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电影《醉马时刻》观后

赵峰 原创 | 2009-08-21 09:46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苦难 亲情 

伊朗电影《醉马时刻》观后

 

巴赫曼.戈巴迪2000年出品的这部电影展示了一个晦暗压抑但又温馨光明的世界。

故事的主人公阿勇是一个12岁的库尔德男孩。影片开始的时候,他带着妹妹阿美和哥哥马迪在一个市场做零工——用报纸替人包装玻璃杯。马迪是个侏儒,他15岁了,还保持着两三岁孩子的身体和智力。阿美七八岁的样子,她勤快,好学,学习成绩优秀。阿勇带着阿美和马迪,因为马迪需要随时照顾吃药,而阿美除了可以帮助照顾马迪外,还可以找点事情做做。他们母亲两年前生小妹妹的时候难产去世了,于是大姐露珍成为他们的“妈妈”,她主要负责照看小妹妹和做家务。这一天他们从市场回家,又一个灾难降临头上——他们的父亲被地雷炸死了。在那样一个战火随时袭来的世界,生命是那样的脆弱和无常,所以在他们回来的车上,几个十来岁的小孩竟然唱出这样的歌——“岁月催人老,令我到处流浪……翻山越岭,带我更接近死亡”。

12岁的阿勇成为这个5口之家的顶梁柱。那一天,阿勇早早就出发去打柴,安排阿美照看好马迪。阿勇舞着一柄巨大的斧头在砍一棵巨大的树,空旷的山谷里,漫天的大雪中,那咄咄的闷响在敲击人们的心灵。一个12岁的孩子,真是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年龄,可是,可以让他撒娇的人都离世而去了,将所有的重担压在了他的肩上。而他将要承担起家庭重任的肩膀,又是多么娇嫩啊。打柴回家,医生要他带马迪来打针,医生有事马上要离开村庄,而着一去要一个星期才能回来。阿勇遍寻马迪和阿美不在,姐姐告诉他阿美抱着马迪去了父亲的坟上。原来马迪身体疼痛了一整个晚上,阿美没有任何办法。阿美爱马迪,不仅是妹妹对哥哥的爱,而且是姐姐对弟弟的爱,甚至还有一丝母爱的成分。这种爱,从很多细小的情节中可以体现出来。从市场回来那天,走到半路,正式马迪吃药的时候,在冰天雪地之中,阿勇在耐心喂马迪吃药,阿美则不时亲吻马迪,还不停给他搓揉双手,让他感觉温暖。在父亲在的时候,碰到无所措手足的事情,自然是找父亲解决,而此时,也只能去找在另外一个世界的父亲。在父亲的坟头,马迪亲吻了一块粗石做的墓碑,而阿美则虔诚的祈祷着。阿勇找到了坟头,由于着急,他打了妹妹一个耳光。

医生给马迪打完针,留下阿勇,告诉他,马迪必须在两三周之内动手术,否则就来不及。还说,其实动不动手术没有太大意义,即使手术成功,马迪也只能多活七八个月。阿勇似乎只听到前半段话,他决定靠自己的努力为马迪筹措手术费用。在叔叔的帮助下,阿勇加入一个走私组织,运送走私物品到伊拉克。一个12岁的孩子,背着沉重的货物,翻过高寒的山顶,一路上,还有土匪袭击的危险。不过,对阿勇来说,这一切都算不了什么,拯救马迪的希望在心里燃烧着,他有克服一切困难的勇气。中途在茶馆休息的时候,阿勇向茶馆小伙计赊了一张画报,尽管只要两个第纳尔,但在那时候,他连这点钱都没有。回家后,他将已经睡觉的马迪叫醒,将那张画报贴在马迪的床头。马迪一直怔怔地看着,他幼稚的心里充满着喜悦。那是一张世界健美冠军的画报。阿勇的心里也充满喜悦,他幼稚的脸上,混合着弟弟哥哥甚至家长的复杂感情。

阿勇打零工为马迪筹措手术费的计划实施得很困难。想来那是一笔很大的费用,而一个小孩子做零工能赚多少钱呢?叔叔决定通过露珍的婚姻来解决问题。他要把露珍嫁给一户人家,对方同意出钱帮马迪治病。正在商量的时候,阿勇回来了。他很生气,在他看来,他是长子,也就是家长,姐姐结婚这样的大事必须经得他的同意。争吵中,叔叔给了阿勇一个耳光。叔叔说,在我活着的时候没有你说话的份儿!阿勇嘤嘤地哭起来,他当然很委屈,也很无奈。作为“家长”,给马迪治病应该是由他来操心,由他来负责的事情。可是,打零工筹钱根本就没有指望。用姐姐的婚姻来解决马迪治病的问题,阿勇自然感到了耻辱。可是,他是那样热爱自己的家庭热爱自己的兄弟姐妹,就算是耻辱,也只能忍受。

露珍看起来也就是十六七岁的样子,因为家庭的窘困,她可能比一般的女孩子成熟一些。因为这样的家境,为了就自己残疾的弟弟,她的选择无可奈何。不过,这种无奈也许正是某种责任和义务。出嫁的时候,露珍的脸上没有欣喜和快乐,莫名的惆怅和无尽的忧伤填满她的胸膛,她的眼里写满了凄凉。上马之后,她叮嘱邻居婶婶,请帮我照顾好我的弟弟妹妹。按照此前与夫家的协议,露珍将带走马迪,由对方出钱给他治疗。就这样,可怜的马迪像个小动物一样被装在一个口袋里,随着姐姐出发了。——此前,马迪每次出现,都是被阿美或者阿勇背着或者抱着。护送露珍出嫁的是叔叔,阿勇应该是被安排在家里照顾两个妹妹的。但是,姐姐刚刚出发,阿勇就跟了出去。他不放心姐姐,不放心马迪。作为长子和“家长”,他有责任将姐姐和哥哥护送到安全地带。和迎亲的队伍会合后,阿勇和叔叔可以回家了。可是,意外出现了。——对方不愿意接受马迪。没有太多的争吵,为了尊严,阿勇将马迪带回家。

阿勇决定将家里唯一的一头骡子卖到伊拉克,同时带上马迪到那边去做手术。阿勇是和走私队伍一起出发的,走私队长同意带阿勇出去,条件是阿勇的骡子得免费运送两只轮胎,而且,路上的一切阿勇必须“自己负责”。走私队长之所以强调“自己负责”,原因在于着一路上并不安全,随时会有袭击者的出现。由于这条走私路线要经过一段高寒山地,一般出发的时候都会给牲口喝点酒一保暖。这一次大概天气更冷一些,给牲口喝的酒也就多一些。于是,上路不久就有牲口摇摇晃晃的醉了。半途,在翻越一座高山时,果然碰到了袭击者。乒乒乓乓的枪声中,整个队伍散开了。阿勇的骡子陷在雪中,挣扎不出来。由于出发前骡子喝的酒太多,骡子瘫在地上动弹不得。阿勇将马迪放在地方,拼命要将骡子拉起来。同伴们在枪声中作鸟兽散。有人叫阿勇将骡子放弃,赶快逃命,可阿勇不愿意。“请帮帮我,不要将我留在这里。”“请帮我将骡子拉出来,我一定要带马迪到伊拉克。”阿勇紧张而焦虑,坚强的他哭了。

那一刻,多希望奇迹的出现啊!这样一个高尚而可怜的孩子,就是魔鬼见了也会感动的。奇迹果然出现,他的骡子摆脱货物后从雪地里爬了起来。

阿勇没有随着同伴逃回去。他牵着马,背着马迪,朝着相反的方向,越过铁丝网,走向他希望中的伊拉克。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