日升昌前后,同行者又聚在一起讨论刚才捐献“功德”的事情。在前往聆听佛法的人当中,只有少数几个人被带去参拜青铜佛像并被要求捐献,大部分人聆听佛法之后就离开了。对于“功德”一事,有人认为是又一次遭受了和尚的忽悠。我不大愿意这样想。我相信导游所说的,和尚既然能将4万两白银捐献国家说明他也不需要通过这种方式捞钱(对导游所说的真实性我不想去辨识。因为按照禅宗的意思,如果你有辨识真伪的愿望,说明虚伪已经存在你心中)。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