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google退出的一些争论

刘洋波 原创 | 2010-01-18 10:51 | 收藏 | 投票

  近日,我发表了关于谷歌退出中国的新闻解读《谷歌退出中国,别拿政治忽悠我们!》,认为谷歌退出中国事件将考验中国政府坚持独立自主发展道路的意志。从长远来看,这一事件具有标志性意义,将成为历史的转折点。在此之前,是西方要求我们开放市场,我们被迫开放,谷歌退出,是西方第一次主动撤出中国市场。是中国政府第一次坚定地维护本国的法律尊严,我们希望中国能顶住压力,坚持到底,直到顺利实现现代化,完成最后的崛起!

  我的文章引起了郝闪闪、房广星、陶敏杰三位先生的关注和批评,我也在第一时间作了回复,现将双方的观点交锋原文照录,欢迎广大网友参与讨论。借此机会,对郝闪闪、房广星、陶敏杰表示感谢!

  郝闪闪

  我们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很多外国的巨头公司都陆续撤走了,想要追逐利润却并不是如想象的那样好,利益少了,还在这里呆着干吗的呢!

  刘洋波

  是呀,跨国公司的眼里只有利益,谷歌走了说明两个问题:第一,中国无利可图;第二,中国不需要谷歌。所以当谷歌义正词严地以政治原因退出中国时,世界人民都笑了!

  房广星

  呵呵。恕我直言,刘先生这话说得有点大。

  不论谷歌退出与否,不论他们的真实原因是政治的还是经济的,我想作为我们,最应该做的,是透过这个事件来反思我们自己到底在这个事件中充当了什么角色,到底有什么问题?而不是跟着一个口
号一起做那个“大国崛起”的梦——我渴望中国的崛起,但中国离真的崛起,离真的大国风范,还有距离啊。

  刘洋波

  呵呵,中国当然有中国的问题,美国也有美国的问题,世界上每个国家都不同程度的面临着问题。可以说,只要人类存在,问题就会不断出现,不断地被缓解,永远没有根本解决的时候。但是处于不同阶段的国家问题也不一样,美国可能想晚上吃饱以后没事做点什么,而中国大多数人还在考虑晚上有没有饭吃,当然已经有一部分人也在想晚上吃饱以后做什么?这是你的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我们不是在喊口号,不是在做梦,我们已经崛起了。崛起并不是说我们做得世界最好,没人挑剔;而是说,我们不怕别人拿着枪来我们家里抢劫了;我们不用管别人借钱,看人眼色了;当然我们现在还无法让美国人闭嘴,因为世界的话语权还在他手里。现在要做的就是,美国人说什么,我们可以反驳它!我们要有这个自信,一个自己国家都管理不好的人凭什么对别人说三道四。呵呵,一个外国公司让咱们修改法律咱们就修改,这就是我们需要的大国风范?

  我还想补充一点,谷歌退出中国,这很有意思,以前都是美国在要求中国开放市场,还次,谷歌自己退出去了,不是被我们撵出去的,是自己出去的。谷歌在许多国家都是NO.1,到了中国就只能做千年老二,呵呵,如果我们自己做不好,谷歌应该是市场老大,中国政府想撵他,他也不会走。或者中国老百姓都支持它,谷歌退出,中国老百姓就造反了。现在情形不是这样的,谷歌爱走不走,中国老百姓照常生活,当然房先生的生活可能受到了影响,可以理解。

  房广星

  抱歉刘先生。如有冒犯,确属无意,还望海涵。

  看来我与刘先生的分歧,在于对什么是“大国”,什么是“崛起”的理解不同。按说,这应该是能在一起就这个问题进行讨论的基础。

  先放下谷歌吧,在这里,我主要谈谈我所认为的“大国”和“崛起”是什么,敬请刘先生批评。

  我觉得,所谓大国,不应该只是财富的“大”,当然更不应该只是敢于对美国这个世界第一的超级大国说“不”。如果这算是大国的话,中国早在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中美建交前,早就很“大”了。那时候,中国不仅敢对美国说不,也敢对苏联老大哥说不,更敢对世界上任何的一个国家说不。那时候,我们闭关锁国,关起门来“自立更生”,尽管这样的“自立更生”让中国大众付出了太多的血汗和生命。可是,那时候的中国,是一个“大国”吗?而且在财富上,现在我们真的可以说自己“大”了吗?就因为我们掌握了美国多少多少亿的国债?可是,看看人家的老百姓过的什么日子,再看看我们自己过的什么日子,就不用多说了。我们买人家这些国债,用的是什么钱?都是从百姓手里敛起来的“血汗”啊,花这些钱的时候,我们是被“代表”了的,没有谁来给我们商量,更别说争求我们的同意了。当我们大把地购买人家的国债时,当我们的政府拿着我们的税金在美国人的地盘上做财主的时候,知道我们国内有多少人还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吗?还有多少儿童上不起学,多少百姓看不起病吗?再看看最近,物价飞涨,百姓的生活质量严重下降的时候,我们不是还得要承受越来越沉重的税收吗?看上去,国家“强大”了,可是百姓的生活中各项指数也强大了吗?在这个两级分化越来越严重的社会里,谁活得幸福?是大多数的百姓吗?

  我不知道我们现在是不是真的就“不怕别人拿着枪来我们家里抢劫了”,看看日本与中国在东海的分歧,再看看几个东南亚小国在南海问题上与中国的分歧,我们除了“义正词严地表示抗议”之外,做了什么呢?

  还有,中国的“大”我觉得确实是一个口号。因为,在主流媒体上,我们听到的都是这个“最强音”,没有质疑,没有批判。当然,在互联网上是有的,可是,最近一段时间,不是收得越来越紧,越来越不允许质疑的声音存在下去了吗?全国关闭了多少服务器,多少网站论坛,有部门有统计,当然,那是为了炫耀其“扫黄”其“整治互联网低俗之风”的成果的。如果一个国家,连批评的声音,质疑的目光都不能容忍,以这样的胸怀来面对世界的时候,也敢于说是“大”,要么是无知,要么就是无耻了。如果中国的“大国”之路和“崛起”以再次的闭关锁国为代价,我觉得不值得。而且,在目前的这个世界上,也根本不可能。不然,北朝鲜也该可以成为“大国”了。事实上,他们的民众还有不小的数目在挨饿。

  我们中国有句格言,意思好像是大海因为能纳百川所以成其为大。我想,国家也是吧?

  最后再来略说与谷歌有关的事情:不管谷歌的出走是不是因为这个问题,或者真的是因为据说的某些人权人士的gmail邮箱被攻击,那是谷歌的事情,暂看作与我们无关吧。其实真的无关吗?当然,谷歌走了,中国的老百姓是照常生活的,不照常生活又能怎么样呢?关了那么多服务器之后,中国的老百姓不也是照常生活?那么多次被代表,被就业,被怎样了之后,中国的老百姓都在照常生活啊。这次也一样。就谷歌的事情,我还有一点与刘先生看法不同:谷歌在这个事件上,自始至终没有要求中国修改法律,而据我所知,谷歌自从进入中国市场起,就一直在中国的“法律”约束内,以致于中国版的谷歌与其他版本的google在功能上有太多的限制。至于谷歌有没有其他的“用心”我不敢妄言。反正,我们这里的人好像是很善于揣度别人的“用心”的。

       刘洋波

  民生问题确实是我国现阶段最重要的问题之一,而且由于社会发展的不平衡,经济结构失调,腐败现象时有发生,更导致一些低收入群体对现状的不满。特定的国家在特定的历史阶段总要面对特定的问题,因此,英国把查理一世送上了断头台,法国革命的风暴席卷欧洲,美国爆发南北战争,日本掀起“倒幕运动”,这都是在现代化过程中社会调节机制瘫痪、秩序失控的背景下发生的。革命的结果只是导致财富重新分配,并没有导致财富总量的增加,反而给社会带来了极大的破坏。因此,西方但凡是深刻的思想者都反对暴力运动,提倡理性的、渐进式的改革。

  中国六七十年代的社会运动追求大鸣大放的民主不仅没有带来社会的进步,反而造成社会的动荡,最后扼杀了民主。中国人民痛定思痛,终于走上了改革发展的正确道路,人民的生活也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当前的民生问题最根本的是由于中国在世界分工体系中的地位决定的,由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掌握着世界经济发展的主导权,中国人民尽管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却受到了严重的盘剥,以购买美国国债为例,其实这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也是其他国家经历过的问题,庞大的苏联帝国土崩瓦解,墨西哥、泰国等发展中国家经济稍有起色就由于金融危机而陷入停滞甚至后退,就连美国的亲密战友日本,以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的地位仍然在美国的抑制下陷入了长期的经济衰退,日本人的生活水平十几年来一直没有改善。中国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发展中国家在不能发动对外战争,又要受到发达国家盘剥的背景下,能够保持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实属不易。中国的民生问题与世界经济发展的大环境相关,与我国在国际分工中所处的地位相关,没有经过几代人艰苦卓绝的努力,这种状况难以改变。

  用中国六十年发展的成果与欧美等发达国家几百年来积聚的社会财富和生活水平相比本身就是不公平的,中国只能跟自己比,跟过去比,跟与自己处于同一发展水平的发展中国家比,盲目的欣羡发达国家的富裕生活无异于一个刚工作两个月的年轻人就与工作了十几年的高管攀比,这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世界现代化发展的历史证明,现代化最大的敌人不是经济的停滞而是经济快速发展带来的相对剥夺感。当社会财富大量被创造出来后,由于分配的不公平而导致社会的不满情绪,这种情绪会打击一个民族的士气,阻碍改革的进程甚至造成怀疑和动摇,最后可能导致现代化得失败。

  从政府层面来看,国家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把民生作为工作的重中之重,大刀阔斧的进行经济调整,雷厉风行的打击腐败和黑恶势力,而这一切都需要一个稳定的社会环境、良好的舆论氛围。鉴于我国并不掌握世界舆论的主导权,在技术上对其进行控制,避免发生大的社会思想波动和群体性事件,为改革创造一个稳定的社会环境是必要的,也是唯一的选择。

  客观来说,中国政府效率是国际上公认的,在“透明国际”的排名也是中等偏上的,我们应该多给政府一点时间,做好自己能做的事。

  Google走了,如果哪一天中国倒在对手的拳头下这并不可怕,最为可怕的是我们倒在了自己的徘徊和愤懑当中,倒在了自我否定自乱阵脚当中,这将是最大的遗憾。曾经亲手把苏联送上不归路的戈尔巴乔夫已经到处在买后悔药。殷鉴不远,我们还要一直糊涂下去吗?

  房先生忧国忧民之情溢于言表,肯定不希望中华民族倒在了历史复兴伟大进程征途中的最后几步上做了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草草而就,言不达意 向房先生致敬!

  陶敏杰

  呵呵,你实在犯了一个很低级的错误!google若退出中国,的确是因为意识形态问题而导致的种种政策上的不利!并非是“拿政治忽悠我们”,的确是拗不过中国的政治意识。

  你只看到了google的搜索市场,但是google其他的服务你了解多少。中国的职业人士和有影响力的年龄带的网人,用google是多过百度的。

  所以切莫妄言“中国无利可图”,更不要以偏概全说“中国不需要google”。

  当google真的退出中国,中国将无google、无youtube、无facebook……。只有天真派和和谐派才会真的都笑了!

   刘洋波

  呵呵,对于你来说,我是犯了一个低级错误。权力决定声音,政府控制舆论,从而实现国家发展目标和调整社会利益,这是一个基本的常识。美国的CNN、纽约时报也会有严格的意识形态标准的。你在美国的报纸上能看到关于中国的正面报道吗?美国允许CCTV在其境内宣传科学发展观吗?您如此博学,应该不会不知道德国之声中国记者因正面报道奥运会被解雇事件。谷歌在中国赚钱,难道不应该遵守中国的法律吗?作为一家按照市场契约原则经营的公司,自己签订的法律条文可以不认吗?这就是西方的法治精神吗?

  我说“谷歌在中国无利可图”以及“中国不需要谷歌”的前提是谷歌要求中国修改法律从而使之获得更大的利益。如果真的像您说的那样,中国离开谷歌就活不了了,那现在退出中国的应该不是谷歌,是百度!但是,中国网民已经用鼠标投票了!谷歌在权衡利益之后,还是决定要退出中国,它并不太在意像您这样的“职业人士和有影响力的年龄带的网人”的献花挽留,所以“天真派”的帽子只能奉还给您!您可能会觉得使用youtube、facebook很酷,就像我当年追女朋友的时候非得坚持要去肯德基、麦当劳一样!

  呵呵,其实我个人也很喜欢谷歌,但我相信中国人大常委会不会因为要玩facebook、youtube而修改法律,我也着急呀,有什么办法呢?

  

个人简介
刘洋波,笔名温陵羽,福建泉州人。80后。先后就读于中央民族大学历史系,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师从潘维教授。 愿借助价值中国这个高端平台,广交朋友,与时俱进!email:liuyangbo97@yahoo.com.cn,qq:108902833(添加时请注…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