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院法官咋爱“买处”?

刘敏华 原创 | 2009-08-30 09:23 | 收藏 | 投票

 

高院法官咋爱“买处”?
2009-8-22
2008年10月28日,全国人大免去黄松有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审判员职务。同时有消息透露其已被中纪委“双规”。他是建国以来司法系统因涉嫌贪腐而落马的最高级别官员。有报道称其主要涉及三大问题:以权谋私、严重经济问题和生活腐化,也有报道称,黄松有对未成年少女特别有兴趣,被指为性贪高官…(凤凰资讯)
官员被“双规”,时下已不是什么新闻了,人们也见怪不怪。因为近来被“双规”的官员多不胜数,所涉问题无非是:以权谋私、权钱交易和生活腐化等等,所不同的是被“双规”官员的级别越来越高,贪污腐败所涉的金额越来越大,女人越玩越出奇。尽管如此,建国以来司法系统最高级别官员黄松有对未成年少女特别有兴趣的消息,还是让笔者为之震惊,为之愤慨。那么黄松有为啥对未成年少女感兴趣呢?换句话说黄松有咋爱“买处”呢?笔者以为:
一、封建特权思想作怪。官员的特权思想在中国是根深蒂固的,中国古代官员生活腐化,崇尚三妻四妾,黄松有深受封建特权思想影响,也想过妻妾成群的生活。尽管我国《婚姻法》有一夫一妻制的规定,杜绝一夫多妻现象,但是我们的官员,尤其像黄松有这样有特权的官员,要风得风,要雨有雨,明媒正娶不行就来暗的。成年女人玩多了,二奶不新鲜了,那么就对未成年女人感兴趣,于是他就“买处”。正是这种封建特权思想在其头脑作怪,国家的法律、法规显得那样苍白和无力。
二、封建迷信思想作祟。最近网络曝出河南镇平县政协原副主席吴天喜迷上“采处”,他相信通过采阴补阳之术,可以延年益寿,还可以官运亨通、继续飞黄腾达。“丧尽天良”的吴天喜最终被送上了法律的审判台。然而,制裁了吴天喜,是否就消灭了 “采阴补阳”传统余孽思想呢?笔者以为不然,要不怎么会有层出不穷的腐败官员爱“买处”呢?1957年出生的黄松有,虽已到了不惑之年,但他与吴天喜的年龄不相上下,既然吴天喜相信采阴补阳之术,笔者认为黄松有也会受封建迷信思想影响,相信“采阴补阳”之术,可以延年益寿,还可以官运亨通、继续飞黄腾达,由此而对未成年少女特别感兴趣。
三、性变态心理使然。官至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二级大法官,兼任全国青联常委、中央国家机关青联副主席,中国法学会诉讼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民事诉讼法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清华大学、西南政法大学、中国政法大学、国家法官学院兼职教授的黄松有,无论在政界还是法学界,都是重量级人物,可以说是一言九鼎的人物。因此,他能呼风唤雨,为所欲为。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要知识,也有法学博士和知名高等院校兼职教授头衔。“男人有钱就变坏”,一般男人的变坏,无非是多包养几房二奶,多找几个情人,多嫖几次娼而已。然而,黄松有大法官是不满足于玩弄成年女性,为啥?因为随着社会开放程度的提高,人们性观念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买处”暗流在腐败官员的头脑中盛行。试想,成年女子还有多少是处女之身呢?况且,他又无法保证所玩成年女子个个都是处女,故而,黄松有将眼光瞄准了那些未成年女子,目的就是保证他所玩的女子都是处女。在当今世风日下的社会环境中,惟有未成年女子才能确保其处女之身。试问, 黄松有怎不将魔爪伸向未成年女子呢?
不难想象,人,如果突破了道德底线,就会丧失了做人的资格;如果丧失了人性,那他就连畜生都不如。这种丧失人性,畜生不如的腐败官员,要将他的肮脏灵魂永远钉在耻辱柱上,才足以平民愤,足以警示他人。
http://news.ifeng.com/mainland/200812/1203_17_905351.shtml

 

个人简介
在江南的一个小县城工作,机关公务员。外表文静,内心世界感情丰富。爱好文学,喜欢写作。
每日关注 更多
刘敏华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